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公司产业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经济转型 新能源成新型工业化引擎

煤炭“黄金十年”的结束以煤价连续数月下跌为象征,作为第二梯队的清洁能源却日益蓬勃发展。欧盟对华光伏产品反倾销重税落锤在即,国内该产业也即将面临一次大洗牌,这也折射出中国新能源产业“两头在外”的窘境。

  每经记者 胡健 发自北京

  煤炭“黄金十年”的结束以煤价连续数月下跌为象征,作为第二梯队的清洁能源却日益蓬勃发展。

  “从中国现有能源结构看,一次能源结构中煤占69%,发电设备中燃煤机组装机容量占78%,发电量中燃煤发电居高不下。今后要把煤炭总消费控制在40亿吨以内,争取还要减少。”中国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说。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新能源发展亦有痛楚,目前行业扩展太快,需求不足,造成大量产能过剩,但我国新能源行业应增强自身实力,发展空间仍较为广阔。

  煤炭将逐渐让位新能源

  数据显示,2010年世界煤炭产量53.3亿吨标准煤,比2005年增加9.5亿吨标准煤,其中我国占增量的74.7%;2010年世界煤炭消费量50.8亿吨标准煤,比2005年增加7.8亿吨标准煤,其中我国占增量的91%。

  倒逼煤炭让位的首要因素是环保。今年“两会”期间,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等多位委员代表联名提案指出,在当前只控制煤炭消费增速的基础上,建议空气污染严重的京津冀鲁、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尽快实现煤炭消费总量零增长。

  据了解,2000年至2011年,上述三区的煤炭消费量由5.05亿吨增加到14.4亿吨,增长了近300%,占全国同期增加煤炭消费量的55%,其中火电发电量增长了301%、钢铁增长了617%、水泥增长了263%等。

  姜克隽表示,上述三大城市群将面临越来越严格的能源约束,在今年实现煤炭消费总量零增长不仅具备条件,未来还要进一步实现负增长。他强调,我国今年起在重污染区域对火电、钢铁、石化、水泥、有色、化工等6大行业实施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这将推进煤炭总量控制措施进入实质性实施阶段。

  那么谁来替代煤炭,答案无疑是新能源。这既是发展阶段的要求,也是国家战略。彭博新能源财经预测报告称,2030年,全球非水电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年投资额将比2012年增长2.3倍,达到6300亿美元,其间累计新增投资达7.6万亿美元。中国去年在清洁能源领域投资677亿美元,排名第一,主要得益于太阳能光伏项目吸引312亿美元的投资推动。

  全球新一轮能源革命正在上演,美国等传统发达国家正在竭力抢占制高点,以页岩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的成功开发,成为美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出现拐点的重要突破口。新方法已经使美国页岩气产量从2000年的3900亿立方英尺提高到2010年的4.8万亿立方英尺,年均增长47.7%,现在页岩气产量已经相当于美国天然气总产量的23%。

  资料显示,我国大约拥有190万亿方非常规天然气,储量丰富。其中,页岩气达100万亿方,可采储量26万亿方,与美国相当。但由于开采技术起步晚,目前我国页岩气钻井周期和成本分别是美国的3倍和10倍。

  国家能源局日前在京召开《页岩气发展规划(2011-2015年)》落实会议上指出,要继续加大工作力度,通过自主勘探开发和对外合作,努力完成规划目标。同时,要依托大型油气田及煤层气开发科技重大专项,加大页岩气科技攻关,尽快实现页岩气产业化发展。

  “我国的可再生能源装备制造业也快速发展,使得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的成本大幅度下降,为未来进一步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打下良好基础。”姜克隽说,在风力资源比较好的地区,以及在东部缺煤省份,出现了风力发电成本已经可以和燃煤发电成本相竞争的状况。

  新能源撑起新型工业化

  新能源的崛起必会成为风潮。在我国七大战略型新兴产业中,新能源、节能环保等都剑指我国能源结构转变。去年我国风电并网6083万千瓦,同比增长31.6%;太阳能发电并网328万千瓦,同比增长47.8%。清洁能源装机规模持续增长,同时2012年全国消纳清洁能源电量为10662亿千瓦,同比增长28.5%。

  我国新能源发展虽然取得快速发展,但仍有漫漫长路要走。尚普咨询称,虽然风能、太阳能、核能等清洁能源的增长非常快,但这还远远不能抵消由于传统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给环境带来的污染。清洁能源发展速度放缓,并不能阻挡其成为广泛能源的趋势。

  资料显示,2011~2012年,全球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增长了42%,风电增长了19%,电动汽车的销售额也增长了一倍。包括中国、印度、巴西等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都实施了可再生能源刺激计划。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表示,新型城镇化不仅是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巨大引擎,也给新能源产业带来重大利好。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介绍,传统的化石能源分布不均衡,因此,只适用于大规模开发、集中使用,这也就很大程度决定了越是大城市,使用成本越低;越是人口规模小的小城镇和农村,使用传统能源的成本则越高。新能源恰恰相反,可以完全适应城镇这种布局。

  地方政府也相继逐鹿新能源市场。按照深圳市政府的相关政策,从2010年开始,连续5年,深圳每年从财政拿出5亿元支持新能源产业做大做强,力争到2015年,深圳新能源产业规模达到2500亿元。上海市则走差异化路线,《上海市新能源产业发展 “十二五”规划》明确指出,“十二五”期间,上海将把核电、太阳能、风电、智能电网和IGCC(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系统)作为新能源领域率先培育和发展的重点方向。到“十二五”末,上海市新能源重点领域产业规模将达1000亿元。

  世界能源理事会中国国家委员会副秘书长李隆兴说。“我国能源消耗量巨大,新能源的需求市场大,投入的钱保证能赚回来,新能源产业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突破口。”

  新兴能源产业规划提出,从2011年至2020年,将累计增加投资5万亿元,每年将可增加产值1.5万亿元。未来十年新能源产值达15万亿元。

  新能源发展瓶颈待解

  多位专家表示,新能源发展看上去很美,但真正走到前台尚需时日。张国宝就称,中国风力资源主要分布在内蒙古以及东北、西北一带,局部地区风电比例较高 (有的地方超过20%),但由于输电线路建设滞后,这些地区的大量风电送不出去。2012年我国弃风电约为200亿千瓦时左右。

  此外,欧盟对华光伏产品反倾销重税落锤在即,国内该产业也即将面临一次大洗牌,这也折射出中国新能源产业“两头在外”的窘境。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分析说,之前“重制造、轻应用”的发展模式正是当下该产业面临危机的重要原因。“在美欧 ‘双反’危机下,我国光伏产业暴露出了产业的脆弱。太依赖于国外市场,产能过剩,但内需市场却没有打开”。

  在新能源推广应用方面,补贴是重中之重,以光伏为例,2010年火电成本为0.3元,风电发电成本0.5~0.6元,而光伏发电成本高达2.5~3.5元。目前我国的光伏电价补贴政策并没有最终确定,这直接关系到投资者投资光伏电站的积极性。

  江西晶科能源有限公司全球品牌总监钱晶表示,具体的补贴电价、补贴的年限和结算的方式等,都还不确定。“很多政策都是原则性的,很难操作。由于电价补贴政策不确定,投资者不敢轻易投资。

  为了统筹推进能源发展和改革,加强能源监督管理,国务院将国家能源局、国家电监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这对新能源行业来说,是一个利好。

  “新能源发展的最大障碍是并网,现在将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电监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对新能源并网来说,起码在总的关系方面是理顺了。”孟宪淦说。

  此外,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也将大幅下放水电、火电、风电、电网、油气管道等能源项目审批权限,符合条件的项目将无需再上报国家发改委审批核准,以提高效率。

  • 责任编辑:漠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