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偷窥门:业内称不会影响销售和垄断地位

2013-05-17 07:36:5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周佳

  美国彭博资讯公司的大楼位于纽约曼哈顿上东城的黄金地段,这幢55层楼高的摩天大楼为全玻璃外墙,公司内部的办公室墙面也大多为透明玻璃,甚至彭博电视的演播室也为玻璃墙面,从外面就可以看到里面的工作人员在做什么,这一切似乎象征着透明和毫无保留。

  但当彭博旗下的记者通过“窥探”彭博终端使用频率,向一名高盛主管求证其合伙人是否已经离职后,这种透明和无所不知招致了高盛的公开质疑。

  “要看到用户的信息太简单了。只要用‘用户唯一识别码’(UUID),到用户的档案页,就能看到用户的基本信息。”一名已经离开彭博的记者向《第一财经(微博)日报》介绍自己以前的“特权”时说,这些信息包括上次登录时间、登录方式,以及常用功能。

  这名彭博前记者说,如果他的采访对象的状态总是显示为“未上线”,那他就会查对方的UUID,看他上次是什么时候上线的。

  上述高盛主管的合伙人正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未使用彭博终端,就引来了记者的“离职”猜测。目前,包括多家央行在内的彭博终端客户都已加入追查队列。

  “(彭博)高管向我们保证,他们已经立刻采取行动来处理这个问题。”一名高盛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对本报表示。美联储新闻发言人则告诉本报:“我们正在调查此事,而且已经联系彭博来了解更多情况。”

  “透明”的彭博

  自1981年由纽约现任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创立以来,彭博报道了无数华尔街的新闻,这次却把自己变成了新闻焦点。

  彭博社的记者可以利用公司出售的终端来了解用户的大概线上活动。这件事情被媒体曝光后,在华尔街掀起了轩然大波。

  早晨8点钟上网,中午出去吃饭,查阅了股票信息,还有新闻。这些连你自己都不一定记得清的细节,彭博终端都为你记录下来。而且一不小心,彭博的记者也会知道这些信息。

  上述彭博前记者说,自己能够看到彭博终端使用者“上次什么时候上线的,是在终端上登录还是远程登录的,最近最常用彭博的哪几个功能”。

  另外,彭博的系统还专门为记者设置了一个特殊笔记功能。记者可以在该终端用户的个人资料页上添加采访笔记。例如,某位采访对象专长某公司的分析,是否很难约到,如果要采访是否要通过该公司公关或秘书等等。这些信息供所有彭博记者内部参考。

  “UUID这个功能太普通了,几乎所有的记者都用。而且,我很怀疑这些银行以前真不知道这件事吗?”上述彭博前记者说。

  “彭博经常有记者跳槽到大型银行里做公关工作,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不过他也补充道,记者们无法查阅交易、投资组合或消息数据,也无法查阅客户阅读什么新闻或跟踪什么证券。

  根据彭博的声明,今年4月之后,彭博记者的权限大幅下降。

  “目前彭博的记者查阅客户关系数据的权限与彭博客户是相同的。记者可以继续查阅全球数据、分析、新闻和图片——这些内容也被我们全球 31.5万名客户广泛使用。”彭博中国的新闻发言人告诉本报记者。

  然而,所有彭博终端的普通客户都有权限看到任何终端用户在终端内注册的个人资料以及联系方法。在彭博内部,公司员工可以查看任何人上次进出办公室的时间,他们甚至可以跟踪上司的出差记录。有的员工还有习惯查看创始人布隆伯格上次访问家族基金的时间,因为基金采用了相同的安全系统。

  那么,改良版的彭博记者权限是否仍包括上述这些信息共享?截至记者发稿前,仍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其实,早在2011年,彭博就已经对包括高盛、摩根大通以及美联储在内的大客户所担忧的隐私问题有所了解。当时有记者在彭博电视中提到,记者会查看彭博客户何时登录终端以及使用过何种功能。

  然而,“我在2011年从来没有收到不能使用UUID功能的通知。”一名彭博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高盛的投诉

  这次彭博自己成了新闻,与高盛的抱怨密不可分。高盛上周向彭博投诉称,彭博旗下的记者能够跟踪到用户何时访问其终端及使用过哪些功能的信息。

  当时,彭博的记者向一名高盛主管提问,涉及这名主管的合伙人是否已经离开高盛。而事实上,这位合伙人仅仅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使用彭博终端。随后高盛发现,彭博新闻社的工作人员不仅可以知道哪名高盛员工登录了终端,还可以知道他们使用了哪些特定功能。

  彭博的终端遍布全世界的交易大厅、对冲基金办公室、法律事务所及央行。此事曝光后,华尔街一片哗然。上周五,彭博首席执行官丹·多克托洛夫(Dan Doctoroff)紧急在公司网站上发表声明,向公司的31.5万用户道歉。

  “虽然我们长久以来为记者提供受限的客户关系数据,我们已意识到这是一大错误。”多克托洛夫说。

  多克托洛夫称,彭博在调查中并未发现记者们通过搜索用户的登录日期、帮助台聊天记录或所使用功能的信息来发掘报道内容的任何实例。他相信记者们查找的主要是联系方式之类的无害信息。记者们无法查阅交易、投资组合或消息数据,也无法查阅客户阅读什么新闻或跟踪什么证券。

  彭博同时还任命高管史蒂夫·罗斯(Steve Ross)担任新设立的客户数据监察一职,由他来审核该公司确保客户数据保密的政策。

  继许多客户表达担忧之后,本周一,欧洲央行及德国央行也表示,已就数据泄露问题与彭博进行了联系;周三,摩根大通向彭博发出正式具有法律效力的信函,要求彭博说明其记者能看到的银行信息的细节。

  对于彭博在数据上的问题,美国证监会拒绝对本报置评。

  垄断的地位

  虽然这次彭博的动静那么大,但是许多业内人士仍对记者表示,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不会给彭博造成什么负面的销售影响。

  “彭博的这次丑闻并不会影响彭博什么。因为它基本上垄断了市场,做金融还是要使用它。虽然路透和它是竞争对手,但是双方各有侧重,路透还是在外汇信息方面比较强。”一名资深股票交易员告诉记者。

  据金融数据咨询公司伯顿-泰勒国际(Burton-Taylor International)估计,彭博以30.44%的市场份额领先业内,压倒长期领军的路透,后者市占率为30.05%。彭博标志性的终端年费高达2万美元,在全球拥有31.5万名用户,每年为公司贡献79亿美元的收入。

  彭博的特点是资讯速度快、内容广,这些对交易员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武器”,这是其与“爷爷辈”的路透竞争的资本。彭博甚至动用卫星,每周拍摄俄克拉何马州美国最大的石油储藏库的照片两次,并根据房顶上的阴影长度来判断储油罐内的油量。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记者查询内部信息还是终端聊天记录的泄露,都是由英国《金融时报》首先报道出来的。

  “这不得不让我想到彭博的竞争对手,起源于伦敦的汤森路透社。路透的终端销售始终落后于彭博。”一名美国金融记者说。

  高盛内部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高盛目前仍照常使用彭博的终端,没有听说任何改变。

  美国媒体曾报道称,高盛的技术部门试图建立自己的类似彭博的系统,但是如何让高盛的客户也用上高盛的系统,这才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问题。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