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建8.3亿招待费内幕:铁企为中标竞相行贿

2013-05-14 10:08:41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摘要:根据中铁建年报显示,中铁建2012年业绩很好,集团实现营收4843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达到了85亿元,但业务招待费也高达8.3亿元,相当于全年净利润的10%。中国铁的招待费为什么会这么高?这些钱都花在了哪些地方呢?

  铁道部窝案:罗金保不是部长中间人

  本刊记者 戴小河 赵静 / 文

  “我不是丁书苗与刘志军的中间人。”当侦办铁道部窝案的专案组办案人员讯问中铁集装箱运输公司原董事长罗金保时,原本以为罗金保跟丁书苗关系密切,可以供出关于铁道部长刘志军的线索,没想到,罗金保交代了一堆跟丁书苗毫无关系的受贿情节。

  丁书苗是晋城市沁水县人,罗金保是吕梁市临县人,两人是山西老乡。罗金保38年的铁路生涯中有32年在山西度过,而丁书苗也是靠着山西的车皮生意渐渐发家致富的。

  外界盛传丁书苗与刘志军搭上线是罗金保的功劳,接近该案的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中纪委将罗金保找去后,本意是要了解丁书苗与刘志军的事情,结果组织一拍桌子,罗金保吓得把任职以来知道的事都讲了,除了说出自己的受贿数额,还交代自己曾因为去山西打猎,向原大同市公安局局长申公元借过一支猎枪,还有250发子弹。”

  “这下倒把组织给弄蒙了。”上述知情人士说,在丁书苗眼中,罗金保就是一个小喽罗。《证券市场周刊》获得的司法证据表明,罗金保受贿4700多万元,其中2700余万元最终被专案组查获上缴国库。

  “罗金保这人很小气,收了钱也舍不得花都藏在家里,最后办案人员在他家中查抄了一堆现金。”知情人士表示,罗金保共有32笔受贿行为,开庭时检察官对每笔受贿进行质证时,罗觉得很没面子希望尽快开完庭,所以对每一笔指控都认,3个小时就把庭开完了。

  意外中枪

  罗金保不是丁书苗与刘志军的中间人

  将罗金保拉下马的“干将”是申公元,而非丁书苗与刘志军。

  本刊获得的司法材料显示,2010年4月,与罗金保往来密切的申公元被山西省纪委查处。罗金保把之前收受申公元的600万元火速般地退给了申公元的家属。

  退赃后,罗金保觉得这样做还不够,他又紧急向铁道部纪委写了一份“坦白说明书”,报告自己之前一共收过多少钱,什么时候退了多少。

  半年后的2010年10月,“诚实”的罗金保被免职接受调查。

  罗金保出生于1956年8月,太原理工大学工业企业管理工程专业毕业,大学学历。其实,还不到16岁的时候,罗金保就进入了铁路系统,那是1972年4月。当时,他是火车锅炉的烧煤工,后来当上了司机。

  这名草根的铁路仕途并不轻松,从其履历来看显得有些平庸。1994年12月,38岁的罗金保被任命为北京铁路局临汾分局副局长,这相当于一个副处级干部,又过了5年才走到该局党委书记的位置上,此时已经43岁。

  2004年10月,48岁的罗金保走出山西,出任石太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兼北京铁路局副局长。2008年3月,已经52岁的罗金保因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宋德玺因贪污、受贿被铁道部纪委双规而被空降至乌鲁木齐铁路局(下称“乌局”),出任该局局长。2010年,罗金保被调回北京,出任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丁书苗比罗金保年长一岁,1955年出生于山西沁水县,正因为这层老乡关系,让罗金保在查处刘志军案时意外中枪。外界认为,罗金保是丁书苗攻陷刘志军的先头部队,作为二人权钱交易的中间人角色。

  据公开资料显示,丁书苗又名丁羽心,曾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在沁水农村生活的时候,她就以吃苦耐劳、富有爱心的品德和敢作敢为的个性而闻名乡里,大家都说她是女能人。20世纪70年代末,丁书苗的生意从卖鸡蛋开始做起,后来开了小饭馆,又经营车皮,承包煤运公司,再后来她来到北京,创办自己的经贸公司、投资公司,拥有亿万资产。

  在发展壮大的同时,丁书苗也开始自身形象的塑造,她像许多暴发户一样,头顶着眼花缭乱的头衔: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博宥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名誉主席,北京市女记者协会常务理事,2007年当选为中国十大系列英才——诚信英才,2008年博宥集团荣获扶贫救灾爱心企业。

  《证券市场周刊》多种信源表明,让一个铁道部长俯首听命于一个农妇的背后,安排丁书苗与刘志军交易的是另有高人,丁书苗只是前台的棋子。接近罗金保的人士表示:“在刘志军面前,罗金保就是个小罗喽,人家根本不理他,怎么可能听他摆布呢?”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铁路系统都知道刘志军与丁书苗的关系,一直图谋升迁的罗金保也曾找人与丁书苗搭过线,尽管两人都是山西老乡,但由于罗金保职位太低,丁书苗不把罗金保放在眼里,没想到罗金保最后却因她中枪。

  据了解,罗金保关押期间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得服用多种药物,其大儿子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妻子失去工作,生活十分困难。

  铁企为中标竞相行贿

  巨额招待费并非空穴来风

  在罗金保的收受的财物中,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铁”,601390.SH)和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铁建”,601186.SH)最为阔绰,占据榜单的半壁江山。

  2012年12月24日,罗金保受贿案由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借用哈尔滨中级法院法庭开庭审理。他穿着便装走进法庭,神态憔悴。前来旁听庭审的有20多位都是罗金保的亲人,这是2010年10月接受调查以来,家人们第一次见面。

  司法资料显示,2005年5月至2010年6月期间,罗金保在任石家庄-太原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以及呼和浩特、乌鲁木齐铁路局局长等职务时,在铁路建设招投标过程中,先后多次非法收受中铁、中铁建所属10个单位和个人贿赂款物,共折合4700余万元人民币。

  《新京报》援引其辩护律高子程师的话说,罗金保很后悔收钱,但是都是同一系统的,有的还是企业老总、书记打招呼,不能不收,不收会得罪人家。

  高子程在给法庭提交的辩护词中说:其受贿行为发生在特定的环境中、特殊的氛围里,有身不由己的因素。长期以来,铁路系统被称为“独立王国”,在铁路系统内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潜规则”,罗金保作为个体,无力对抗行业规则,因而随波逐流,犯下大错。辩护人认为罗金保固然有罪,但他也十分可悲可叹,恳请法庭本着“治病救人”的方针,从宽处理。

  中铁和中铁建之前都属铁道部管辖下的负责铁路设计和施工的机构。2000年前后完成资产重组与铁道部脱钩,2003年国资委成立后即划归国资委管理,后来又陆续上市。但是,时至今日,其主要订单仍主要来自铁道部。脱钩之后,一局到十局属于中铁集团,十一局到二十五局属于中铁建集团。

  根据中铁建年报显示,中铁建2012年业绩很好,集团实现营收4843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8%,达到了85亿元,但业务招待费也高达8.3亿元,相当于全年净利润的10%。

  中国铁建的招待费为什么会这么高?这些钱都花在了哪些地方呢?中铁建总裁赵广发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天下公司》记者采访时对此回应称:这纯属扯淡。

  根据《证券市场周刊》掌握的证据显示,中铁与中铁建在多个工程投标中均向铁路局领导赠送财物以求得关照,而这些“公关费用”有部分就以招待费、经营费用等形式入账。

  中铁和中铁建下属各局相对独立,自收自支,竞争激烈。中铁电气化局为中标向莆线和京九南段电气化改造工程,该局副总经理李汝军单单公关原南昌铁路局邵力平就砸过去300万元。

  司法资料显示,中铁、中铁建属十个集团有限公司行贿罗金保1067万元人民币、美元15万元(折合人民币116.1355万元)、欧元36万元(折合人民币346.821538万元)、路虎神行者越野车一辆(价值人民币64.7623.14万元)、欧米茄牌手表一块(差价人民币24.5085万元)。

  2008年3月,罗金保空降乌鲁木齐,出任乌局局长。司法资料显示,罗金保到乌鲁木齐的前五个月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到了2008年8月,中铁十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十局”)副总经理黄新宇为请罗金保帮助承揽喀和(喀什——和田)线铁路工程,送给罗金保10万元?当年12月,十局中标上述工程SD标段?12月末,黄新宇再次送给罗金保美元5万元(折合人民币34.2125万元)?

  罗金保履新乌局收到第一笔10万元后,罗金保在乌鲁木齐工作期间就不断有贿款入账。2008年9月,中铁二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二十一局”)副总经理孟广顺请罗金保帮助承揽红柳河至阿拉山口铁路电气化改造工程,送给罗金保人民币50万元?11月,二十一局中标上述工程S2标段?

  2008年10月,中铁十一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十一局”)总经理赵晋华请罗金保帮助承揽喀和铁路工程,在北京市裕龙大酒店送给罗金保欧元10万元?12月,十一局中标喀和铁路工程Sl标段?1 2月底,赵晋华在北京市裕龙大酒店送给罗金保人民币400万元?

  2008年11月,中铁二十二局进团有限公司(下称二十二局)董事长刘国志请罗金保帮助承揽乌准(乌鲁木齐——准格尔)线铁路工程?12月,二十二局中标乌准线五彩湾至将军庙段Sl标段铁路工程?为感谢罗金保,在刘国志的安排下,二十二局所属一公司董事长秦培文将人民币70万元交给罗金保指定的原山西世德能源集团公司司机余庭福,余庭福将该款交给罗金保?

  2008年12月,中铁建电气化局总经理郑斌请罗金保帮助承揽兰新线红柳河——乌西铁路电化改造工程,送给罗金保欧元1万元?2009年1月,中铁建电气化局中标上述工程DS2标段?中铁电气化局也不甘落后,2009年1月,中铁电气化局总经理刘志远送给罗金保20万元,请罗金保帮助承揽兰新线(兰州——乌鲁木齐)铁路电化改造工程,当月,中铁电气化局中标兰新线红柳河至乌西段电化改造工程DS1标段?

  罗金保除了收受现金,还喜欢车。2009年7月,轮阿(轮台——库车,特尔希克——喀拉玉尔滚——阿克苏)铁路站前工程招标前,罗金保给拟参与投标的一局总经理和民锁打电话,要求一局为其购买一辆路虎神行者越野车?和民锁指派一局北京信息中心主任许珂购买一辆墨绿色路虎神行者越野车,共计花费人民币64.762314万元,并于2009年8月交给罗金保妻子贾淑萍?之后,罗金保授意乌铁局主管工程建设的副局长吴建在招标过程中对一局予以关照?2009年8月,在吴建的具体经办下,一局中标上述工程ZH3标段?

  在罗金保的受贿清单里,有一块欧米茄手表最为传奇。2009年4月16日,十二局喀和、哈罗项目部副经理刘之友请罗金保在2009年上半年“信誉评价”时给予关照,给罗金保购买一块价值26.37万元的欧米茄牌手表,罗金保收下该表并将自己所戴一块雷达牌机械手表交换给刘之友?同年7月,罗金保将该局的信誉评价排名由第三位提升到第二位后上报铁道部?2010年8月,罗金保将欧米茄牌手表丢失后,用一块雷达牌石英手表(价值人民币1.8615万元)将上述雷达牌机械手表从刘之友处换回?

  司法资料显示,罗金保最早的受贿记录为2005年5月,当时罗金保任石家庄——太原客运专线筹备组组长,罗金保在家中接受中铁隧道局集团有限公司的10万美元贿款。2010年4月,山西省纪委调查大同市公安局长申公元,曾经收受申公元600万元的罗金保立即退回贿款。申公元的落马依然没有给罗金保敲响警钟,2010年6月还收受了500万元的贿赂。

  罗金保收受的贿款属于中铁跟中铁建他们的公关费吗?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中铁隧道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的话说,所谓招待费,说白了就是吃饭、送礼这些迎来送往的公关费用。他说今年中铁隧道招待费预算为1100万元,比去年降了200万元。“为了工程中标而各处打点的费用是摊派在工程报价上面的,账面上看不到。”王表示。

  铁路局长与包工头的生意

  除了财大气粗的中铁和中铁建外,还有一名“疯狂”的新疆私营企业主王浩生,他贡献给罗金保的钱财高达1750万元。王浩生多次请求罗给予关照时,罗都以需要找“北京王总”协商向其收取财物。

  自罗金保调任乌鲁木齐后,王浩生几乎成了他的“金主”。

  2008年6月,王浩生请罗金保帮助承揽新疆铁路隧道工程,罗金保表示即将招标的库俄(库车西-俄霍布拉克)铁路支线控制工程可以承包给王浩生,但谎称有相关领导已答应将该工程承包给他人,需王浩生支付“转让费”,王表示同意。

  同年9月,罗金保指派原临汾铁路局同事贾洪平在乌鲁木齐塔里木大酒店收取王浩生“转让费”150万元。之后,罗金保将参与投标的隧道局董事长郭大焕找到乌鲁木齐,二人商定:罗金保帮助隧道局中标库俄工程,隧道局中标后分出部分工程给王浩生。

  随后,罗金保授意吴建在招标过程中对隧道局予以关照。同年10月,隧道局中标库俄工程SK标段。中标后,隧道局与王浩生协商,隧道局付给王浩生664万元,王浩生不再具体参与施工。为感谢罗金保,王浩生送给罗金保100万元。

  2008年底,王浩生与中铁七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七局)副总经理刘林山商定,王浩生通过罗金保帮助七局承揽铁路工程,七局付给王浩生好处费。2009年2月,王浩生请罗金保帮助七局承揽乌准铁路五彩湾-将军庙段铁路工程,罗金保谎称需通过“北京王总”找铁道部相关领导运作此事,王浩生在天津购买了一辆奔驰越野车让他送给“北京王总”。

  2009年4月,七局中标上述工程S4标段,并付给王浩生好处费806万元。

  2009年8月,七局总经理刘永红与王浩生商定,由王通过罗金保帮助七局承揽铁路工程,七局付给王浩生“好处费”。。王浩生请罗金保帮助七局承揽轮台至库车等四段增建第二线三电工程LASD标段,罗金保第二次谎称需找“北京王总”。

  此后,罗金保以送给“北京王总”为名,指派其五弟罗乃平在北京市收取王浩生300万元。同年11月,罗金保第三次以送给“北京王总”为名,指派乌铁局副总工程师卢继明在西安市收取王浩生400万元。

  2010年1月底,七局中标上述工程。七局中标后,付给王浩生好处费100万元。同年2月初,罗金保第四次以送给“北京王总”为名,指派卢继明在西安市收取王浩生人民币200万元。

  2010年3月,一局副总经理郭秀春请罗金保帮助承揽哈密铁路货车南环线站前工程,罗金保承诺尽力帮忙。

  同年4月,罗金保调至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任职。工程开标前,王浩生与郭秀春商定,王浩生帮助一局承揽哈密铁路工程,一局中标后部分工程给王浩生施工。

  6月,一局中标上述工程。工程招标期间,一局主要竞争对手七局因出现工程事故被停标,故一局中标后否认王浩生为自己提供帮助而拒绝履行约定。王浩生向七局刘永红提出可以帮忙让一局将哈密铁路工程部分工程分给七局,刘永红因此让下属郑州公司付给王浩生700万元运作此事。

  6月上旬,罗金保第五次以送给“北京王总”为名,派贾洪平在北京市收取王浩民人民币200万元。同月下旬,罗金保第六次以送给“北京王总”为名,将王浩生预先放在北京市裕龙国际大酒店房间内的人民币300万元取走。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