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同煤集团叫苦卖煤堪比卖白菜 贷款给职工发工资

大同,号称“煤都”,依然笼罩在煤市“寒潮”之中。”  在李朝林看来,相对于国内当前煤炭市场不景气的现状,同煤等生产企业的困境,亦是煤、电矛盾的一个集中体现。李朝林认为,自2012年5月以来,市场煤价持续走低,市场煤与合同煤的价差被不断蚕食,煤炭议价主动权随之松动。

  大同,号称“煤都”,依然笼罩在煤市“寒潮”之中。5月8日11时,国有煤炭企业排名第三的同煤集团运销总公司2层销售大厅,数十名同煤工作人员的服务对象只有记者一人。秦皇岛,有目前中国最大的煤炭堆场,2013年春节以来煤炭库存逐渐走高。5月12日,库存增加到542.3万吨,比大秦线检修期间煤炭库存最低位496万吨还多了46.3万吨。

  进口煤冲击之下,煤企生态愈发恶劣,不得不面对用煤企业的“围剿”;随行就市的煤炭采购陷于停顿,港口煤炭库存增加,国内煤炭正在失宠……

  5月刚过,大同市区的部分宾馆已迫不及待地换上夏凉被,这也预示着用煤用电高峰时节即将来临。虽贵为“煤都”,大同的煤炭市场依然笼罩于去年即已袭来的“寒潮”之中,至今没有升温的迹象。

  愈来愈冷的煤市亦让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同煤集团)这个位居国有煤炭企业第三的大佬,切实体验到了什么叫“风水轮流转”。如今,煤企所面临的局面却愈发恶劣,进口煤对国内市场的冲击尚未找到解决之道,煤企又不得不面对下游用煤企业的“围剿”。

  在大同当地人看来,原本被人求着的同煤集团,在全国乃至世界煤炭市场的不景气氛围中,被迫做出了态度上的转变。在与《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的交流中,一位同煤集团人士把他们的“煤”,比作市场上的“菜”,现在所有的销售人员和主事的都在外面跑销售。

  一位接近同煤集团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因销售及煤价走低等因素,同煤职工的工资,当前甚至需要靠银行贷款。

  主事的都在跑销售

  5月8日11时,同煤集团运销总公司2层销售大厅,没有上门的顾客,数十名相关人员的工作依然照旧,但看到记者到来,观望的眼神难掩内心忐忑。

  “已经很长时间没人买了,我先查查。”以买煤者身份出现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询问当前5800大卡块煤的报价时,得到上述答复。

  在数百平方米的销售大厅内,数十名同煤工作人员的服务对象只有记者一人。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在一位大同当地业内人士看来,原来都是人家求着卖煤,现在(煤炭)不景气了,同煤也该转转态度了。

  据记者了解,2012年,同煤集团的销售目标为2亿吨,而实际完成情况仅在1.73亿吨。

  就在一个月之前的3月29日,同煤集团召开2013年经营工作会议,“抓销售”更是位居安全生产之前,被列为集团2013年的首要任务。即便如此,同煤的销售状况亦不乐观。“煤炭市场不好,他们都在外面跑销售呢,待在家里哪能卖出东西?”一位同煤集团中层向记者称,现在所有的销售人员都在外面,集团要求主事的都要到外面跑销售。

  “同煤主要客户是火电企业,主要销往江浙一带,像浙江的北仑电厂,都是从我们这进煤。”同煤集团新闻处主任李德忠向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当下,同煤集团通过大秦铁路[0.28% 资金 研报]转运的下水煤运量,出现了暂时下滑。

  5月7日下午,同煤集团煤峪口矿运销科一位工作人员则向记者透露:“最近两天,到秦皇岛的车少,大多是零担用户”。他所说的“这两天”,已经持续至少一周时间,“和大秦线检修关系不大,主要是买煤的少。”

  李德忠曾向记者表示,在同煤集团的销售构成中,下水煤居多,同时包括直达电厂的直达煤。

  有同煤集团人士表示,今年长协签订量大约为6000万吨以上,下水煤占长协总量的80%,直达电煤占长协总量的20%。

  在大同市煤炭贸易商李华看来,大同地区煤炭以优质动力煤为主,发往秦皇岛车辆减少,对于以下水煤占绝对比例的同煤集团而言,有些不寻常,直接反映出进口煤对国内煤企的冲击。

  事实上,煤炭作为重要的资源性产品,鼓励进口是中国做出的战略选择,2008年中国取消了煤炭的进口关税,目前仅收取增值税和港口费用。

  作为电企代表,中国电力[1.18%]企业联合会非常鼓励电企使用低价进口煤,其在2月末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出,应该“利用好国际市场煤炭相对宽松的环境,进一步扩大煤炭进口,满足东部沿海地区煤炭需求,平抑国内电煤市场价格”。

  相关数据显示,国内进口动力煤占沿海煤炭调入量的比重已经从2008年的6.8%增长到2011年的21.7%,去年达到27.8%,今年这个比例更是有望达到33%左右。

  “有进口煤挡在面前,现在电煤价格谈判非常困难,一些电厂根本就不急于达成合同,煤炭企业日子相当难过。”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表示。

  同煤集团运销总公司进口煤相关负责人向记者称:“从国家层面上讲,也没有打压煤炭进口,说明国家想要企业自我平衡。”“往年是在国家指导下签订合同,签长协合同,原来还是市场煤、计划电,肯定是煤走俏的时候。”上述同煤集团中层人士表示,“市场是来回转的,不是永远不变。”

  在李朝林看来,相对于国内当前煤炭市场不景气的现状,同煤等生产企业的困境,亦是煤、电矛盾的一个集中体现。

  煤企议价权沦陷

  进口煤对我国煤炭市场的冲击,尚未找到解决之道,同时,国内煤企又不得不面对下游用煤企业的 “围剿”。而随着煤电供求关系的逆转,此前一向强势的煤企,却不得不在与用煤企业的谈判中放低姿态。

  就在2012年初,电煤合同谈判时还依然是煤企占强势地位,因重点合同煤价格偏低而不愿履约的煤企大有人在。一年后的2013年,是实行电煤合同完全市场化的第一年,此时,电、煤企业在议价能力上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大反转。2013年的电煤谈判,从去年11月即已开始,如今,五大电力集团和各大煤炭集团的谈判却仍未结束。

  2012年底谈判初期,同煤集团的谈判基调是,2013年同煤集团拟签订的电煤数量6600万吨,直达电煤原计划在2012年重点合同价每吨546元基础上提价15~20元。

  值得注意的是,与往年煤企高高在上的处境不同,动力煤均价的持续下跌,却是今年的电煤谈判无法忽视的重要背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自2012年11月7日以来,有煤炭价格风向标之称的环渤海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截至5月14日,已有了超过20次的小跌。

  而在2011年6月,曾有山西焦煤霍州煤电人士向记者透露,当年电煤市场煤价格与合同煤的价差一度超过200元/吨。

  李朝林认为,自2012年5月以来,市场煤价持续走低,市场煤与合同煤的价差被不断蚕食,煤炭议价主动权随之松动。

  2012年之前,因合同煤价远低于市场煤价,国内煤炭企业纷纷降低合同煤的销售比重。而在当下,市场煤价的低迷已影响到合同煤价格。

  4月初,大唐集团某电厂人士向记者表示:集团与同煤达成的2013年中长期合同中,在去年的重点合同煤基础上降价20元/吨。

  作为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对此深有感触,“为保销量,合同煤价格下调是市场趋势不假,但这种局面也是在过去5年中,从没有出现的。”

  在一位到大同考察的广州煤炭贸易商看来,同煤集团甚至山西省的合同价,还是高于市场价,而现在连环渤海指数价格也是高于市场实际成交价。

  5月10日,一位同煤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5800大卡水洗普通煤块,直达秦皇岛港的报价为900元/吨,去年同期报价则超过1000元/吨。

  而截至5月8日,环渤海动力煤平均价格为613元/吨,秦皇岛港发热量5800大卡的动力煤价格为650元/吨,较上期价格下降5元/吨。

  据记者了解,同煤集团2012年下水煤重点合同价每吨624.75元,在2013年的电煤谈判中,同煤下水煤拟在环渤海指数基础上每吨降价5-10元。

  “按照这个价格签订中长期合同,在煤炭市场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无疑对同煤更为有利。”一位接近同煤集团的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价格分歧,长协合同一直未签订。

  “如果签订的中长期合同高于市场价格,那么我们就不太愿意履约了。”华电国际一位人士表示,去年出现合同煤和市场煤倒挂的情况,就是直接从市场买煤了。

  据媒体报道,3月中旬时,阳泉煤业曾答应给鞍钢降价50元/吨,但是从4月1日起,鞍钢的采购部门直接要求阳泉煤业降价100元/吨,而这基本相当于售价10%左右,而且鞍钢不再给谈判的机会,如果不给合适价格就拒绝接车。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向记者表示,不到一年内,煤价整体跌幅已经在20%~30%左右,“今后它会整体往下走,行情会比较低迷”。

  “2012年以前,重点合同煤低于市场价的时候,煤企也不会完全兑现重点合同煤合同。”在李朝林看来,资源整合后,煤炭产量的持续增加,是造成煤企议价权沦陷的直接原因。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标签: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