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信义集团旗下公司非法强占农民口粮地高达1500亩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且事关国计民生与粮食安全。一家四口的生计全靠眼下的2亩6分地,这对日子刚刚开始有所起色的郑礼来说,突如其来的征地消息无疑是一种噩耗。由此可见,虽然号称投资3亿美元的信义玻璃在项目施工进展并不顺利,大量圈起的土地仍在闲置的情况可见一斑。

  ■CUBN记者 陈文喜 辽宁报道

  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且事关国计民生与粮食安全。但因征地程序不清、补偿不到位造成的征地伤农事件屡屡进入公众视野,影响了政府公信形象,伤害了被征地农民的利益。

  尽管国家土地法规义正严明,但地方政府“求财心切”也不惜铤而走险。近日,辽宁营口鲅鱼圈区红旗镇文屯村村民向本报爆料,2005年香港上市的信义集团旗下的信义(营口)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义玻璃”)在没有国家土地部门合法批复之下,非法强占农民口粮地高达1500亩。

  当地村民透露,没有任何土地手续就在土地手续尚未齐全的前提下,信义玻璃就开工建设。当下,昔日亩产市值四五万元的葡萄大棚早已不复存在,土地被占已成定局。由于此次涉及村民多达200余户,失地村民众多,可区、镇政府屡次表示解决却至今了无音信。

  多占少补 强行征地

  2011年2月28日,正值全国“两会”前夕,各地代表赴京为国计民生出谋划策之时,辽宁营口红旗镇文屯村村民郑礼(化名)家中却传来了自己苦心经营的葡萄大棚被征的消息。

  一家四口的生计全靠眼下的2亩6分地,这对日子刚刚开始有所起色的郑礼来说,突如其来的征地消息无疑是一种噩耗。

  “我家的地全是葡萄暖棚,亩产值四五万。况且,这些土地属于国家的一等耕地。整个村里每年不但能足额上缴国家粮食,还时常救济其他粮食歉收的地方。这一亩一分的土地都是国家的基本农田,应该国务院批准才行。可是,征地的时候既没有开村民代表大会,也没有征地公告。”近日,在文屯村采访中,郑礼告诉记者。

  就在郑礼等面临同等遭遇的村民极力反对的情况下,鲅鱼圈政府拆迁办就已向各个土地被征的村民家里送来了拆迁通知书,要求在规定日期内强制拆迁。

  “令人气愤的是,明明是高产的口粮田,拆迁书标明的却是盐碱地。”郑礼无奈地告诉记者,“非但如此,就连补偿上也是多占少补,明明是2亩6分地,却只给我算成1亩。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打着征地的旗号明抢嘛?”

  国家明文规定,征地必先补偿到位。按照国家土地补偿标准,应该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土地补偿费应为三年前年产值的六至十倍,安置补助费应为安置农业人口数计算,为征收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四至六倍。

  可是,“我家2亩6分地却按亩只给我算了6.2万元。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这些都是怎么算下来的,明细表中也没有具体说明,就这样我们糊里糊涂就成了失地农民。”郑礼表示,“现在土地也没有了,可我除了种地也不会其他的,就这点补偿我们一家子以后的生活还怎么过呀?”

  据了解,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近两年来,郑礼向镇、区、市政府相关部门投诉,但各职能部门却相互推诿,至今仍没有解决问题。

  宅基地也被纳入征地范围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被占土地的现场。眼前,信义玻璃已将土地用玻璃面板圈起,整个项目还处于在建中。从外墙向里望去,土地只是进行了平整,大部分都处于闲置状态。

  立在项目墙外的规划牌上,记者注意到,该项目用地面积为868000平方米(约1300亩),建筑面积624960平方米(约940亩),施工工期为2011年3月28日至2013年3月28日。

  由此可见,虽然号称投资3亿美元的信义玻璃在项目施工进展并不顺利,大量圈起的土地仍在闲置的情况可见一斑。

  即便如此,“信义玻璃还准备继续圈地,就连项目附近的宅基地也被划了进去。现在村里都是人人自危,可政府都站在企业那边,我们这些农民一点办法也没有。”郑礼告诉记者。

  问题是,如此规模的占地且大部分为耕地项目理应需要国务院批准,可在国土部官网上却没有看到此项目土地批复的任何信息,实在难以叫人理解。

  “信义公司这是在非法占地,如果国家批准征收,征地后土地承包合同应该都上缴才是,可现在我们仍然拿着承包合同,但是地早已经没有了。”郑礼表示。

  带着种种不解,4月25日上午,记者来到红旗镇镇政府,其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关于信义玻璃的征地情况我们不太清楚,采访的话由鲅鱼圈区政府统一安排接待。有什么问题还得去问区里。”

  随后,记者来到鲅鱼圈区区委宣传部。宣传部办公室一位朱姓工作人员却告诉记者负责人不在而遭到拒绝。她表示:“信义玻璃的征地事情是由外宣处喜主任负责,但是喜主任在市里面开会,没办法接受采访。”

  当记者要求去市里找喜主任采访时,该工作人员却说:“现在开会实在不方便接受采访。其实,信义玻璃的土地问题来采访的记者也不少,相关土地手续现在已经办齐了。这些手续也得喜主任回来才能提供,要么改天再来要么等喜主任跟你联系。”

  在此情况下,记者只好留下电话离开。截止记者发稿,喜主任也没有给记者任何回复。

  在此之前,国家有关部委相继出台了严厉的措施,用于制止非法占地行为,也相继查处了一批大案要案,处理了相关责任人。但在少数一些地方和个人,却置国家严令而不顾,绞尽脑汁通过各种方式非法侵占农民土地。

  中国领导人早在2004年就提出,“实行世界上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调整了土地管理体制,实行“省以下土地垂直管理”,强化土地部门的独立性;2006年后,中国政府要求工业用地由过去的非竞争性的“协议出让”,改为竞争性的“招拍挂出让”,同时强化省级政府保护耕地的责任,实行省长负责制;2008年,国务院发文要求“集约节约用地”,这都是保住18亿亩耕地红线的具体手段。

  当下,信义玻璃 “未批先占”巧取豪夺农民千余亩耕地,对于国家三令五申的“18亿亩耕地红线”置若罔闻;文屯村百姓满心忧虑,难道文屯村的农民就应该丧失耕地,忍受煎熬?

  对此,本报将继续关注。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