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大秦线千万吨级煤运站歇业 运输卡车两折转手

这是5月7日下午的山西大同,位于208国道旁的落里湾集运站进入“歇业”状态时的冷清场景。坐落在煤炭专运线——大秦铁路支线上的这家集运站,是为该线开行重载单元列车而配套的大型地方煤炭集运站,始建于1989年。

  每经记者 李泽民 彭斐 发自山西

  大秦线这一我国煤炭运输的大动脉,正在日益沉寂。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大同大量集运站、发煤站已进入歇业状态,而且这一态势尚无好转迹象——煤炭黄金十年的终结,已在业内逐渐形成共识。曾经依附于“煤链”之上的集运站、发煤站、物流公司甚而一座城市,正在经历着并不华丽的转身。

  紧闭的大门,早些时候留下的车辙,停止作业的传输带,院内疯长的葱茏杂草,斜躺在床上的两个门卫——他们百无聊赖地盯着台小小的电视。

  这是5月7日下午的山西大同,位于208国道旁的落里湾集运站进入“歇业”状态时的冷清场景。

  坐落在煤炭专运线——大秦铁路支线上的这家集运站,是为该线开行重载单元列车而配套的大型地方煤炭集运站,始建于1989年。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这家煤炭集运站有着辉煌的过往:可以用两小时装一列万吨列车,年发运大同侏罗纪优质动力煤超千万吨。

  伴随着煤炭行业的整体低迷,这样的场景早已不复,这些处在大秦线源头上的 “毛细血管”梗塞已久,分外萧条。

  与此同时,被形象地喻为北京“锅炉房”的山西大同,通过大秦线体现本地热源禀赋的历史正在改写,“煤乡”未来的出路也早在探寻中。

  煤炭黄金十年的终结,已在业内逐渐形成共识,曾经依附于 “煤链”之上的集运站、发煤站、物流公司甚而一座城市,正在经历着并不华丽的转身。

  冷清的集运站

  往前二十年,大秦线头顶着“世界重载第一线”的名头,从晋北的山坳间奔突出来,一路经过山西、河北、北京、天津等地,直达著名港口城市——秦皇岛。

  这条横贯653公里的线路,是目前世界上运输能力最大的专业煤炭运输线路,依托万吨级装车站点和中国最大的煤炭接卸港,伴随着煤炭价格的一路高企,这条运煤专线也走上了自己的黄金十年。可风水轮流转,在十年后的今天,大秦线熙来攘往的曾经已然不复。

  在这条线的源头,是一张由各条支线共同织成的煤炭运输网,每条支线的始端,诸如落里湾一样的集运站或者发煤站成为煤炭动脉“输血”的起点。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调查,当下这样的“输血”多少显得勉为其难,落里湾集运站早已歇业许久,而且它并不是特例。

  距离落里湾集运站不远的大南煤站如今已是破败不堪,门口集运站的牌子甚至已经很难辨清字体,其涉及的7个货运站台已空空如也。

  始建于1991年3月的大南煤站,全称为山西能源产业集团公司大同南郊集运站,该站也是大秦线第一站,位于大同优质煤两大干线及云岗沟、口泉沟的交汇区。

  该站一位调度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自5月份以来,集运站就没在接货,一方面与煤矿更换设备有关,但更多是因有煤卖不出去。”

  希望寄托在了5月15日,“大南煤站将会重新接煤”,对于具体接货量,上述调度人员并不知晓,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以现在的煤炭销售来看,很难有以前的那种热度”。

  此前,大南煤站可以形成年发运200万吨的能力,其经销的煤主要运往秦皇岛沿海港口城市及华北、东北地区,是曾经的“标准示范线”。

  今昔相较有着云泥之别,根据大同当地多位物流公司相关负责人的说法,现在大多数集运站以及发煤站都已经进入了“暂时性歇业”状态。

  这样的说法,在记者随后的调查中得到印证,位于大同市矿区口泉镇的口泉站也是一片冷清,偌大的院内只有两个人晒着太阳。其中一人告诉记者,“已经停了好久,现在不发煤了。”

  翻检口泉站的过去,这里也是一片繁忙,它主要担负着大同煤矿集团十几个大型煤矿和若干个地方小煤矿的煤炭及大同水泥的外运任务。在业务性质上属于客货运站的口泉站,此前可以日均办理客运列车2对,货物列车32对。

  山西省煤炭进出口公司大同分公司一名员工表示,“前年还可以,从去年开始陆陆续续就停了,迟早得停。”

  在他眼里,有些集运站类似于皮包公司,“从矿山拉来煤炭,然后找客户,再高价卖出去。但现在煤矿企业都有自己的业务部,你要多少煤,直接给你找车皮发货。”

  他告诉记者,“现在那一熘(指208国道旁),停了的集运站相当多。”

  不景气的物流

  在一位往来于大同与秦皇岛的列车司机眼里,距离大南煤站1.5公里的韩家岭站,自2009年以来的发送量即开始在波动中持续下降。

  该站一位工作人员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2012年韩家岭站的发送量在十几列,如今则下降到六七列,降幅近一半……煤炭生意不好,集运站也逐渐歇业,但不是停业,如果停运超过期限,煤炭发运资格可能就会被收回。”

  严格来说,1列车包括102节载重80吨的车皮,他说,“煤炭生意好的话,经常是满载,现在经常是凑数,有时候不到50吨也算作一列发了。”

  煤炭行情的“寒冬”不期而至,曾经依附于煤炭产业链条上的物流公司,现在也是“喷嚏连连”。

  沿着尘土飞扬的道路向东北方向行去,一个砖墙塌落的院子里,停放着许多用来运煤的大型卡车。当地人说,现在道路上跑的卡车比过去也少了许多。

  在山西大同宏鹏物流中心的办公室内,负责人在麻将桌前打着电话,末了他面带焦虑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翻过年来,到这段时间很不景气。”

  两年前,正是煤炭产销两旺的时节,他从热火的煤炭运输中看到了财路,筹集资金买回来近30部卡车,踌躇满志地成立了物流中心。可如今,他的卡车仅有几辆在运货,剩余的二十多辆天天停着,“今年很不行”。

  他告诉记者,早前运送的都是煤矿,现在很少有煤可运,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铁粉,但也不是天天有,多数情况下运送过去后,空驶回来。

  以去年为例,他的发煤站、集运站客户就有七八个,到今年只有一个煤站有煤可以向他供货。“其余的包括里八庄集运站等都已停了。”他说。

  就在记者与他对话的当口,3辆载着铁粉的卡车停在了物流中心的大门前。一位司机向记者表示,“这段时间拉不上,之前一直拉的是煤炭。”

  煤炭市场疲软,“拉不上货”成了这些司机对于市场低迷的直观描述,更多的卡车被闲置。

  山西大同当地一家煤炭运销公司的工作人员说,“现在这种运输卡车,新车的话需要近40万元的价格,但是现在你只用9万元左右就能买一辆八成新的车。”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