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云南航空陷入纠纷 52万股云药股权归属成疑

2013-05-17 07:44:36  来源:搜狐财经

本报记者 王卓铭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王卓铭 北京报道 

  云南白药(000538)的股权再次引发官司,这次争议的双方不是陈发树和红塔集团,而是云南航空旅游包机公司和东方航空(600115)云南公司的子公司云南航辰公司(前身为云南民航经营开发公司,统称为云南航辰)。

  5月16日,云南包机公司总经理钱琍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云南航辰侵犯包机公司的权利,意在获取包机公司持有的52万余股云南白药股份,以及迪庆观光酒店23%的股权、丽江观光酒店4%的股权等资产。

  5月16日云南白药收于每股87.88元,仅52万股股权价值就在4500万元以上。如果算上其余酒店等股权,包机公司资产总规模在1亿元以上。但坐拥上亿资产的包机公司从成立之初,就面临归属权不明确的尴尬,这也为今天的纠纷埋下了伏笔。

  在资产争夺的过程中,2011年8月1日,包机公司钱琍等十名员工被检方以挪用包机公司资金罪为名起诉。2013年4月26日,钱琍等三人经重审被判处有期徒刑。目前被告已经上诉。

  “吴英案”的代理律师朱建伟受邀成为包机公司的法律顾问,他认为:“处置包机公司的财产是履行职务的公司行为,并非挪用、侵占公司资金。但在云南当地,这个案子很可能成为"黑案"莫名其妙的被判下来。”

  纠纷由来

  云南航辰之所以会和云南包机公司产生联系,最初是由于一笔30万元的启动资金。

  钱琍表示:“1992年各地航空公司改制,当时的云南航空剥离了一部分"三产",安排公司职工负责经营,因此才有了云南航空旅游包机公司。”

  云南航空是我国第一家地方航空公司,由云南省航空公司在1992年改组而来。按照钱琍的说法,当时一些盈利较好的业务都被包装成了三产公司,包括包机公司、广告公司,以及后来的云南航辰当时的云南民航经营开发公司。

  包机公司、云南航空广告公司和航辰三家均在云南白药1993年上市时持有其原始股。钱琍表示:“当时我们主要从事支线包机、旅游代理等业务,收入非常可观。”

  包机公司为集体企业性质,启动资金为30万元,民航云南省管理局专门发了(1992)186号文件,认定包机公司隶属于航辰公司。但钱琍表示:“云南航空因担心启动资金被私分,因此以借款形式打入包机公司账户。这笔借款已经于1992年12月和1996年12月分两次还清。”包机公司也向法院提供了借款归还的证据。

  从此后的所有材料可以看出,云南航辰一直把包机公司当做子公司,行使管理职责,并收取投资红利;包机公司也从未质疑过云南航辰的上级地位。虽然30万“借款”已经归还,双方仍维持上下级关系。

  钱琍表示:“2004年之前,包机公司每年都向航辰上交利润,累计2911.7万。对方一个电话过来,我们就交钱。”

  2006年,钱琍成为包机公司负责人之后,发现每年上交的利润去向不明,便在2008年航辰再次催缴1000万元利润时拒绝了对方。这一事件成为整个案情的导火索。

  云南航辰讨要红利被拒之后,在2009年7月向包机公司指派了一名总经理,并开始着手遣散包机公司的员工。在这样的格局下,包机公司召开职工大会,试图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钱琍介绍:“我们之前不太懂法,只是在2009年聘请律师之后才发现,包机公司并非航辰的子公司。最初的30万元启动借款已经还清,我们是个独立的集体企业。”

  云南航辰与包机公司就此闹翻,而彼时包机公司原有业务已经滑坡。钱琍表示:“为了继续生存下去,我们通过职工大会决议,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利丰源,从事一些新的投资。”

  利丰源公司的启动资金共1000万元,是从包机公司账上转出的。公司成立之初,包机公司认为既然没有隶属关系,就无需获得航辰的批准。云南航辰便以挪用包机公司1000万元资金为由,将钱琍等十人告上法庭。

  案中案迭起

  由于涉及集体企业身份、航空业改制等一系列复杂而久远的话题,案件处处都充满着问号。云南航辰的账目混乱以及东航云南公司的疏于督导,无疑又增加了案件的复杂性。

  厚厚的卷宗中,包机公司自1993年起每年向云南航辰上交40万到1000万不等利润的资料赫然在目。但这笔收入在云南航辰处如何入账,并没人知晓。

  钱琍表示:“航辰只是以白条入账,包括工会暂存款等名义。从来也没有确认过投资收益。”

  在被东航收购之前,云南航空对其下三产公司的控制主要通过员工持股会、工会持股的方式实现。2000年和2001年,云南航空旗下的云南机场集团就以暂存款、活动费的形式,分别收取了云南航辰559万和140万的分红。

  钱琍介绍,云南航辰同样对包机公司上交的红利计入“工会活动费”或暂存款,最终导致这笔资金去向不明。她透露:“最高检已经就2900万红利流向一事立案,并要求云南方面督办此案。云南机场集团总裁刘明突然去世一事也被认为与此事有关。”

  另外,云南航辰实际上也一直未将包机公司作为子公司纳入核算范围,朱建伟认为:“既然认定为子公司,并声称有隶属关系,至少在财务上应有所体现。但现在来看,航辰公司并没有这样做。”

  2005年之前,云南航辰的股东为云南航空公司职工持股会和民航云南省局工会。东航合并云南航空后,对云南航空进行政企分离的重组改制。云南航空分为三部分,即东航云南公司、云南机场集团公司和昆明空管中心。云南航辰的股东也就变为这三家公司的职工持股会和工会,其中东航云南公司共持有云南航辰60.1%的股权。

  东方航空(600115)持有东航云南公司90.36%的股权,云南航辰应为东航的二级子公司。52万股云南白药股份和近5000万的酒店资产是否已经在东方航空的财务报表中得到确认?诉讼结果是否会影响这笔资产的归属,并最终影响东航的股价?一切都不得而知。

  东方航空宣传部部长罗安平表示,将尽快了解此事。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