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能集团探矿权低价转让追踪:受益方闪现官员

2013-05-14 09:41:3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如果国企未经评估将探矿权转让给国企,可能只是程序的缺失;但如果国企未经评估就将探矿权转让给民企,并且价格明显低于真实价值的话,那么则可能涉嫌国有资产流失。

  近日,国家审计署对中国华能集团公司(下称“华能集团”)所做的2011年度财务收支审计报告显示,2011年,华能集团未经评估就将2009年收购的邵寨煤矿探矿权,按照当初收购时的原价5.37亿元,转让给其与北京大地满力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大地能源”)合资成立的灵台邵寨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灵台邵寨”)。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大地能源公司是一家民营公司,并且有迹象显示其可能并没有开展实质性的经营业务。另一方面,从当时的煤炭市场行情等相关因素来看,华能集团2011年转让探矿权的价格偏低。

  华能集团的上述行为是否存在国有资产流失?华能集团相关负责人昨天对本报记者表示,已责成华能甘肃公司对邵寨煤矿探矿权进行评估,并以评估后的价值转让给灵台邵寨公司。

  谁是大地能源?

  从公开资料来看,灵台邵寨公司现由华能集团控制和运营,大地能源和华能集团对邵寨煤业各自持股的比例仍然未知。

  接受华能集团探矿权转让、与其成立合资公司的大地能源公司十分低调,几乎没有任何有关该公司的公开资料。

  本报记者在北京市工商局的网站查询得知,大地能源公司成立于2011年2月18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项目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施工总承包,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利泽中一路1号办公A1503B。

  昨天,本报记者赶赴大地能源注册地址发现,该办公楼并没有大地能源的入驻信息,在其注册地址15层,全是标识为大地工程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地工程”)的办公地点,没有看到任何有关大地能源的信息。

  大地工程公司的两位员工告诉本报记者,似乎听说过大地能源公司,但完全不知道大地能源有何具体业务。

  记者通过北京市工商局的查询系统了解到,大地工程公司的注册地址与大地能源位于同一办公楼同一楼层,注册资金也是5000万元,是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民营企业。

  大地能源和大地工程到底是何关系?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大地能源有三家法人股东,大地工程出资2000万元,占其注册资金的40%,是第一大股东;另外两家股东为北京满疆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和星部落(北京)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是民营性质的公司,各持股30%。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大地工程主营业务与煤矿工程建设相关外,另外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零售图书、电子出版物、影视策划、会议会展等,与煤矿毫无交集。

  探矿权“原价转让”存猫腻

  根据灵台县官方网站发布的信息,邵寨煤矿位于甘肃灵台县东部的邵寨镇东郭、东坪、干槐、新民、三坡5村境内,探明地质储量2.44亿吨,其中精查储量为1.44亿吨,煤质为低中灰、低硫、中高热值不粘煤,区内地质构造简单、煤层赋存稳定、瓦斯含量低、开采技术条件相对简单,具有极高的开采价值。

  本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了解到,2005年4月,甘肃省政府将灵台煤田邵寨勘探区探矿权配置给了灵台县自来水公司;2009年6月,灵台县自来水公司以5.37亿元将探矿权转让给华能甘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2009年6月,邵寨煤矿筹建工作全面启动。

  邵寨煤矿设计年生产能力180万吨,服务年限50年,估算总投资15.7亿元,建设工期为36个月。目前还处于建设过程中。

  2011年,华能集团将邵寨煤矿探矿权转让给灵台邵寨公司时并没有进行估价,而是直接以原价5.37亿元进行转让。

  当时该煤矿的真实价值应该是多少呢?河南神火公司2012年6月向潞安集团转让山西省左权县高家庄煤矿探矿权的估计模式可作为参考。两家公司当时聘请的资产评估公司以煤矿的保有资源储量、利用可采储量、矿山服务年限、原煤价格、年销售收入、固定资产投资等方面作为考量因素,做出了估价。

  河南神火公司2008年2月取得该煤矿探矿权时支付的资源价款是5.1568亿元,截至2012年6月转让前,该公司累计投入6.4845亿元(含探矿权资源价款),最终以47亿元转让给潞安集团。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对于华能集团转让的邵寨煤矿来说,仅就煤炭价格和前期投资来讲,其探矿权价格应该远超原价。

  “从2009年到2011年,煤价一直处于上涨行情,比如动力煤就上涨了100多元/吨,而且当时仍然预期煤炭行情看涨,所以邵寨煤矿的价值从2009年到2011年肯定是上涨的。”金银岛分析师戴兵对本报记者说,而且该煤矿资源储量情况较好,所处地理位置也比较好,运输便利,经济价值肯定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上升的。

  此外,灵台县官网2011年11月发布的一篇消息还指出,从邵寨煤矿启动建设到当时,已累计投资4.25亿元。

  一位国有能源企业高管对本报记者称:“只要是涉及民营企业的探矿权转让,都必须要进行资产评估,否则就肯定是国有资产流失。华能当时以原价转让,低估了价值,这更是国有资产流失了。”

  利益输送给了谁?

  大地能源与华能集团到底有何牵连,其为何能够与华能集团组成合资公司低价获得探矿权权益?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暂未联系上双方对其作出解释,在公开资料方面也没有两者的关联信息。那么,大地能源背后的控制人到底是谁?

  工商资料显示,大地能源的法人代表是周少雷。另据了解,周少雷还是大地工程公司的总裁。

  大地工程公司网站发布的信息介绍说,周少雷1982年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综合利用系选煤专业,曾任原煤炭工业部选煤设计研究院院长、中煤国际工程集团北京华宇工程公司总经理、煤炭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兼任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选煤分会理事长。

  从上述信息来看,周少雷在煤炭行业有较深的资历,并且有公职背景,但并无资料显示其与华能集团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而大地工程作为大地能源的控股股东,其法人代表、董事长谢美华可能才是大地能源实际的控制者。

  大地工程的网站并没有发布谢美华的简介,从公开资料上也难觅其来历。有关谢美华的公开报道都是与大地工程业务相关的一些日常工作,其与大地能源、华能集团的交往和关系依然是个谜。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