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化争夺战背后 平安为何击败海航

2013-05-15 10:17:37  来源:环球企业家网站

  葛文耀真的去三亚了。这位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家化股权竞购最胶着的阶段,曾在公司内部说,一待股权归属落定,他要直奔三亚,放一束烟花。

  这把烟花,可算是葛文耀对了却多年夙愿的一种庆贺。

  11月中旬,消息出台,上海家化100%股份由中国平安旗下上海平浦投资获得,其中包括上海国资委所持上海家化29%的股份。

  这是上海市国资委成立以来,第一次采用市场化方式大规模出售优质资产。在上海国企改革的进程中,堪称里程碑事件。而由于国资委甚少愿意从优质企业中全盘退出,此事对整个国有体制改革,也颇具启示意义。

  一位曾参与竞购的投资方告诉 《环球企业家》,其于2003年就曾与葛文耀打过不浅的交道,商讨国资委从家化股东席退出一事。可见,让家化脱离身为国企体制的桎梏,成为混合所有制企业,拥有一家具有现代商业特质的公司,已是萦绕在葛文耀心头近十年的心愿。

  葛文耀一直为此努力。这位出生于1947年的新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今年64岁了,退休一事已列上议程。一位接近葛的人士告诉本刊,葛现在担心,一旦他退休,家化内部不再有能够和政府部门(包括国资委)沟通的人物。

  事实上,引入战略性投资者,只是家化改制路上的重要标志之一。

  葛在任期间,曾屡次与政府沟通,试图将家化旗下品牌进一步整合,但结果通常并不乐观。

  一次是佰草集品牌延伸出的汉方SPA项目的遇阻。经过调研,葛发现一款在法国推广了6年的推拿SPA产品深受欢迎,这预示着东方推拿深具国际市场潜力。于是,葛考虑以家化科研室重点项目之一,汉方SPA基础上推出更多品牌,甚至打算将其分拆上市。再例如,葛文耀亦坚持大力推动高端品牌双妹,但从政府角度考虑,更看重六神这类关涉民生的大众品牌发展。

  “他们不是特别关心品牌的市场化。”在葛文耀看来,发展高端品牌的真正意义在于使中国品牌摆脱低毛利的低端形象。“从中国制造到创造的经济转型,要自己做品牌,”葛文耀曾对《环球企业家》说:“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是摆在中国企业或者中国人面前很重要的事情。”

  双方时有龃龉。一位家化高层表示,家化上属的国有独资投资控股和资本运营公司上海国盛集团希望对家化每笔财务入账和支出进行审批,但葛文耀并不同意。“国盛一直对家化不满,因为其管理意图未在家化得到体现。”

  如何使家化走上一条更商业化、国际化的发展之路,成为紧迫之需。“国资有许多条条框框,可能很小的项目,我要报我的上级,有的甚至报到国资委。”葛文耀说。“老葛觉得他在位的时候,国资委干预不会太大。但他退掉之后,可能有些顶不住,”一位内部人士说:“他紧迫感很强。他个人有很深的民族品牌情节,他还想和跨国公司品牌玩两把。”

  事实上,也正是得益于这位海派经理人强势的管理风格,家化才能在外资品牌环伺、布满敌意的化妆品市场环境里,业绩斐然。今年8月,上海家化公布的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9.2亿元,同比增长21.9%,净利润同比增长30%。其中,化妆品总体收入增长20.1%,是历年来收入增长最快的一年。主要品牌中,六神收入增长15%,佰草集增长40%,高夫和美加净的增长率分别为60%和50%。这笔股权交易背后,其实暗含着一家国有企业在政治、商业关系相互纠葛的复杂局面中,对非传统之路的长期摸索。

  基于上述背景,此番面对跃跃欲试的竞购者时,他慎之又慎。对葛文耀而言,他要找的不是一个单纯的战略投资者,而是一位理解并愿意与之共筑家化时尚蓝图的伙伴。

  几乎从一开始,葛文耀就对外资企业和投资者紧闭大门。此前,包括可口可乐收购汇源等失败案例,已暗示出政府并不鼓励国有品牌落入外资之手;而且,这绝不符合葛本人意愿。

  2010年12月,在国资委点头之后,上海家化正式启动改制,宣布将出售国资委所持股份,估价为50多亿元人民币。消息宣布后,投资者暗流涌动。今年5月,葛文耀告诉本刊,他接待过的抛出橄榄枝的投资者,多达20多家,葛首先刷掉的就是外资背景和短期投资者。其中,红杉、鼎晖、中信都曾有意参股,但这些投资方只对个别项目怀有兴趣,这并不符合国资委预期。“他们想一下子卖掉,省事儿。”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本刊。

  事实上,这次竞购结果仍为国资委代表的政府力量所主导。今年10月,家化挂牌期限结束前,海航商业控股突然以黑马身份成为竞购方之一,正是因为海航与政府的良好关系。此时,加之上海复星产业投资、上海平浦投资,上海家化的竞购格局呈三足鼎立。但情节在此后发生大逆转,复星决定退出竞购,“复星很谨慎,可能觉得时机未到。”一位接近复星的人士如此向《环球企业家》解释退出的原因。实际上,葛文耀对复星稳健的管理团队一直印象不错。

  最终的角力,在海航与平安之间展开。据悉,葛文耀最开始乐于见到海航的进入,“他一开始不想只有平安一家。”但在尽职调查过程中,他发现海航关注点更多集中于资产估值等,目的很可能是进一步融资,而非尽心经营家化。后来,葛文耀迅速召开内部会议,提出“毒丸计划”,即三年之内不能提交再融资方案的议案。

  此时,葛文耀心中的天平已明显倾向于平安。平安也在标书中尽表诚意,不仅抛出70亿注资计划,并承诺未来5年内追加投资70亿元,帮助家化2015年销售收入突破160亿元。

  不过,这其中的微妙决定因素,还在于葛文耀与中国平安董事长马明哲惺惺相惜。一位家化内部人士告诉本刊,葛不止一次流露出对中国平安打通国际市场的欣赏,“老葛觉得马和他有一样的做企业的价值观和理想。”骨子里,葛文耀相信马明哲不会随便出售民族资产,说到底,葛要找的,是一位值得托付身家的挚交。

  借由平安投资,上海家化不但可以实施更强劲的内部激励人才机制,招揽更多人才,而且有能力着手打造包括钟表、酒店业的本土时尚帝国—这两点,均是葛文耀内心夙愿 。

责任编辑: 绿源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