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四月融资规模创纪录新高 货币热难敌经济冷

2013-05-14 16:19:07  来源:第一产经日报

  那么多的钱到哪里去了?这是4月金融统计数据出炉之后,很多经济学家开始思考的一个核心问题。

  央行日前公布的4月金融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1~4月社会融资规模为7.9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3.06万亿元。前四个月的社会融资规模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新高。4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1.75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7833亿元。

  毫无疑问,这是一组让人振奋的数据。但实体经济似乎并不领情,一季度GDP增速、4月PMI指数等宏观经济晴雨表均不理想,大幅低于市场预期。

  换句话说,中国经济似乎陷入了一个“货币热、经济冷”的怪圈之中。要知道,按照以往,大量货币投放出去之后,宏观经济往往应声而起。这一点,在2008年应对金融危机期间,展现得淋漓尽致。然而在当下,宏观经济的“货币药方”似乎失灵了。

  影子银行导演货币热

  央行统计显示,4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66.55万亿元,同比增长14.9%,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5个百分点。4月当月,人民币贷款增加7929亿元,较上月少增2671亿元,但同比多增1111亿元。

  “新增贷款回落一方面是因为经济增长回升较为缓慢,企业信贷需求不旺。另一方面,季初存款减少,存贷比压力也限制了银行放贷能力。”交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鄂永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但前期住房成交量回升带动当月按揭贷款保持高位,是当月新增贷款降幅不大、同比多增的主要原因。

  4月新增的7929亿元人民币贷款中,住户贷款增加3717亿元;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增加4203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仅增加1750亿元。

  整个1~4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55万亿元,仅仅同比多增4056亿元。真正导演前四个月社会融资规模创纪录的是信托贷款、委托贷款以及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等非传统信贷渠道。

  具体来看,4月份1.75万亿的社会融资总规模中,人民币贷款只有7929亿元,占比仅有45%。要是倒退六七年,新增人民币贷款在社会融资规模中占比往往高达八九成。

  而同期,非信贷的融资渠道,同比均出现大幅上升:委托贷款增加1926亿元,同比多增911亿元;信托贷款增加1953亿元,同比多增1916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2209亿元,同比多增1930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1900亿元,同比多1013亿元。

  M2增速创两年新高

  存款方面,央行统计显示,4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97.83万亿元,同比增长16.2%,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6个和4.8个百分点。

  4月当月,人民币存款仅较上月减少1001亿元,降幅明显收窄,去年同期为4656亿元。分部门来看,住户存款减少9341亿元,非金融企业存款增加3107亿元,财政性存款增加5224亿元。

  鄂永健认为,住户存款大幅下降受大量储蓄存款转为理财资金的影响,非金融企业存款一改以往季初减少的局面,这主要是因为外汇占款持续明显增加。

  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03.26万亿元,同比增长16.1%,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4个和3.3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30.76万亿元,同比增长11.9%,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1个和8.8个百分点。

  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沈建光认为,造成M2逐月扩大的原因,主要是国际资本大量流入的作用。目前,资本流入国内的趋势已经得到了包括外汇占款、外汇储备、结售汇、外贸数据异常等多方数据的证实。

  中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一季度我国新增外汇占款1.2万亿元,刷新历史纪录。大量新增外汇占款,推高了M2的增速。

  早在今年年初,决策层曾制定了全年M2增速13%以及CPI增幅3.5%以内的目标。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4月末,M2增速超过16%。从全年来看,M2的增速将很可能超过13%的目标值。

  “融资多增助推M2增速创16.1%的两年新高,推升短期通胀预期,使得货币政策存在收紧风险。”海通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债券研究员姜超认为,但随着货币余额的增加,货币对金融风险的贡献将高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货币保持高增速将越发困难,从更长期限看反而成为抗通胀的力量。

  货币刺激效应递减

  一方面,社会融资规模、M2等金融指标迅速攀升,显示了流动性的宽松;另一方面,实体经济似乎并不领情,一直呈现偏冷的局面。

  统计显示,2013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7.7%,较去年四季度的7.9%下降了0.2个百分点。这一增速明显低于国内外金融机构普遍预期的8%,也是去年四季度GDP增速反弹至7.9%后,再次波动回落。4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持续此前的下滑态势,与上月相比下滑了0.3个百分点至50.6,低于市场预期。

  “按照以往,金融统计的数据一上去,实体经济会有所起色。但从目前来看,这种现象并不明显。”宗良表示,如果把资金比作水,实体经济比作旱地,这说明水并未浇灌到地上去。资金没有通过贷款流向制造业等实体经济,而是通过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流向房地产、政府融资平台等。

  中国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认为,社会融资规模很大,但资金主要用于滚动前期的存量债务,增量部分实际上较少。

  根据刘煜辉的测算,2012年底,中国经济中非金融部门政府、企业和居民整体债务规模的估算是114.8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2012年GD

  P51.9万亿元的221%。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学家还称,社会融资规模庞大,但经济不好,可能存在一个原因:金融配置资源的效率较低,钱需要转几道手才能达到资金需要的部门。

  郭田勇认为,采取宽货币方式来刺激经济的方式效应正在递减。“就像打麻药的道理一样,越到后面需要的剂量越大。”他认为,未来经济依靠的是深化改革,不能再靠简单的货币刺激拉动经济。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