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有色金属之乡种毒米 暴露粮食土壤风险

这一次的“毒大米”风暴不同以往,来自土壤本源的“中毒”事件令各界为之哗然。和以往“毒大米”由人为添加等因素造成不同,这次舆论风暴直指原料粮产地污染问题,湖南大米整体形象也大为受损。

  这一次的“毒大米”风暴不同以往,来自土壤本源的“中毒”事件令各界为之哗然。湖南为国内大米最大产区,重金属产地问题,是否会扩大化,其他地区是否也需要自查?湖南种植基地受沉重的打击,会否带来市场格局的调整?

  湖南大米遭冷遇

  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广州食药监局”)上周晚公布了镉超标大米的产地,8批中6个批次的“镉大米”全部来自湖南,2个批次问题米粉其中一家的原料也来自湖南,且均产自当地有色金属之乡。

  “这种重金属超标问题,一般是工业污染产生的。”一位大米加工从业人士表示。南都昨日报道亦披露,米厂“当地自检,镉含量超标约50%”。

  和以往“毒大米”由人为添加等因素造成不同,这次舆论风暴直指原料粮产地污染问题,湖南大米整体形象也大为受损。

  目前披露的信息并没有说明镉污染大米具体产自哪些地区,大家笼统地称之为“湖南大米”,有业内人士忧心地表示,湖南为国内大米最大产区,当地政府应该迅速自查,将安全产区与受污染产区做出区隔,否则任消费者质疑猜测乃至抵制情绪蔓延,大米整体市场都将受到冲击。

  南都记者昨日走访石牌东路肉菜市场,那里有三家规模较大的大米等粮食商铺,记者在现场看到,摆出来的产品产地主要来源为广东本省、江西省、湖北省等地,“我们没有经营湖南大米,以后更不会搞。”商铺老板表示,大家都看到了毒大米事件的报道,都很关注。

  商户们丝毫不愿意与“湖南大米”扯上联系,据悉,广州一些批发市场的管理处都接到了工商部门的相关通知,要求加紧对市场内大米进行抽检。

  不仅是广州,关于当地商户不愿意再经营湖南大米的报道也从多地发出。广州食药监局通报中镉超标的8批次米及米制品生产厂家、品牌中,超标大米批次分别来自湖南攸县和衡东县的厂家,这两个县分别位于湖南重工业城市株洲市和衡阳市,都是有色金属之乡。

  一位大米加工行业人士表示,重金属超标往往是因为工业污染,是原料粮出了问题,而为了保证原料安全,其所在的加工厂现在是批批检测。对于是否还会在湖南采购原粮,该人士则表示无法评论,需要公司做出决定。

  “这次事件对于湖南大米产生了很大打击,”东方艾格农业分析师马文峰表示,湖南是国内最大大米产地,年产2600多万吨水稻,占全国份额13%左右,其次是江西、湖北以及两广等地区。

  米业整体或受冲击

  毒大米涉及工厂主要是湖南攸县和衡东县的厂家,“但是并没有官方信息认定,这些水稻主要来源于哪些地区,”马文峰表示,这会让消费者对于湖南大米整体形象产生负面认识。

  据了解,即使是镉等重金属超标,所产出的水稻以及大米也不是全无用处,可以用来满足工业用粮的需要。

  在马文峰看来,湖南某些地方政府不肯放弃局部利益将伤害整体品牌。“湖南应该全省自查,明确哪些产区可以供应给消费者安全的大米,其他产区土壤都条件不达标,产出农产品可以用于工业,或者进行其他农业安排。”

  近几年大米也成为食品安全和信誉诚信的重灾区,添加“矿物油”翻新霉大米,含有黄曲霉素的劣质大米等事件屡屡挑战消费者底线。这次“毒大米”事件,舆论则对于原料粮及环境污染进行拷问。

  此外,随着越南米等进口米价格便宜,大米进口也屡屡增加,此次毒大米事件后,部分经营者增加了越南大米的进口。

  马文峰表示,越南米便宜,更受国内欢迎,湖南大米在此次风波中应该慎重应对,否则任市场质疑猜测信息发酵,不仅打击湖南大米,对于大米整体市场稳定也将产生冲击。“这一事件影响在不断扩大升级,应对不慎或对于粮食安全产生影响。”

  观点

  散米中毒包装米受益

  某大米小包装品牌企业负责人表示,小包装大米市场普及速度并不及当年小包装食用油的普及速度。“当时地沟油等食品安全事件频出,消费者对于小包装油接受得非常快。但是对于大米,商超散装大米仍然遍地都是。”该人士表示,消费者仍然更多关注价格,大米品牌溢价低,但是随着消费者对于食品安全的关注,品牌小包装米的普及速度会加快,目前国内销售规模仅有几百万吨,相对于超1亿的大米总体消费,仅有5%左右。

  南都记者 王海艳 实习生 郝美津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