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家化内耗 最大民族日化品牌遭遇变数

以此番接任葛文耀原职务的平安系人马张礼庆为例,其背景带着很强的金融烙印,却甚少日化行业经验。时下,除了上海家化的旗下品牌,国内真正能与外资抗衡的日化牌子已屈指可数,百雀羚、自然堂、立白、霸王、蓝月亮仅此而已。

南都制图:宋小伟

   南都制图:宋小伟 

  业内认为,管理层应与大股东达成共识,以免对品牌造成过多伤害

  上海家化这一民族日化品牌正在遭遇近来最大的变数。

  上周,有着上海家化“教父”之称的葛文耀被免去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葛向来以高举民族日化品牌大旗为己任。但随着平安信托入主管理层,上海家化是否会被转卖,卖给谁已经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在投行眼中,平安最佳的接盘者势必是外资。

  截至目前,平安官方尚未对外就未来是否会退出作出公开的说明。而即便平安自己掌勺上海家化,其现任管理团队亦缺乏日化从业经历。

  停战未解矛盾

  “双方停战,根据中纪发(2009)7号文件对小金库的定义,家化不存在小金库,我已聘请了律师。”5月14日23点54分,葛文耀透过实名认证微博向外透露停战的说法后,由平安信托掀起的上海家化内斗暂告段落,但由此引发的矛盾却仍未真正得以解决。

  很显然,葛文耀希望继续执行自己的发展策略,以实现民族日化复兴的目标。而大股东平安信托则对葛文耀的“一言堂”越发感到不满。

  “海鸥项目是双方矛盾的促发点,但作为大股东的平安信托,以控股方的身份对管理层进行人事调动无可厚非。而平安之所以要动葛文耀,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在于为家化接班人问题做准备。”广州日化行业一位专家如是分析。

  在其看来,平安信托慢慢介入乃至主导家化上市公司将是大概率事件,平安信托不可能让收购的企业完全脱离自己的掌控。

  事实上,为了改变葛文耀“一言堂”的局面,早在2012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即已出手,这次股东会上,葛文耀系人马上海家化总经理曲建宁被挤出董事会,而平安信托董事长童恺则成功入主。

  海鸥项目遭遇双方激战

  依照葛文耀此前设想,上海家化将高举民族品牌的旗帜,除了日化,他还将目标锁定了在附加值更高的手表业。在这样的背景下,葛文耀在多个场合急推海鸥表项目。

  但对于PE出身的平安信托来说,进军手表业在内的高端奢侈品市场,无疑意味着风险。以至于平安信托方面,多次在公开场合对海鸥表项目表达不满,言外之意,平安仅支持家化在日化业进行开拓。

  “对平安来说,要做海鸥表即意味着要花钱,但做高端手表其实困难不小,以家化的另一个高端品牌‘双妹’来说其实起步就很艰难。目前家化主要的利润还是来自六神和佰草集。对于平安信托来讲,最好的做法还是聚焦日化主业,然后伺机转手。”广东日化商会副秘书长谷俊向南都记者分析指出。

  跨界老板能否扛起大旗?

  曾身历上药内斗门、现任上海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助理总裁的葛剑秋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直言平安信托免去葛文耀在家化集团的职位,意在为将上海家化卖给外资铺路。

  在葛剑秋看来,平安信托仅仅是短期套利的典型代表。而葛文耀则一直试图将上海家化打造成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本土消费品产业巨头。

  随着此番平安信托成功将葛文耀从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任上赶走,以及随后上海家化股东大会上葛文耀的表态,平安系最终全面主导上海家化已经板上钉钉。

  不过,有业内人士则普遍对缺乏日化经验,跨界进入家化董事会的平安信托缺乏信心。

  以此番接任葛文耀原职务的平安系人马张礼庆为例,其背景带着很强的金融烙印,却甚少日化行业经验。

  而跨界从事日化或大消费领域,最终遇挫的个案则数不胜数。以两面针为例,这一本土牙膏的领军品牌,在柳州化肥厂出身的马朝梅的跨界经营下,业绩每况愈下。另一个典型的个案则是华北制药,从事煤炭生意的冀中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社平入主华北制药后,相关业务亦没有起色,其2012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仍为负3.12亿元。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