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桥胎动30年终成现实 背后三方盘算

2013-05-11 08:40:43  来源:华夏时报

  5月5日深夜,港珠澳大桥的“深海初吻”(海底隧道首节沉管与人工岛暗埋段对接)在浓浓的夜色下完成。

  由于涉及各方利益,30年来,港珠澳大桥先后经历了建与不建、大桥的线路走向、投融资方式以及海关的查验模式等诸多问题的争论,如今“深海初吻”的成功,代表着这座世界上投资最大、跨度最长的跨海大桥由一个模糊的概念,正在强劲生长成可触摸的现实。

  按照总体方案,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耗资约327亿元、整体工程估计逾700亿元,建成后对香港、澳门、珠海三地经济社会一体化意义深远。正因为如此,三地对此均态度谨慎。仅大桥名称从最初的伶仃洋大桥到粤港澳大桥,再到现在的港珠澳大桥,就可看出博弈之激烈。如今,大桥建设虽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可三方的博弈却仍在继续。

  投资额剧增

  从1983年香港合和实业主席胡应湘首度倡议修建“伶仃洋大桥”到2009年港珠澳大桥正式动工,这座“世纪工程”就从未停止过争论——谁投资、投资比例如何分配、环评问题、技术难点,乃至该不该建,更令这个超级梦想数度搁浅。

  作为最直接的受益方,当年胡应湘的提议最先得到珠海市委书记梁广大的积极响应,珠海甚至拿出了修建大桥的具体方案,并在1997年得到中央政府的批准。多年来,内地各方积极推动项目的进程,但遭遇了“内地热,香港冷”的尴尬。直到近年来,香港的危机感日益增强,才开始对其作出积极反应。

  2001年,胡应湘再次提出修建港珠澳大桥,并在大屿山西北海岸建设新货柜码头。当时,胡氏的提议引起相当大的回响,并引来了和黄集团董事总经理霍建宁的强烈反对,霍表示建造港珠澳大桥缺乏经济效益,“因为现有的水路运输,利用珠江航道,已足以把香港和珠江西岸各地联系起来。”

  香港浸会大学地理系教授李思名分析,“建桥后,深圳无疑会受到影响,因为来自珠江西岸的载货车辆,包括出口贸易的货柜车,可毋需经过深圳,直达香港,这样一来,便会削弱深圳赤湾、盐田等港口的货物吸纳能力。”影响之下,香港和黄集团所拥有四成八权益的盐田港码头,吞吐量亦难免受到影响。

  大桥兴建与否的争议背后,是复杂的经济利益格局的重新调整。而就在2009年动工之后,更是遭到环保人士的强烈质疑。东涌居民“朱婆婆”认为大桥的环评报告不符合相关环保法规要求,向高等法院起诉并获胜诉,令多项大桥工程“急刹车”。后港府不服上诉得以胜诉,大桥等多项工程才得以重启。但大桥工程因此延误至少9个月,使本已不堪重负的工程造价进一步上扬,据称,仅香港方面的直接损失就达88亿港元。

  香港的“谨慎”

  从香港政府对计划由最初的冷淡到后来的倾力支持,便可看出港珠澳大桥对香港有诸多裨益。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