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牌照生死劫:涉及多方利益 废除阻力重重

2013-05-16 10:59:58  来源:时代周报

  本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颁行了多年的煤炭经营资格证或许将成为历史。

  日前,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称,按照国务院简政放权、转变职能和减少行政审批的要求,发改委正研究取消煤炭经营资格证。

  煤炭经营资格证是煤炭生产、贸易企业的核心证照,决定企业是否有资格参与煤炭经营。

  据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透露,煤炭经营资格证确认将被取消,同时部分煤炭项目的审批权亦将取消或下放,相关正式文件将在日后择机公布。

  不同于政策范畴的改变,经营资格证的取消、审批权的下放更多意味着制度的改革,其成效将会影响到接下来一系列改革的进程,自然也会有更多的难点、疑虑、争议和讨论。

  由于煤炭经营资格证涉及多方利益,取消将触动围绕审批产生的一系列利益寻租链条,注定阻力重重。尤其是在目前煤炭市场惨淡的经营环境下,真正的取消或许仍有待时间考验。

  一证难求

  煤炭经营资格证是煤炭贸易企业的核心证照,决定企业是否有资格参与煤炭经营。

  2004年12月国家发改委制定的《煤炭经营监管办法》(下称“《办法》 ”)规定,国家对煤炭经营资格实行分级审查、分级管理,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的企业,煤炭经营资格证由国家发改委负责审核和颁发;在地方工商部门注册的企业,由地方政府指定的部门负责审核和颁发煤炭经营资格证。

  《办法》还要求,对煤炭经营企业的注册资本金、储煤场地面积、环保条件设置门槛。“注册资金并不难,难在拥有产权的储煤场地,政府不批地,你再有钱也没用。”有煤炭业内人士如是评价。

  按照现有的申报流程,煤矿生产、经营企业若要获得煤炭经营资格证,一般应先向所在城市发展改革局(或经信局、煤炭局)申报,再向省级发改委(或经信委、煤炭厅)申报,筛选通过后上报国家发改委受理,整个流程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

  国家发改委对全国经营企业进行数量总量控制,并向各省分配配额,在配额范围内且具备资质条件方可申领证件。目前,煤炭经营资格证主要包括煤炭批发经营、煤炭零售经营和民用型煤加工经销这三种。

  2005年6月,国家发改委再次发文要求各地不得随意降低审核门槛发放煤炭经营资格证,并明确规定:地方煤炭经营企业的煤炭经营资格证的终审颁发,一律由省级煤炭经营资格审查监管部门负责,各地对市县(区)擅自颁发的煤炭经营资格证立即予以清理。

  自此,煤炭经营资格证在全国各地开始一证难求。以浙江为例,继2006年制定《浙江省煤炭经营监管办法》后,浙江省又在2007年、2010年两次资格延续时提高对企业准入的要求。公开数据显示,2006-2010年,该省通过年检共淘汰不合格企业627家。

  “煤炭经营资格证年检是每年的1-3月,必须等煤炭经营资格证年检通过后才能办理3月1日至6月30日的工商年检。不多发,每年年审一次,这证很值钱。”内蒙古一家煤炭公司的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

  再以北京为例,北京市发改委网站的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北京市有555家企业取得煤炭经营资格证,比一年前少了38家。

  从2011年起,无论是否涉及煤场和计量,北京一律不予颁发煤炭经营资格证。“北京市对煤炭经营企业的环保要求和条件限制极为苛刻,近两年仅极少数企业如中铁物资集团北京公司,获得了经营资质。”前述煤炭公司负责人称。

  实际上,2005年以后全国就基本停止了煤炭经营资格证的审批。这意味着,只要有此证在手,就不愁没有钱赚。除了极少数国家重点保障的大用户外,其他用户不通过持证中介,就无煤可买。

  滋生权力寻租

  煤炭经营资格证设置的初衷在于维护煤炭经营秩序,但随着前几年煤炭生意的火爆,煤炭经营企业的数量又被国家严加管控,且多数省份煤炭经营企业数量超过配额,因而获得这张证照的交易成本逐年攀升。同时,也催生经营许可证代办、转让的灰色渠道。

  2004年的《办法》规定:“煤炭经营资格证不得伪造,不得买卖、出租、转借或以其他任何形式转让。”

  伴随着煤炭市场的不断发展,经营资格证这一行政手段已经愈来愈成为干扰市场、增加企业成本的一股阻力。

  一边是企业提出经营资格证的申请,一边却是指标即将用完,煤炭经营资格证在过去几年经历了“一证难求”之后,可谓是“千金难买”。

  做了十几年煤炭生意的浙江商人王刚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闲,“今年的行情太差,煤价越跌,买家越少,企业的压力越来越大。”王目前运作一家煤炭平台公司,主要靠为电厂找煤、赚取其中差价而生存。

  按照《办法》的要求,平台公司也要取得煤炭经营资格。多数时候,中小煤矿和大多数用煤企业只能和拥有官方牌照的煤炭贸易公司做生意,煤炭经营资格证因此成为摇钱树。

  “煤炭经营资格证方便了一些部门的权力寻租,每年年检和三年一次的换证,都给煤炭经营公司增加许多不必要的开支和麻烦。要想继续拥有煤炭经营许可证,你就必须送礼。”王刚说。

  较之土地、建设等领域,同样高发的涉煤腐败的一个典型特点就是主体的多元化,这与获取煤炭经营资格证的层层审批有关。王刚介绍:“办这证需要很多手续,包括环保、消防等部门。再比如经营场地的使用证明,就涉及国土部门。而且这证还是一年一审。”

  “办理这个证的花费很贵,各个关系打点下来,每年至少需要几十万。2011年,我的一个在江西经营煤炭的朋友,有人出价200万想买他公司的煤炭经营资格,他最终没有卖。”据王刚介绍,在江浙一带,注册资本金为500万元的煤炭经营资格证,目前转让费用可以高达百万元。不过,他拒绝透露自己公司办理此证的费用。

  “这个证非常不好办,每个地区都有名额限制,在山东这儿需要省煤炭经营资格审批领导小组办公室审批发证,办公室设在省煤炭局,办理机构在省煤炭局经济运行处。”山东兖矿集团一位人士告诉时代周报,具体申请流程是:“由区县煤炭经营资格审查办公室将审核材料报至地级市煤炭经营审查办,再报至省审批办。”

  此外,一些部门还会变相成立煤炭经营协会,每年资格证年检时收取年费。“你不按照所谓的规定缴纳年费,甚至有可能通不过年检。”上述人士称。

  “改革是必须的”

  “无证不能经营”的硬性法律规定,让煤炭行业资格证获得了权力寻租空间。

  一些业内受访者认为,如果煤炭行业资格证取消,将极大减少中间环节,有利于企业根据市场状况、资金实力参与市场竞争,煤炭的竞争将更加完全。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表示:“资格证若取消,就意味着哪怕你只有一块钱,也可以加入到煤炭经营中去。这样的低门槛有利于活跃市场,吸引更多的经营者进入煤炭市场;同时,资格证取消也意味着复杂的审批程序没有了,可以为企业节省大量成本。”

  “降低煤炭行业的门槛,整个煤炭行业特别是贸易环节很有可能会出现一次重新洗牌,脱颖而出的企业必然是经营能力有效的、经营活力比较强的。”李朝林说。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则认为,煤炭行业资格证一度导致出现权力寻租,造成了市场混乱。特别是在煤炭市场很紧、能源价格一直往上走的情况下,比如2010-2012年这段时间。

  “今年年初国务院把电煤跟市场煤、计划煤跟市场煤并轨了,今后整个煤炭市场的价格将以竞争的方式出现,这在国务院的整体改革方案里面已经明确提出。在整个竞争大环境底下,再设行政的资格证就会存在问题,因此这个改革是必须的。”林伯强说,国家一系列动作将使得今后整个能源行业更具竞争力。

  今年3月,浙江省经信委取消了103家煤炭经营企业的经营资格,称这些企业是检查不合格或自愿放弃了经营资格。目前,浙江共有1602家煤炭经营企业。据悉,每年11月到次年1月,浙江省经信委都会对全省的煤炭经营企业开展年度检查。

  “煤炭经营企业变更频繁,私下转让行为难以遏制”、“煤炭经营资格转让情况复杂难以界定”—2011年发布的《浙江省煤炭经营企业“十一五”结构调整与合理布局工作总结》中如是评价。

  值得一提的是,“私下转让行为”不独出现在江浙地区,在多个省份官方发布的煤炭经营企业总结报告中,均提到类似现象。

  不过,今年糟糕的煤炭行情让市场进出发生明显变化。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内煤炭市场需求不旺,再加上低价进口煤的冲击,产业已进入“寒冬”。

  半个月前,王刚的一个煤炭经销商朋友决定转行,以170万元的价格转让其公司及煤炭经营许可证。王刚本人则舍不得放弃,“经营资格证早就不批了,现在仅这张证就值上百万元。”当然,他更看重的是自己十多年来在这个行业建立起来的关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刚使用化名)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