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轩坐享土地升值收益 取消生产环节获地140亩

2013-05-14 11:33:1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追踪 上海国轩松江电池项目

 

  ·追踪 上海国轩松江电池项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戴高城 发自上海

  5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了《松江电池项目生变上海国轩持 “特供”土地或成赢家》。5月13日,这一猜测终成事实。上海松江区政府在其官网发布消息称,“决定取消(上海国轩)在松江的所有生产环节,项目用地初步考虑用于市场营销、技术培训、展览展示等。”

  据早前报道,松开V-40号地块的140亩项目用地,正是政府为上海国轩生产所定制的土地。但随着生产环节取消,该地块并没有收回。这意味着上海国轩这家工商注册经营范围为“销售”的公司,已经不用再建工厂就可获得140亩土地。据业内人士称,目前该地块至少已升值1倍有余,上海国轩在这个不需要“开工”的项目上已稳赚1亿元。

  随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继续深入调查发现,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上海国轩的大股东,以下简称合肥国轩)的主打产品磷酸铁锂电池并无核心专利技术。通过对合肥国轩实力分析可以看出,要在松江电池项目生产线投入高达5亿元,成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投资。

  无核心专利技术存风险

  据合肥国轩官网介绍,该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新型锂离子电池及其材料的研发、生产和经营,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大型高新技术企业。”主要生产 “磷酸铁锂正极材料、BMS管理系统以及储能型和功率型铁锂电池等十多个系列产品。”

  关于磷酸铁锂电池的专利技术,早已引爆了一场国际专利大战。据日信证券一份锂电子行业深度分析报告称,NTT(日本电话电报公司)在日本申请了全球第一个磷酸铁锂材料专利,但该专利申请人涉嫌剽窃美国德州大学JohnB.Goodenough博士的成果,2008年10月NTT被迫赔偿HQ(加拿大魁北克水电公司)3000万美元,而NTT同时将其所拥有的磷酸铁锂材料专利授权给德州大学。

  事实上,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的专利起源于德州大学,真正的发明者是其奥斯汀学区的力学工程教授JohnB.Goodenough博士。在这项专利竞争中,还牵扯到多家有实力的公司,首先是魁北克公司,该公司是从德州大学获得独家授权的单位。

  目前关于磷酸铁锂碳包覆的专利以魁北克公司、蒙特利尔大学和法国工程中心CNRS为专利所有权方,其协商成立的LiFePO4+CLicensingAG专利联盟则负责管理全球的LiFePO4专利授权。

  另一方面,美国A123公司也拥有磷酸铁锂材料的工艺改性以及电池产品方面的专利,尽管2006年德州大学和魁北克水电公司诉A123侵犯其第一个磷酸亚铁锂美国专利(UTUS5910382),随后A123反诉。

  直至2011年11月,长达5年之久的A123与德州大学关于磷酸铁锂专利纠纷案终以和解方案收场,而对于A123所有涉案专利,德州大学撤回诉讼并将涉案专利许可给A123。

  合肥基地类似手工作坊?

  2013年1月,美国政府批准中国万向集团收购A123公司的民用业务部门,这意味着万向目前拥有A123在磷酸铁锂方面的专利技术。万向方面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证实,“万向对A123的收购包括A123除军工业务之外的所有资产、业务、知识产权和人员。”

  2003年3月,加拿大魁北克水电公司等专利权利人以申请号为PCT/CA2001/001349的国际申请为基础进入中国,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发明专利申请,专利名称为“控制尺寸的涂敷碳的氧化还原材料的合成方法。”于2008年9月获得授权(授权公告号CN100421289C)。专利共125项权利要求,覆盖了包括磷酸铁锂等多种正极材料及其主要制造技术,是一个典型的“超级圈地型专利”。

  2010年8月,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向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加方专利无效请求,以 “专利不具有新颖性”、“专利技术缺乏创造性”、“专利文件修改超范围”、“专利权利要求得不到说明书支持”等7方面理由向中国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请求裁定加拿大公司专利无效的申请。

  2011年,在中方诉讼后,加拿大魁北克水电公司等专利权利人在答辩期间,迫于一些无法抗辩的事实,调整了应诉策略,庭审前主动放弃了14项权利要求。

  2011年5月28日,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对加拿大魁北克水电等公司的发明专利做出无效决定,对修改后的111项权利要求宣告全部无效。

  不过,加拿大魁北克水电公司等专利拥有方不服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的无效决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案件至今仍未宣判,将直接影响行业前途。前期参与其中的关联企业有十几家。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一次性缴纳1000万美元专利入门费,或者是每吨磷酸铁锂缴纳2500美元,这场专利官司对于中国磷酸铁锂电池行业和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至关重要。”

  资料显示,尽管合肥国轩磷酸铁锂电池的生产能力可以排进前9位,但其并无自有技术,合肥国轩一位负责人也曾在上海新闻网上表示,“目前在合肥的生产基地还是"类似于手工作坊的第一代电池工厂"。”

  而万向在采访时表示,“万向已经站在国内行业前沿,一定程度的开放和包容是必要的,只要有利于技术创新、有利于市场成型、有利于产业成长,万向愿与其他企业合作发展、协同努力。”其同时也认为,“对于其专利技术,万向当然要妥善保护。”

  更为重要的是,2011年上海汽车与A123系统香港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上海捷新动力电池系统有限公司,双方共同开发、生产和销售车用动力电池系统,而上海国轩目前唯一的客户正是上汽申沃,无疑上海国轩在专利技术和市场上都对万向集团造成了影响。

  投资5亿建生产线存疑

  在《每日经济新闻》5月7日的报道中,记者对合肥国轩财务信息、生产能力、销售情况做了详实调查,调查显示合肥国轩要想完成电池项目10亿元的投资几乎不可能。

  记者进一步调查后发现,在松江电池项目中,上海国轩的电池厂生产线设备投资高达5亿元,分别用于建设年产2亿安时的锂电池电芯生产线与年产5亿安时的锂离子电池PACK线。

  而资料显示,合肥国轩本土还拥有1000吨/年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生产线,1.25亿安时/年的电芯生产线及4亿千瓦时/年的电池成组生产能力。

  合肥国轩的财务报表显示,合肥国轩固定资产在2010年、2011年和2012年分别为0.9亿元、1.37亿元和1.45亿元。通过简单换算,上海国轩的生产线并不比合肥国轩多多少,甚至原料都没有在松江生产,那么上海国轩工厂生产线为何要花费5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松江区管委会一位负责人,其表示,“上海国轩去年底就已经拿到建设工程许可证,但迟迟未开工,今年已经延期一次,如果再延期就要重新办理。”对于延迟的原因,该负责人统称由于“企业因素”。至少现在来看,上海国轩已经无需为能否建起这5亿元的生产线而烦恼。

  松江建厂迷雾

  早前,合肥国轩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在那边建不建无所谓,不建也没什么影响,市场还在我们手里,我们要的是市场。”对于这样一个可建可不建的项目,缘何一定落户松江?这与上海国轩总经理曹深铭或许有着一定的关系。

  资料显示,上海国轩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松江区小昆山镇广富林路4855弄108号403-1,而曹深铭本人的多家公司也在小昆山经济园区,如上海宝安钢铁炉料有限公司、上海东能电力燃料有限公司、上海西山物资发展有限公司等。

  曹深铭与合肥国轩的最大联系是前者是后者的第四大股东,2011年,上海显实投资合伙企业(有限企业)出资516万元入股合肥国轩,曹深铭正是上海显实的法人代表。

  除了以钢铁行业为主外,记者在以其姓名搜索的过程中发现,曹深铭或许与多起上市公司的投资有直接关联,在新疆汇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辽宁红阳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均出现曹深铭,但是否为同名同姓者,记者预向其本人求证,但上海国轩电话始终无人应答。

  合肥国轩在技术、资本存在诸多风险因素的情况下,使该项目在松江落户,通过了由松江区经委牵头的项目评估小组的评估,并形成了项目评估书,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

  无论是要求上海国轩完成两年内投资7.22亿元,还是当初土地签订时的准入产业类型,松江电池项目在所有生产环节取消后,上海国轩仍拥有140亩土地,这都违背当初土地转让时所签订的协议,那么后续该如何处理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联系了松江区经委,在发去采访提纲后,对方一位王姓主任以要准备资料和等待领导安排为由,让记者等候消息,而昨日(5月13日)其又致电记者称,“将由松江区宣传部统一安排。”截至记者发稿,仍未取得对方回应。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