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煤价告别黄金十年:大秦线千万吨级煤运站歇业

据测算,今年煤炭产能如果全部释放的话将约有5亿吨的剩余。跟山西绝大多数城市一样,挣扎在挖煤与转型两难中的大同,在煤炭黄金十年结束的当口,决意与“一煤独大”的现状进行分割。

资料图。

  资料图 

  据测算,今年煤炭产能如果全部释放的话将约有5亿吨的剩余。业内人士把“卖煤炭”比喻成“卖白菜”。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煤炭供不应求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了,产能过剩的现实或已经成为定局。据测算,今年煤炭产能如果全部释放的话将约有5亿吨的剩余。业内人士把“卖煤炭”比喻成“卖白菜”。

  报道称,我国运输煤炭大动脉大秦铁路正在日益沉寂,煤炭黄金十年正在终结。曾经依附于“煤链”之上的集运站、发煤站、物流公司甚而一座城市,正在经历着并不华丽的转身。

  煤价告别黄金十年:今年煤炭产能过剩约5亿吨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数据显示,2011年全社会剩余库存1.28亿吨,而2010年全社会的煤炭库存量为1亿多吨,2009年仅为5000万吨左右,煤炭一直处于供应相对偏紧的状况。

  而现在,这一供求关系已经发生了逆转。尽管2012年煤炭产量34.5亿吨相较2011年只增加了1.3亿吨,也低于此前3年差不多每年3亿吨的增量,但需求的骤减却让2012年的增量成为煤炭行业的一个大负担。2011年社会的整体煤炭需求量为35.74亿吨,2012年为35.95亿吨,仅增加了0.2亿吨,相当于需求几乎没有增加。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对记者直言,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主要针对需求而言,目前在煤炭供给方面并没有大幅增加,每年的新增产能也保持在一个平稳的速度,但是煤炭需求的降幅更厉害,这些都加剧了煤炭产能过剩。

  另外,进口煤的增加也加剧了社会煤炭库存剩余。煤远大咨询中心张志斌表示,自2008年以来,有更多的低价煤出口到中国,从2009年至今,每年进口煤的增长幅度都超过30%。

  “2012年之前的市场基本上是供不应求和供应偏紧,2012年这个状况开始改变。”张志斌表示,该研究机构此前做过一个研究模型,一般情况下将3亿吨作为煤炭社会库存的标准,如果是小于2亿吨或1.5亿吨,表明煤炭市场供不应求,但如果大于3亿吨,基本上就可以将市场定义为生产过剩、供大于求。

  据测算,今年煤炭产能如果全部释放的话将约有5亿吨的剩余。业内人士把“卖煤炭”比喻成“卖白菜”。

  《中国能源报》的报道显示,据统计,截至2011年末,我国煤炭产能已经达到39亿吨左右,在建规模11亿吨。全国现有煤矿和在建煤矿总产能超前问题比较严重,根据测算,2013年煤炭产能可能达46.3亿吨,将大幅超过需求41.2亿吨,如果产能全部释放,将约有5亿吨的剩余。

  一边是产能快速上马的冲动,另一方边是煤炭资源整合,淘汰落后产能后,反而出现了越淘汰产能越多的尴尬局面。去年3月,山西省国资委和山西省煤炭工业厅都在媒体公开表示,山西同煤、阳煤、潞安、焦煤、晋煤五大国有煤企 “跨进了销售收入千亿元俱乐部”,资产和营收均超过千亿元。

  大同,号称“煤都”,依然笼罩在煤市“寒潮”之中。5月8日11时,国有煤炭企业排名第三的同煤集团运销总公司2层销售大厅,数十名同煤工作人员的服务对象只有记者一人。秦皇岛,有目前中国最大的煤炭堆场,2013年春节以来煤炭库存逐渐走高。5月12日,库存增加到542.3万吨,比大秦线检修期间煤炭库存最低位496万吨还多了46.3万吨。

  一位同煤集团人士把他们的“煤”,比作市场上的“菜”,现在所有的销售人员和主事的都在外面跑销售。一位接近同煤集团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因销售及煤价走低等因素,同煤职工的工资,当前甚至需要靠银行贷款。

  大秦线千万吨级煤运站歇业:运输车两折转手

  大秦线这一我国煤炭运输的大动脉,正在日益沉寂。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大同大量集运站、发煤站已进入歇业状态,而且这一态势尚无好转迹象——煤炭黄金十年的终结,已在业内逐渐形成共识。

  位于208国道旁的落里湾集运站进入“歇业”状态时的冷清场景。坐落在煤炭专运线——大秦铁路支线上的这家集运站,是为该线开行重载单元列车而配套的大型地方煤炭集运站,始建于1989年。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这家煤炭集运站有着辉煌的过往:可以用两小时装一列万吨列车,年发运大同侏罗纪优质动力煤超千万吨。伴随着煤炭行业的整体低迷,这样的场景早已不复,这些处在大秦线源头上的 “毛细血管”梗塞已久,分外萧条。

  据测算,今年煤炭产能如果全部释放的话将约有5亿吨的剩余。业内人士把“卖煤炭”比喻成“卖白菜”。

  这条横贯653公里的大秦铁路,是目前世界上运输能力最大的专业煤炭运输线路,依托万吨级装车站点和中国最大的煤炭接卸港,伴随着煤炭价格的一路高企,这条运煤专线也走上了自己的黄金十年。可风水轮流转,在十年后的今天,大秦线熙来攘往的曾经已然不复。

  活跃在运煤站的运输卡车数量也在减少,据山西大同当地一家煤炭运销公司的工作人员说,“现在这种运输卡车,新车的话需要近40万元的价格,但是现在你只用9万元左右就能买一辆八成新的车。”

  大同煤炭产能冲动背后:煤价下跌100元地方财收减一半

  仰赖煤炭资源吃了 “十年饱饭”的山西大同,目前面临“断炊”危机。在业内人士眼中,近段时间煤价“断崖式”的下滑,让挣扎在煤炭和转型两难中的大同,有了与过去路径彻底分割的决心,转型之势迫切。

  山西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利波去年底撰文指出,当前煤炭市场风云骤变,煤价出现了“断壁式”、“雪崩式”下滑,有些地方煤价狂泻200元/吨。

  “煤炭是山西的绝对支柱产业,2011年,山西省煤炭产业增加值超过了GDP的1/3,超过了财政总收入的一半。煤价骤然下跌,对山西影响巨大。”王利波分析认为,按10亿吨产量计算,煤价下跌100元,就是1000亿元的收益,相当于山西财政总收入的近一半,继而相当于每个山西人蒸发了3000元。

  跟山西绝大多数城市一样,挣扎在挖煤与转型两难中的大同,在煤炭黄金十年结束的当口,决意与“一煤独大”的现状进行分割。

  2011年,煤价高涨,山西省中南部13家火电厂曾联名上书山西省电力行业协会,称煤炭价格过高,没钱买煤。煤炭可以根据市场波动抬高价格,而电价却只能被调控。“市场煤、计划电”的说法,反映了煤电企业之间长期以来的恩怨与矛盾。

  惨淡行情并未阻止山西煤企收购电厂的步伐。自去年以来,山西“煤吃电”的“大戏”接连上演。

  去年12月31日,证监会正式核准漳泽电力向同煤集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资金配套方案。事实上,同煤集团重组漳泽电力,于2011年即已展开。

  据测算,今年煤炭产能如果全部释放的话将约有5亿吨的剩余。业内人士把“卖煤炭”比喻成“卖白菜”。

  2011年10月,同煤集团宣布,将斥资6.23亿元收购漳泽电力31.99%股权。同煤集团由此将取代中电投集团,成为漳泽电力新的实际控制人。

  这种联姻,包括煤电企业的重组及一体化经营,对于煤电大省的山西来说,将成为从输煤大省向电煤一体化转型的战略决策。

  而自2011年同煤集团重组漳泽电力之后,煤电一体化由点及面在多个省份拉开序幕。

  2012年7月,山西乃至全国最大炼焦煤生产企业——山西焦煤西山煤电放出消息,拟竞购中国华电集团山西兴能发电有限责任公司21.85%股权和武乡和信发电有限公司100%股权。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山西、陕西、内蒙古、新疆、贵州、湖南等10多个省份纷纷实施相应的煤电一体化项目,涉及到的煤电企业有20多家。

  “煤企收购电厂是未来的趋势,尤其是在政府的支持下,类似的收购肯定会越来越多。”山西一煤企人士告诉记者。

  这些收购和重组,被认为是山西蓄力实现从输煤大省向电煤一体化大省的转变。包括五大电力集团在内的多个大型能源央企集结山西,根据五大电力集团与山西省政府签订的能源领域合作协议,“十二五”期间,这五大电力巨头将投资5000亿元参与这场煤电联姻的大戏。

  2012年年初,原山西煤销集团董事长刘建中任职山西国际电力集团董事长,此举被山西省委组织部称作是在“煤电一体化”战略背景下,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做出的决定。

  任浩宁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长期以来,煤价在火电企业的成本中占有绝对比重,“一般这个比例在70%”。

  对于煤企牵头的煤电一体化,曾有发电集团人士表示,自上而下推动的煤电一体化兼并重组,并不能从根本上化解长期存在的煤电矛盾。

  在李朝林看来,对于煤企而言,煤电一体化确实能解其短期内产能、产量过剩之急,但背后过多的政府身影,却有悖于市场规律。

  任浩宁认为,煤电一体化只是用煤炭行业的利润来弥补火电行业的亏损,并未涉及电价改革问题,也未涉及电力的市场化问题。没有彻底的电力市场化改革,我国的煤电矛盾和电力紧张问题还将长期存在。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