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长安整合哈飞昌河陷困局 或难走出包办婚姻悲剧

尽管中国长安曾试图通过技术转让、委托代工等方式为哈飞、昌河“输血”,但这未能令后者获得市场竞争力。虽然,2010年中国长安方面曾表态称,倘若哈飞连续两年实现盈利,便会将其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整车板块的长安汽车当中。

  汽车产业重组险途

  李绍仪

  [ 对于眼下大力拓展轿车业务的中国长安来说,其精力已经更集中倾注在自主品牌中高端化上面,对哈飞、昌河,无论是在人力、物力还是精力上的投入显得有心无力]

  在经历三年的整合之困后,中国长安汽车集团(下称“中国长安”)对哈飞、昌河的整合诉求未能如愿实现。在哈飞仍深陷亏损“泥潭”之际,业绩日渐向好的昌河开始谋求“自治”。

  尽管中国长安曾试图通过技术转让、委托代工等方式为哈飞、昌河“输血”,但这未能令后者获得市场竞争力。

  这场“包办的婚姻”一路磕磕绊绊,暂时未能完满。

  习惯性“输血”

  今年4月初,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安汽车”,000625.SZ)发布与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哈飞”)的一纸关联交易公告唤起了业界对中国长安对哈飞、昌河整合现状的关注。

  长安汽车发布的《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与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公告》称,同意未来在经与控股股东下属的哈飞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将长安汽车开发的部分汽车产品的技术许可给哈飞使用,哈飞负责自行申报产品公告和组织生产活动。长安汽车将委托哈飞代工生产其部分汽车产品项目,由长安汽车负责办理该产品异地生产的公告申报工作,而哈飞代工产品将按照双方约定的价格出售给长安汽车或长安汽车的指定方。

  长安汽车称,该交易目的是为了充分利用长安旗下整车制造和供应体系优势,有利于与哈飞已形成的代工业务持续正常进行。

  早在2010年,长安汽车与哈飞双方就曾签订《关于技术许可、技术服务及生产协作的框架协议》,而这一次不过是对此前协议的修订和延续。

  在4月16日的长安睿骋发布会上,长安汽车总裁张宝林表示:“目前,在哈飞代工生产的长安悦翔V3,已经达到月产7000辆的水平,未来长安的其他产品仍会有补充。”

  值得注意的是,公告显示,截至2012年底,哈飞资产总额30.2亿元,净资产-46.1亿元。2012年度,哈飞实现销售收入26.8亿元,亏损约7.6亿元。而在2012年年初,哈飞新任总经理刘正均在接过吴雪松的帅印时,曾为哈飞定下“必保18万辆,奋斗22万辆”的年度销售目标。然而,这一年哈飞仅实现销售45942辆,不足原定目标的三分之一。

  时间退回至2009年11月,彼时,当长安从中航系手中正式接收哈飞和昌河,中国长安董事长徐留平曾雄心勃勃地制定了“三箭齐发”战略。按照徐留平当时的设想,在新长安集团下的长安汽车、哈飞、昌河将统一研发、采购与销售资源,打造一个统一协作的平台,哈飞、昌河两大生产基地除了承担自身产品的品牌拓展外,还将有效缓解长安微车品牌的产能不足问题,而中国长安的总体产销规模方面也将有望从中国汽车集团销量排行榜上的第四位冲进前三强。

  其时,哈飞账面亏损高达4.7亿元,而昌河的亏损为2.2亿元。而徐留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两家公司的情况有所改善,不过整体扭亏需要将近三年时间。”据了解,在2009年至2012年年底,中国长安已累计向哈飞和昌河提供了20亿元的直接贷款和44亿元贷款担保。

  为尽快带领哈飞、昌河“脱贫”,2009年底长安汽车曾将长安之星S460车型转移至哈飞生产,同时将宽体大微客引入昌河。然而,“以微救微”的策略并未能奏效,在几乎所有汽车企业产销量突飞勐进的2010年,哈飞的微车销售却同比下滑了15.9%。其后,在“汽车下乡”政策退出之后,2011年微车市场迎来寒冬,“自身难保”的长安汽车已经无暇顾及为哈飞、昌河“输血”,其首要任务亦转为产品升级转型,在致力于布局自身的三大微车基地的同时,长安汽车开始加速其在自主轿车领域的脚步,而哈飞的经营状况则继续恶化。

  虽然,2010年中国长安方面曾表态称,倘若哈飞连续两年实现盈利,便会将其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整车板块的长安汽车当中。然而,时至今日由于哈飞仍深陷亏损的“泥潭”,这意味着,中国长安意欲通过长安汽车整体上市的计划仍难以实现。

  “包办婚姻”悲剧

  尽管在去年昌河“停工风波”之后,徐留平亦一度表态称,今后将加大对昌河的资金投入和新产品投放力度,不过,对于眼下大力拓展轿车业务的中国长安来说,其精力已经更集中倾注在自主品牌中高端化上面,对哈飞、昌河,无论是在人力、物力还是精力上的投入显得有心无力。

  或许,对哈飞来说,除了依赖长安方面有限的“输血”之外,美国福特汽车可能会成为其“翻身”的最大援手。

  较之哈飞而言,昌河的情况可能要好得多。2009年,昌河汽车销售整车15.8万辆,亏损7.38亿元,但是到了2011年,昌河汽车就实现了118万元的盈利,扭转了亏损局面。而在2012年,昌河销售轿车8.33万辆,同比增长4.25%。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历几度“资质风波”之后,眼下业绩日趋向好的昌河汽车谋求“自治”的欲望已经越发明显。

  昌河汽车总经理童政荣曾表示:“未来,在继续引进新品打造昌河铃木品牌的同时,还会在铃木公司的理解与支持下,推出贴近市场的合资自主品牌。”今年上海车展上,在日本铃木的支持下,昌河旗下的昌河铃木汽车正式启动“双品牌战略”,在铃木品牌的乘用车产品之外,推出其“三环标”的跨界合资自主产品。

  “这种‘包办婚姻’现在看来就是一场悲剧。”业界评论人士宇辰分析指出,长安在接手哈飞、昌河之后尽管在产销规模上是扩大了,但对后续整合困难估计不足。尤其是哈飞,由于产品更新速度与市场脱节,其销量一直不尽如人意,而中国长安方面对哈飞的产品也并无明晰的规划。

  宇辰认为:“无论是从运营还是管理上,长安对哈飞、昌河的整合确实都算不上成功,反而为这两家公司的发展带来更多的迷茫。如果当初没有强推的整合,哈飞和昌河就都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向去发展,慢慢被市场淘汰掉。但是收归长安之后,为了‘有所作为’,大动干戈折腾了这好几年也没有什么成效,反而闹得人心惶惶。”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