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丰酒重组被指多处违规 存国有资产贱卖等问题

2013-05-14 16:16:27  来源:中国企业报

  时间一推再推,条件量身定做,国有资产贱卖,监管形同虚设。

  本报记者 郝帅

  原本早就应该了结的宝丰酒改制又遭变故。事实上,宝丰酒破产重组程序从开始到现在已达10年之久(本报2012年12月25日曾报道过此事)。而这次拍卖是否能给破产重组长跑画上句点,似乎仍然犹未可知。

  5月3日,河南省宝丰酒业集团有限公司破产还债清算组发出《报名须知》。而此次拍卖所设置的条件,使得本想参与竞买的多路人马根本进不了竞拍的程序。

  这一做法引发了多方不满,“本次拍卖不是为了公开、透明、价高者得,拍卖所限制的条件根本就是为洁石集团量身定做的。”相关人士5月9日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更加严重的是,宝丰酒厂拍卖似乎还存在监管不力,国有资产被贱卖等问题。”这表明,宝丰酒又一次走到了重组的十字路口。而这次拍卖程序从启动开始就遭到了多方的质疑。

  十年破产未终结

  “现在经营着宝丰酒厂的并不是酒厂本身,而是‘化身’为宝丰酒业的洁石集团。它一直以租赁的方式经营着宝丰酒厂,每年的租赁费仅有260万元,而宝丰酒在2010年的销售额就已经近10亿元。” 宝丰酒厂原职工代表5月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2002年10月,健力宝集团和宝丰县国有资产经营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出资设立“宝丰酒业有限公司”,租赁原宝酒集团(即宝丰酒厂)的厂房设备和场地进行生产和经营宝丰酒。此后,宝丰酒所有包装、广告、宣传的经营主体都由宝酒集团换为宝丰酒业。

  “2002年10月至11月,宝丰酒业和宝酒集团连续签署多份协议,将5个商标、土地、门面房、2500吨原酒、成品酒14万瓶等核心资产卖给前者,且价格远远小于这些资产应有的价值。” 宝酒集团职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而正是因为这些财产的转移,才使得宝酒集团变得资不抵债,从而破产了。”

  2005年,健力宝由于其原董事长张海被捕而产生动荡,随即开始从宝丰酒业抽身。2006年4月,宝丰县洁石建材有限公司将健力宝集团持有的85%股份买断从而接手宝丰酒业,之后仍履行原协议,以每年260万元的价格租赁经营宝酒公司至今。

  事实上,宝酒集团本应在2月7日被拍卖,1月23日的《河南日报》第10版曾经刊登了拍卖公告,而宝酒集团破产管理领导小组相关工作人员也在拍卖之前通知了记者并邀请记者参加,但此次拍卖并未成行。

  对于没有成行的原因,宝酒集团破产还债清算组组长刘中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撤拍是因为我们经验不足。”刘中原说,“当时设定的是公告期满15天拍卖,没想到竞拍企业都集中在公告截止日期前三天内报名,留给资料审查核对的时间不足48小时,那些路途遥远的竞拍企业我们根本没有时间上门审查核对,无法在规定时间内确定其是否符合条件。再者,站在债权人方面考虑,硬拍卖对其也是不公平的。这次拍卖虽然符合法律‘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的规定,但为平等保护竞买人和债权人的合法权利,所以暂缓拍卖。”

  因为此次拍卖的延期,使得之前宝酒集团破产管理领导小组相关工作人员给记者提供的《宝酒集团公司破产改制日程表》无法执行。同时该日程表载明的,“2013年5月17日至5月23日宝丰县法院将裁定终结破产程序”亦被打乱。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