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公司新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家化小金库若隐若现 沪江日化或是擦边球主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共享费”是机关事业单位给退休人员在逢年过节时候发放的一种福利费,也叫过节费。根据葛文耀在公开场合的表述,上海家化退休职工的“共享费”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公司的行政拨款,有一部分是来自参股供应商的分红收入。

  上海家化内斗表面暂时休战,但后面却更加暗流涌动,迷雾重重。日前一位接近上海家化的知情人士向金融投资报爆料,上海家化的OEM(代工生产)工厂“沪江日化”与家化工会、退管会控制的个人账户之间往来频繁,很可能是葛文耀“小金库”的重要载体。

  企业“共享费”为何存入个人账户?

  平安信托13日晚间发布声明称,今年3月以来陆续接到上海家化内部员工举报,反映集团管理层在经营管理中存在设立“账外账、小金库”、个别高管涉嫌私分小金库资金、侵占公司和退休职工利益等重大违法违纪问题,涉案金额巨大。目前,相关事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声明一出,市场哗然。

  对于平安信托的指责,上海家化董事长葛文耀 14日在微博中回应称:“根据中纪发(2009)7号文件对小金库的定义,家化不存在小金库,我已聘请了律师。”“关于小金库问题一定要有结论出来,因为这关乎我的声誉。”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双方争论中的“小金库”,已然聚焦在“共享费”这笔“复杂”的经费上。“共享费”究竟是什么费用?为什么会成为上海家化和平安信托联姻破裂的导火索之一?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共享费”是机关事业单位给退休人员在逢年过节时候发放的一种福利费,也叫过节费。

  根据葛文耀在公开场合的表述,上海家化退休职工的“共享费”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公司的行政拨款,有一部分是来自参股供应商的分红收入。由于上海家化“退管会”没有自己的账户,这些拨款和参股获得的分红款被安排存进指定员工的个人账户。据接近上海家化的人士透露,这些个人账户很可能就是平安所指的“账外账”、“小金库”。至于存进这些账户的“共享费”是如何“共享的”,是否已经脱离了上市公司的日常管理,是否在企业内部履行了信息披露程序,目前正是双方交战的焦点。

  记者从百度上搜索了葛文耀微博中提到的“中纪发[2009]7号”《关于印发<关于在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开展“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的实施办法>的通知》,但该通知提及的专项治理对象为“全国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很显然,家化集团和上海家化属于国有企业和上市公司,并不属于机关事业单位。而针对“小金库”治理,中办发[2009]18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入开展“小金库”治理工作的意见>的通知》则将“社会团体、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纳入了治理范畴。

  • 责任编辑:绿源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