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硕士城管自述:月薪5000元常上晚班习惯挨骂

2013-05-13 17:08:33  来源:人民网

  5月10日凌晨2点,在昏黄的灯光下,城管李明(化名)巡视着上海市主干道上来往的车辆,一些掉土严重的土渣车是严查对象。

  这是一份苦差,更是一份容易被“妖魔化”的职业。去年7月份,李明考入上海某区城管大队,拥有硕士学位的他和其他高学历新人一起,成为媒体焦点。

  相似的一幕如今再次上演。今年上海青浦区城管招人引来百名硕士报名,最终包括16名硕士在内的55人进入招录名单。

  其实拥有硕士学位的城管并非上海独有,近几年北京、广东、江苏、安徽、湖北多省市都有硕士进入城管队伍。

  李明把硕士争当城管的现象归结为就业压力和城管工作的稳定,但他并没有仅仅把这份工作视作一份生计,对于未来,他有着一个独特的“大城管”构想。

  一份苦差

  李明当时像许多大学毕业生一样,一边投简历、面试,“碰碰运气”,一边考公务员。“考城管被录取了,我就过来了。”

  2011年上海城管开始参照国家公务员待遇,城管招人通过上海公务员招录等方式,李明通过公务员招录渠道进入城管大队。

  参照公务员待遇具体来讲,就是通过上海公务员招录进入城管大队的人员,虽然编制仍是事业编制,但是薪酬待遇及福利等与公务员一样,这包括解决上海户口问题。

  李明所享受的公务员待遇并非人们想象中那样丰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李明入职后有一年的试用期。

  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试用期拿固定工资,只有3000多元,而这是包括各种补贴的所有收入。今年7月将转正,月收入在5000元左右,年收入大概在6万~8万。在上海的高房价下,他只能租十几平方米的房间。

  正式进入工作岗位后,李明发现这份工作和刚入职时想的不一样,苦多了。

  “正常来说我是周一到周五工作,周六周日休息,但是能休息还是幸运的,这个不能保证。”李明告诉记者。

  李明最近值晚班,从晚上7点值班到第二天早上7点。他有时凌晨一两点去市主干道上巡查,主要对象是一些掉土严重的土渣车。“一些城乡接合部工地较多,掉土严重污染路面,扬尘也影响周围居民生活。我们巡查发现后责令清理,严重的还将罚款。”

  虽然巡视马路辛苦,但他认为这还是好的。“工作累就算了,你还要每天处在一个挨骂的工作环境。在这种环境你心情是不可能好的,但是我们城管还是要好好做事。”

  习惯挨骂

  与夜市摊主打交道是李明日常工作之一。“一些居民打电话投诉这些夜市摊扰民,我们就得赶过去处理。夜市摊上喝醉的顾客大声嚷嚷,啤酒瓶乱扔,烧烤的油烟吹入居民家里,这些干扰了居民的正常休息。”

  李明称,城管首先会对夜市摊主宣传教育,告诉他们的经营行为违反了哪些法规。执法队员在这中间少不了与摊主有口角,因此被骂也属正常,但“我们仍坚持教育为先,惩罚为后。经过教育后,摊主还不改,我们就采取暂扣物品等处罚措施”。

  暂扣与没收不一样,后者是强制性处罚,而暂扣的物品会在一段时间内还给摊主。如果摊主最终不来领取,拍卖物品的款项会上缴国库。

  城管与摊贩冲突已经不是新闻,李明觉得经营夜市摊都是些贫苦百姓,收入低。城管为了公共利益,不让他们乱摆摊,这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冲突有时难免。小摊贩作为传统上的弱势一方,舆论也更偏向他们。

  “城管执法系统只要有处理夜市摊这一职责,我们城管挨骂难以避免,形象也难以翻身。”李明说。

  事实上,国内存在着过度“妖魔化”城管的现象,网络上的城管形象,一般总是伴随着打人、抢劫、羞辱他人等恶名,几乎等同于暴力执法的代名词。

  中央民族大学法治政府与地方制度研究中心主任熊文钊告诉本报记者,其实城管与摊贩打交道只是它几百项职能之一。城管是城市的综合治理者,负责维持公共秩序。

  上海城管大队执法范围从整治占道或堆物、惩罚小区毁绿种菜或改车位、取缔无证乱摆摊,到拆除违法建筑、监管工地、查处地沟油摊点、捕杀禽流感的载体等等。

  “强势行政部门认为难做的事情,一般让我们城管局来做。”李明告诉记者。

  就业压力

  刚入职时,李明和其他硕士同事起先还聊聊工作,后来都不聊了。“这就是一份工作,普普通通的工作而已。”

  繁琐劳累的工作压力下,市民的肯定让他选择继续坚持这份普通的工作。“上海人的维权意识高,一些市民会积极投诉违规现象比如垃圾占道、夜市摊扰民等等,我们解决问题后,他们会表扬我们,我感到比较荣耀,而且同事也积极评价我的工作。”

  但这一次城管再度成为新闻,和社会舆论无法将硕士和城管这两个关键词联系起来有关。对近期上海青浦区城管招录的硕士研究生,李明认为并不新奇,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的就业形势。

  “现在就业压力这么大,而且这份工作稳定,一些难就业的专业硕士选择考这份工作也很正常。因为现在上海公务员除部分公安、监狱外,均要求本科以上的学历,城管队员最低也要本科。”李明告诉记者。

  与李明当时直接报考城管不同,他的一些硕士同事考公务员时第一志愿并非是城管部门,而是事后被调剂到城管部门。上海女生硕士选择城管越来越多,她们更多的是做内勤,工作相对轻松。

  针对这一现象,不少舆论甚至认为,硕士当城管是堕落。

  熊文钊认为这种观点太偏激。他告诉本报记者,社会对城管岗位有偏见,一方面希望城管自身素质高些,另一方面当素质高的博士、硕士当城管时,又觉得这是堕落,这也反映了公众自身的矛盾。

  熊文钊称:“我主张城管行政、执法分离,一部分是举证办案的队员,他们是城管的执法主体,需要专业高素质的人才来担任。另一部分队员负责协助调查、维护秩序的工作,比如巡视马路等。两者好比法官和法警的关系。”

  其实上海每个区的城管大队也的确由两大部分人员组成,一部分是通过公务员招录或专项招录进入的正式员工,比如李明本人。他们拥有事业编制,享受公务员待遇。

  另一部分是通过社会招聘的上述工勤人员,他们没有事业编制,只有固定薪水,主要协助前者执法。

  “大城管”畅想

  在将近一年的工作中,李明也在思考如何把工作做得更好。“城管处于行政管理的末端,仅仅局限于终端执法,我们的职责在于堵。比如道路污染和渣土偷倒问题,需要绿化市容局把好审批关,而不是简单发证,也需要环卫加大洒水力度,清理现场。但如果只是靠城管处罚,是不能从整体上解决问题的。”

  以上海为例,环卫、绿化市容、城管、市政几个部门并列,互不隶属,一些职能划分过细,无法协商,而像周边南京、杭州一些城市均整合了相关部门,发现问题,直接内部解决就可以了。可是在上海,几个部门各自为政,不好协调。

  李明称:“我觉得把环卫、绿化市容、城管、市政几个部门的相关职责可以整合在一起,这种‘大城管’思维可能更有利于推动城市管理迈出新格局。”

  对于李明的建议,熊文钊表示赞同,他认为几个部门的职能划分太细,不利于社会网格化管理,多头监管也会对商家、居民造成更多不必要的干扰。相关职责能整合在一起可以减少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

  在被问及未来的人生规划时,李明表示,他也不能确定自己人生的下一步在哪里,“但这份工作多苦都没有放弃,我还会坚持”。

  (第一财经日报)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