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气大量放空之痛

2013-05-13 13:23:49  来源:新金融观察

  “供不应求”几乎是近两年国内天然气供需关系的常态,天然气受到了各路资本的热捧,油气公司一方面急不可耐地向海外大举并购天然气资源;一方面在国内积极探索像页岩气、煤层气这样的非常规气源,然而却忽略在油气资源重叠的开采平台上,数量不少的天然气正在被燃烧放空。

  新金融记者 郗岳

  放空的天然气

  大部分油气田,不管是在陆地还是在海上,平台建造者都会竖起一杆高高的“火炬”,用来燃烧和放空无法消纳的天然气。

  苏新(化名)是一名海上油气开采平台的生产负责人,每次坐在倒班船只上看到远远燃烧着的“火炬”,就从心里提前进入了工作状态。

  “按照目前的油田开采阶段,每天开采出来的天然气有70万立方米左右,而其中燃烧放空掉的天然气大概有十几万立方米。”苏新说,不过这个放空量非常不稳定,受开采过程中油气层压力变化的影响。

  原始油井产出的天然气叫伴生气比较合适,而苏新所在油田的地质构造又决定了原油脱气比较严重,所以天然气放空量比较大,这也是最初勘探和平台设计没有准确预料到的情况。

  天然气放空量同时受到下游承载能力的影响。上述平台的下游天然气处理厂的日消纳能力是40万立方米左右。此外平台自用于发电和员工生活采暖的只有不到20万立方米,用不完的只好放掉。

  最极端的情况是,有时一天开采出40立方米左右的原油,其中有7万立方米左右的伴生气产出,对于重视原油产量的开采企业,这样悬殊的油气产量比例让人十分烦恼。

  “对于国企,每年的原油增产任务就是硬指标,不得违背。而油井一旦放产,伴生气猛增就无法控制,这很矛盾。而下游处理厂承载能力的扩容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苏新说。

  “在国内外油气田生产过程中,最初都存在放空天然气的现象,尤其是新井完钻固井试油时或多或少都会有气体排出,只能放空。”中国地质大学石油工程系教授谢从姣告诉新金融记者,燃烧放空天然气是一个常见现象,看起来确实是浪费,但在以前的技术水平下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2012年10月24日,世界银行下属减少天然气燃烧全球伙伴关系组织(GGFR)发布,全球每年白白烧掉1400亿方天然气,分别超过欧洲最大天然气消费国和生产国消费和产量的1/3,燃烧放空天然气产生的碳排占全球工业排放的4.5%。包括俄罗斯、美国、中国在内的全球20个国家燃烧放空天然气是加剧气候变暖的重要原因,每年有价值500亿美元的天然气被白白燃烧。

  此外,世行要求到2017年相关各国政府和企业将放空天然气燃烧量再减30%,因此减少的二氧化碳排放相当于6000万辆汽车年排放总量。

  被忽视的现实

  新疆当地人有句玩笑话:“油鬼子来了以后我们的哈密瓜都不甜了。”谢从姣在新疆焉耆盆地油气田考察时发现,当地的油气井产出大量的天然气,除了极少部分为分公司取暖供热水之外,大部分都烧掉了。

  “如果你在现场,就能看到油井旁有个小矮房子,里面呼呼冒热气正是在燃烧天然气,而井旁边就是周围老百姓的麦地,当地人为了防止点燃麦子还要挖沟隔离。”

  由于燃烧放空的天然气使得气温升高,所携带的污染物对当地农作物影响也很大。谢从姣印象深刻的是,当地产的小西红柿,长得很好但皮很厚且吃起来不甜,据说只能加工成番茄酱出口。

  不管是陆地还是海洋的油气田,放空天然气都会对附近生态造成影响。苏新告诉新金融记者,天然气燃烧所产生的二氧化碳会影响到海洋生物正常繁殖。

  和油气生产企业负责人聊天中,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发现,作为产业链上游的生产者,对于如何降低放空天然气量并不重视,因为相对于每年庞大的产量,放空量微乎其微,且天然气下游的销售业绩,生产者并不关心,这也不在他们关心的范畴之内。

  单一油气井微小的放空量,日积月累也会形成惊人的浪费。在天然气供应日趋紧张的形势下,国内开始重视这种浪费,而比较好的方法是回收利用发电。

  三大油公司也开始重视放空天然气的回收问题。中石油下属的新疆陆梁油田利用放空天然气的发电,满足了陆22井区的动力需求,也解决了石南21井区前期开发评估的供电问题;中石化通过燃气压缩机处理天然气回注到调储罐并注入井下再利用,提高了石油采收率;中海油则采取压入海底天然气管网外输的方法处理放空的天然气。

  针对每个油田的情况,总体来说是回收的少放空的多。中投顾问任浩宁告诉新金融记者,回收放空的天然气需要技术和设备的投入,单一基础性设备需要上百万,且不包括场地维护费、升级改装费等,这是一项很大的支出。

  为了高效利用天然气,扩展下游承载能力和客户开发也是一道难题。谢从姣曾经询问焉耆盆地的油气开采方,为什么不把剩余的天然气供给当地的焉耆市,开采方的回答是,电力部门不愿意出资改管线、买设备,以及利益分配不好协调。

  “生产的天然气到民用气要经过很多环节,如输送设备、管线、处理等。另外,气价低使得石油企业不愿意废物利用,把天然气处理为民用,宁愿放空烧掉。”谢从姣说。

  “天然气销售利润远远低于原油,且终端价格受到国家管制,这是生产企业缺乏动力的最重要原因。”苏新认为,原本在下游客户开发中不难解决的问题,也会因为企业缺乏积极性而停滞不前。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