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行业九成亏损 独立焦化企业陷生死挣扎

针对 “卖出去的每1吨焦都亏损”的焦化企业而言,目前是在扛着过冬,“扛不过去,企业可能就死了。在价格下跌焦炭亏损之外,独立焦化企业的资金困难逐步显露,“我们企业没有太雄厚的资本积累,基本上靠银行贷款。

  每经记者 赵春燕 发自山西洪洞

  “眼看夏天就要到了,但我们依旧在冬天里煎熬。”山西临汾市洪洞县一位民营焦化企业负责人郭亮操着浓重的山西口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针对 “卖出去的每1吨焦都亏损”的焦化企业而言,目前是在扛着过冬,“扛不过去,企业可能就死了。”

  一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山西省临汾市经信委焦化行业负责人称,近几年临汾市焦化行业亏损程度已达90%,“其他省的焦化行业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

  煤钢的夹击、不能停产的无奈、看不到市场好转的迷茫、资本积累渐趋熬完……山西平遥一位知名焦煤企业老总对记者直言,“独立焦化企业目前正挣扎在生存边缘。”

  “卖出的每1吨焦都亏损”

  5月9日,记者乘车来到位于洪洞县赵城镇的焦化工业园区,这里分布着几家年焦炭产能60万吨以上的焦化企业。沿路驶入烟囱密布的工业园区,比想象中冷清,路上行人寥寥,偶尔有几辆卡车驶过,路边亦不时会发现有废弃的厂房。

  远中焦化是一家年产能约60万吨的民营独立焦化企业,拥有自己的洗煤厂。负责人郭亮在和记者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谈话中,反复提及两个字 :“熬 ”和“扛”。

  郭亮及该企业其他工作人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因为远中焦化有自己的洗煤厂,所以按照目前洗煤的价格900元每吨(相比市场价格略低)来算,该企业卖出二级焦的出厂价大概为1080元~1100元每吨。但是大约1.3吨的洗煤才能生产1吨焦炭,也即“卖出去的每1吨焦都是亏损的。”这其中还不包括原材料之外的其他成本投入及各种财务、管理费用。

  上游煤炭价格的下跌并没有让焦化企业受益,一方面焦煤价格下跌幅度远远小于焦炭;另一方面,焦炭、焦煤价格几乎联动,郭亮告诉记者:“只要焦煤价格往下落了,焦炭价格紧接着就更厉害地往下落了,到时候就变成了高价煤、低价焦,这个比焦煤价格上涨还要可怕。”

  “现在钢厂对于焦化厂来说比较强势,价格基本上是他们说了算,比如他出1100元每吨,问你能卖吗,能卖的话你就卖,不能卖的话,你就只能压到库存里。”

  郭亮称,目前焦厂已经限产到30%,差不多到了最大限度。作为焦化企业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没有办法像钢铁企业一样选择将高炉停掉,因为炼焦炉要保证炉温,停产后,受热胀冷缩的作用,炉子基本上就毁了。

  “所以现在山西的焦化厂都在扛着、熬着,有几个焦化厂已经停下来了。”郭亮称,目前焦化企业几乎都在拼着原有的资本积累,但是熬到没钱的时候也只能停了。“当然也不一定要等到资金熬完了再停下来,也或许现在停下来就是好事。”

  “再坚持一年,没效果就关”

  同样位于洪洞焦化工业园区的三维瑞德焦化公司一位高管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己的企业和远中焦化情况相近。

  据悉,三维瑞德焦化公司每年焦炭产能约100万吨,没有煤矿、没有自己的洗煤厂、也没有下游煤化工等产业,和远中焦化一样为独立焦化企业,所产焦炭多为准一级焦。

  “煤困难,焦化企业更困难。”上述高管感慨道。焦煤价格虽然也在跌,但是下降的幅度没有焦炭快。从3月中旬到现在,焦炭的价格下降了将近200元,而主焦煤的价格之前下降了50元、现在又下降了70元,这其中还要考虑1.3吨的主焦煤才能生产1吨焦。

  在价格下跌焦炭亏损之外,独立焦化企业的资金困难逐步显露,“我们企业没有太雄厚的资本积累,基本上靠银行贷款。”上述高管告诉记者,银行也是看企业的实力来。“总有一天你的经营情况不好的时候,银行就有可能不给你钱,你的资金链有可能马上就断了。”

  据悉,为了控制成本减少亏损,这个焦企已在控制煤存量并竭力降低管理费用,已经有部分工人看到企业光景不好逐步离职,“但是内控上的节约毕竟有限,关键还在市场,目前焦炭价格还在跌。”

  这个不大的焦厂,去年连同银行利息在内就已经亏损1.2亿元。“这么小的企业亏这么多,实在是赔不起啊!”上述高管告诉记者,公司领导已发话,再坚持一年,看有没有效果,没有效果就自己关停。

  焦化业亏损度达九成

  记者走访的洪洞县所属的山西临汾市是国内焦化行业比较集中的地方,几年的煤炭行业及焦化行业兼并重组下来,目前临汾市整体的焦炭年产能保持在1800万吨左右。但是因为目前焦化市场疲软,临汾市经信委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近几年临汾市焦化企业几乎都在大幅限产,产量大概保持在整体产能的45%,甚至更低。

  “临汾市整个焦化行业的亏损程度达90%,也即90%的企业都亏损,其他省估计也是这样的情况。”日前,临汾市经信委能源科焦化行业负责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上述负责人士告诉记者,临汾市的状况和其他市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临汾90%都是独立焦化企业,而且90%都是民营企业,所以受市场的冲击比较大。

  独立焦化是相对于煤焦联营和大钢厂自建焦化厂而言,目前国内一些大的钢厂几乎都有自建的配套焦化企业,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此类和钢铁企业联合的焦化企业目前尚不能满足大钢厂生产的需求,所以钢厂还需进行焦炭外采。此前,临汾市焦化企业还占有焦炭质量及价格的双重优势,但是随着钢铁及煤炭市场行情的恶化,很多有配套焦化企业的钢铁公司,会选择直接在山西购原煤,然后自己炼焦。

  上述临汾市经信委人士告诉记者,焦化企业目前是两头受气,一方面是原材料价格相比较来说居高不下,另一方面钢企一直在往下压价。“独立焦化企业的处境很艰难,基本上都在熬。”

  上述临汾市经信委人士表示,近期已经有少数的焦化企业主动退出了市场,“如果这种情况再持续的话,市场看不到希望,估计再有一年半载就还会有一批企业要关掉。”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