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洲坝集团每天吃喝50万 退休工人工资不及最低消费

2013-05-17 13:30:04  来源:时代周报

  “葛洲坝明面上的招待费就近两亿,而去年香港政府对外接待的费用只有500多万港元,葛洲坝是香港政府的40多倍,相当于葛洲坝每天要花50万进行接待吃喝。”5月10日,葛洲坝(600068)退休职工付开柏扳着手指头对时代周报记者激动地说道。

  现年74岁的付开柏在葛洲坝工作了42年,与大多数葛洲坝的退休职工一样,虽然退休多年,但付开柏仍然以身为“老葛洲坝人”而自豪。在他看来,葛洲坝的一些现状让“为之贡献了一辈子”的老职工们感到愤怒和失望。

  根据2012年年报披露,葛洲坝的业务招待费约为1.73亿元,虽然在所有公布业务招待费的上市公司中,葛洲坝只排名第五,但是葛洲坝2012年净利润仅为15.625亿元,招待费占利润的比例超过10%,相当于葛洲坝每赚100块钱,就会拿出10块钱进行招待消费。

  这是一个明显的反差,记者查阅葛洲坝近几年的年报发现,从2010年开始,葛洲坝的业务招待费持续三年过亿,2012年的招待费与2011年的1.54亿元同比上涨了10.98%,相比之下,公司2012年净利润同比2011年的涨幅却仅为0.79%。

  而另一个反差则隐藏在高额招待费的背后。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实地调查发现,葛洲坝集团在武汉、宜昌等地建有多处高档餐饮消费场所,其中装潢奢华,消费昂贵,葛洲坝的内部接待消费大多集中于此。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葛洲坝上万名退休职工工资水平长期低迷,退休老员工基本生活和福利得不到保证。由于退休工资问题,2012年甚至发生了近万名退休职工围堵葛洲坝集团总部的事件。

  而面对外界的质疑,葛洲坝方面的回应却颇为含糊,对于逐年增加的招待费,葛洲坝方面解释为“公司业务规模的增长导致管理费用相应增加”,而对于记者关于“公开招待费构成”的要求,葛洲坝集团则表示“太过敏感,不便公开”。

  接待标准最低1600元/桌

  “我们是葛洲坝集团的接待单位,基本上葛洲坝的招待活动都是在我们这里进行。”5月9日,葛洲坝宾馆的一位销售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隶属于葛洲坝集团的葛洲坝宾馆,是宜昌市的老牌高档酒店,这里的消费水平从一个侧面展现了葛洲坝招待费逐年攀升的现实。

  据宾馆内部员工对记者介绍,虽然宾馆有餐饮部,但高档的招待消费主要集中在宾馆内一个名为“海上皇宫”的会所。记者通过暗访发现,该会所位于葛洲坝宾馆的副楼,位置隐蔽,虽然只有两层、8个包房的规模,但装修豪华,消费昂贵。

  “这里最低的消费是1600元一桌,但我们并没有消费上限,一切都看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招待标准。”会所的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从会所的菜单来看,该工作人员所言不虚。菜单中的菜品不但包含鲍鱼、海参、鱼翅等高档海鲜,还有各种山鸡、甲鱼、蛇肉等具有当地特色的野味,价格动辄三四百元一人份。

  而据工作人员介绍,这份菜单还并不能完全体现这里的消费水准,“这里的厨师与酒店的厨师是两班人马,这边的厨师更擅长做高档菜,客人可以事先点菜,只要客人点的菜不过分特别,基本上都可以做。”

  记者发现这里的酒水单也是名酒荟萃,从标价26600元一瓶的30年的茅台,到五粮液、国窖1573,再到本地的稻花香等高档酒品牌可谓应有尽有,服务员还向记者介绍,会所还有一个储藏红酒的酒窖,专门给客人提供名贵的红酒。

  除了吃喝消费之外,宾馆还提供其他招待服务,据了解,宾馆内有夜总会和SPA馆,“夜总会里面有包房公主可以陪唱,SPA主要针对女性顾客,当然,这里面的消费都可以开发票。”上述销售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不讳。

  而据了解,除了宜昌的葛洲坝宾馆,位于武汉葛洲坝大厦的葛洲坝大酒店也是葛洲坝对外接待的重要场所。记者在武汉的葛洲坝酒店内发现,提供接待消费的场所不但明面上有高档餐厅和会所,而且还有一些特色餐饮场所隐藏在酒店内部。“酒店里面有一个专门吃燕窝的餐馆,只是由于中央出台节俭令之后,现在处于暂时歇业状态。”一位葛洲坝大酒店的内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说道。

  “从去年年底,中央颁布8项注意和6项禁令之后,酒店高档的接待消费就少了很多,”上述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现在葛洲坝内部过来接待,一般会根据客人级别,内部定好标准。”但对于具体标准如何,该工作人员却不愿透露。

  “葛洲坝的接待现在确实有等级标准,”一位不愿具名的葛洲坝中层干部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省、市一级的餐饮接待标准基本是1000块钱左右一个人,一桌下来,大概两万元,而更高的标准则远超这个数目,除了餐饮接待,礼品也占很大一部分。”

  武汉的葛洲坝大酒店大堂就设有礼品部,记者发现,礼品部里不但有高档烟酒的专柜,而且还有多个奢侈品牌的皮包出售,而据销售人员介绍,礼品中卖得最好的是虫草、松露等高档保健产品,记者发现这些产品礼盒最贵的单价近4万元,最便宜的虫草胶囊也达到3000多元一盒。

  “如果你要送的东西,我们店里没有,可以跟我们说,”礼品店的销售人员对记者直言,“比如对方需要一个电视机,我们可以在外面帮你买,然后帮你开酒店的发票。”

  另一方面,葛洲坝实际的招待费是多少,仍然令人质疑。“对外说是近两个亿,但很可能远不止这个数,”退休前在葛洲坝担任过领导职务的付开柏深谙其中的门道,“有时候,葛洲坝的招待并不用自己花钱,而是让下面的承包商花钱,然后将费用摊在承包费用之中。”

  而让这些退休老职工感到愤怒的事情在于,对外接待大手大脚的情况之下,葛洲坝集团对于退休职工的待遇却一直表现“小气”。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