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价“迷宫”:一地300多种销售电价(图)

2013-05-14 16:29:0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中国的电价到底如何形成?到底有多少种电价?就这个问题,从监管官员到企业人员再到普通用户,竟无人能给出答案。

  原国家电监会的一份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发电企业平均上网电价为0.38元/度,输配电价国家电网为0.16元/度,南方电网为0.20元/度。

  终端平均售电价格是0.58元/度,其中居民生活用电是0.47元/度,商业用电价格0.81元/度,非居民用电是0.74元/度,非普工业用电是0.77元/度,大工业用电是0.61元/度,农业生产用电是0.43元/度、贫困县农排用电是0.19元/度。

  实际情况复杂多了。国家能源局一位官员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就销售电价而言,全国可能就有上千种,如果算上各种名目的优惠电价与前端的上网电价,没有人说得清楚中国有多少种电价。

  本报记者选取北京和工业集中的山东为例,通过对各种类型电价梳理发现,在民用阶梯电价之外,存在着更多、更复杂,各种类型的销售电价,这不仅造成了统计上的困难,也使电价改革错综复杂、难上加难。

  “电价复杂的问题在于输配没有分开,电网公司盈利靠"买卖"差价保障,独买独卖妨碍了电价的简单化、市场化趋势。”一位对电力企业非常熟悉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314种电价

  中国对终端销售电价实行目录电价制度,根据用户类型不同,一般分为居民用电、工商业用电和大工业用电三大类,并在不同类别中,按电压等级和地区规定了不同用电价格,各地各类用电价格均由国家发改委核准。

  这只是一般的电价,在三大类下面还有更细化的分类。2011年底,北京最近一次调整销售电价。

  彼时,国家发改委发文,其中北京市销售电价平均提价标准为每千瓦时3.3分。提价文件包含了6个附件。其中最一般的电网销售电价表中,有四项用电价格,分别是居民生活用电、一般工商业用电、大工业用电和农业生产用电。

  四项用电类目下,大工业用电适用两部制电价。所谓两部制电价,即将电价分成基本电价与电度电价两部,基本电价按照工业企业的变压器容量或最大需用量作为计算电价的依据,由供电部门与用电企业签订合同,确定限额,每月固定收取,不以实际耗电数量为转移;电度电价,是按用电部门实际耗电度数计算的电价。

  大工业用电价格中特别列明电石、电解烧碱、电炉黄磷生产用电与中小化肥生产用电价格,其中中小化肥生产用电的基本电价标准低于一般大工业用电,以适用国家对化肥行业的补贴政策。

  上述所有四个类别的电价又依据电压等级分成六等,分别标价。划分标准为1千伏、10千伏、20千伏、35千伏、110千伏、220千伏。

  刨除不适用电压等级的组合,北京销售电价表面上有31种电价,再去掉居民生活用电多电压共用一种电价的情况,共有27种销售电价。

  中小化肥用电电价有专门的表格,销售电价中对于中小化肥厂的电价只适用于两部制电价的平段(用电负荷),两部制电价还有高峰和低谷电价。两部制电价之外,还有单一制电价和合成氨生产用电价格单列。匹配不同电压等级,这一类别电价中总共有42种电价。

  北京还对居民生活用电之外的用电类别实行夏季和非夏季两种峰谷分时销售电价政策,在电压等级和四大用电类别基础上,引入高峰、平段和低谷三个时段电价,两项折合120种电价。

  在此之外,在峰谷分时结构调整后,高峰、平段和低谷基础上,引入尖峰时段,与单纯的峰谷分时电价不同,又形成76种电价。

  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则有独立电价。居民生活用电价格统一,一般工商业用电分可以适用单一制和两部制电价匹配电压等级形成电价。工业用电适用两部制电价,还添加装机容量因素,以100千瓦为分界。一般工商业用电和工业用电按照分时电价标准,总共有49种电价。

  依据上述算法粗略估计,北京总计有314种电价。其中对于季节性分时电价和峰谷分时电价的区别在于——是否更换成按四个时段收费的电表。据本报记者了解,更换、未更换的用户都存在。

  异化

  电是商品,但在更多的地方,电是一种政策工具。工业大省山东的情况就较为典型。山东省内划分为四个区域,除居民用电实行统一价格外,一般工商业用电、大工业用电和农业用电电价区域间不同。

  区域基础上,叠加电压等级、不同电压等级以及两部制电价,形成了山东基本的销售电价体系。居民用电外,有18个细类电价,四个区域,加上两种居民用电价格,山东电网共有74种电价。

  山东2008年前就实行了峰谷分时电价政策,2008年时政策经历少许调整,主要调整了高峰、低谷、平段划分的时间标准,并开始试行尖峰时段电价政策。同时将高峰、低谷时段电价按基础电价上下浮动50%改为上下浮动60%。尖峰时段电价按基础电价上浮70%。

  这一政策一直延续到今,青岛市物价局的一份电价表显示,高峰时段为8:30~11:30,18:00~23:00;低谷时段为23:00~7:00;尖峰时段为10:30~11:30,19:00~21:00。其余时段为平时段,执行基础电价。

  这意味着每个区域内,在分时电价下将衍生出72种电价,四个地区总计288种细分电价。

  山东还有一点较为特殊,即企业自备电厂多。2012年,山东全省发电装机容量达到7315万千瓦,企业自备1504.6万千瓦,企业自备电厂占全省装机两成。

  典型的如山东魏桥集团,主要产业纺织和铝业都是用电大户,早期开始就自办电厂,甚至电网都在厂区和职工区互通,甚至存在向外供电的情况,完全摆脱了国家电网成为“孤网”。

  本报记者在魏桥集团所在的山东滨州采访时,曾见识过魏桥属下电厂的电网贯穿在工业园区,工业园区与其职工宿舍周边浑然一体。

  不过当地官员称,魏桥的电厂并没有给厂区外的用户供电,只是在冬季时供暖。

  本报记者从当地了解的情况是,一些用户确实同时使用国家电网和魏桥电厂的电,魏桥电厂的电比国家电网便宜。

  有媒体去年曾报道,魏桥电厂对外供电较高的商用电价格为0.6元/度。如果用电量大,与魏桥集团的关系好,商用电价可以降低。魏桥集团的家属区,供电价格是0.35元/度,而家属区之外,国家电网的居民每度用电价格是0.5元多。魏桥集团旗下企业的用电价格不到0.3元/度,而当地的工业用电价格远高于此。价格优势吸引魏桥镇周边城镇的企业到魏桥集团来买电。

  包括魏桥集团在内,总计1504.6万千瓦的企业自备电厂,电价也是各有千秋。一家有自备电厂的煤化工企业领导层对本报记者说,一般的自备电厂变电站和输电线路都由企业出资建设,但属于电网的资产,并不都能做到魏桥一样形成“孤网”。

  国家规定电价外,还有各种优惠电价。山东聊城市茌平县招商局网页上称,该县工业园区内综合电价为0.47元/度~0.50元/度。同期,聊城所在区域的工业用电每度都在0.6元以上,加上两部制电价制度,价格将更高。

  这不是特例,山西省电监办曾称,大同为了引进富士康协鑫光伏项目,山西电监办“牵头完成了项目用电方案”。例子还有很多,举不胜举。地方的权宜灵活之计使电价更加复杂,一些地方还为企业提供电价补贴。

  “电价太多太复杂了,难以查清楚。”电力规划总院规划处原处长丁功扬对本报记者说。水电比重较大的电网还有丰枯期电价政策。

  模式

  “电价复杂的问题在于输配没有分开,电网公司盈利靠"买卖"差价实现,独买独卖妨碍了电价形成的简单化、市场化。”一位对电力企业非常熟悉的业内人士称。

  所谓独买独卖,是说电网公司包办了从电力上网到终端用户的整个过程。而输配电成本虽然是2002年启动的电力体制改革的应有之义,但至今并不清晰,原电监会只有平均的输电成本数据。

  在销售电价中,目前我国还随电价征收各种基金。全国政府性基金及附加主要有5项,即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农网还贷资金、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

  各地还有地方性基金,比如山东电价中含地方水库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05分钱。山西电价中含水资源补偿费、电源基地建设基金。

  北京还对采用离子膜法工艺的氯碱生产用电和年产能10万吨以上的电解铝生产用电电价,降低1.98分执行。山东对采用离子膜法工艺的氯碱生产用电电价,降低1.42分钱执行。各地的附加征收标准各种各样,举不胜举。

  输电和配电价格并不清晰,目前仍是笼统地通过销售电价和上网电价计算购销差价,统称为输配电价。剔除政府征收的各种基金和附加,“价差”部分是电网公司的收入。中国的电网公司包办了输配售电环节,如何改革一直存在争议。售电端价格多种多样,上网电价也很复杂。

  我国目前仍然由行政审批来规定发电电价,依据电厂的成本和核定上网电价,基本上一个电厂一个价格,甚至一个发电机组一个价格。

  近来在新能源领域有标杆电价政策,比“一厂一机一价”进步。不过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司长王骏在《什么是“水火同价”》一文中称“考虑成本因素,标杆电价就要设为多种,水电、火电、核电等,水电还按照各个水库不同的调节性能,分为日调节、月调节、季调节、年调节、多年调节;火电要分为脱硫、不脱硫、燃用高硫煤、低硫煤……”如此繁复,将使电价体系更加复杂,加上所有省区的情况,将造成一个庞大的电价迷宫。

  电价调整中,发改委出台一个上网电价平均上调幅度的通知,具体则细化到每个电厂调整多少,同期还需相应调整跨区送电的价格。

  客观上,复杂的上网电价造成同样的电却有不同的价格。不同类型的电厂出来的电,电价却差别甚大,比如水电上网价格就长期低于火电价格。

  繁多的电价造成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的价差也是有高有低,千差万别。从企业的角度,一般都会考虑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买便宜的电,再卖给出价高的用户,通过价差计算出来的平均输配电成本也缺乏借鉴作用。

  丁功扬分析说,电价越来越复杂,电价是审批权的体现,每个电价都对应着一次审批。

  尽管此前电力领域专家也多有建议,应实行输配分开,竞价上网,国家核定合理的输配电费用,逐渐形成一个市场化的电价机制。不过截至目前,电网独买独卖、获取价差的模式依然没有改动的迹象。

  改革

  一般用户对电价并不敏感,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执行中的目录电价在实际中更加复杂。原来的居民沿街住宅改为商业店铺后,因为电表没有更换,依然按照居民电价收费。在去年实行阶梯电价后,基础电量之外的用电按照较高电价收取电费。

  居民阶梯电价的电费与一般工商业用电的差距明显。发电厂的电价除了上述列举,还有更复杂的情况。而一般地方调整电价时都会注明统调火电企业、地方调度和自备几种情况。

  在建设电厂时争取获得更高上网电价审批外,为了执行审定的发电成本,国家和地方部门还要给各类发电机组平均分配发电量年度计划指标。 这给电网提供了很大的调度空间,指标之外电网企业更愿意购入现行价格便宜的电种,或压低发电厂的指标外电价。电价在复杂的基础上更加复杂。

  王骏在上述文章中呼吁,实行“水火同价”,实现电价市场化形成机制。

  对于复杂的电价,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本报记者说,电价本身意义不大,关键是看形成电价的机制,也即各方都在关注的电力体制改革的前景。不过在电网包办从发电侧到销售端整个过程的情况下,改革从何改起,各方并没有共识。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