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称高速公路免费15年损失收费1年可挣回

2013-05-09 14:10:30  来源:山东商报

  “受免费政策影响或可延长收费”,公众对于道路收费的指摘,被这么一个导火索引爆了。企业没赔钱,我们也没沾光。网友的无奈,谁亏谁赢的质疑,触及的正是“收费之痛”。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最初本是利国利民的政策,可如今却陷入“收费还贷,越收越贷”的恶性循环。这背后,有各方利益的纠葛,也有政府还利于民的踟蹰不前。

  在公众的预期里,取消道路收费不会一蹴而就。但对管理部门而言,表明态度,需要惠民之举的持续发力。记者王斌从财政部长谈“契约” 看“免费”之后谁亏谁赢2012年8月2日,中国政府网挂出了“国发【2012】37号通知”,该通知就将要施行的节假日道路免费政策开宗明义:“为进一步提升通行效率和服务水平,方便群众快捷出行”。

  免费之后,“企业没赔钱,我们也没沾光”。公众对于道路收费的指摘,往往一个导火索就能引爆。

  就在昨日,当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改意见开征民意的消息一出,眼尖的网友就挑出了“收费公路若受免费政策影响或可延长收费”这一条“围观”起来。

  新京报微博快评直指其中的“猫腻”——每年几天的收费公路免费却可能换来收费期延长。节假日免费延长收费再找补回来,收费公路可是一点都不吃亏。这是还利于民,还是给民众下了个套?

  巧合的是,《作家文摘》 在4月9日曾刊文《“契约先生”楼继伟》,文中提到新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对“高速免费”措施有过这样的看法:政府说免费就免费,是不是涉及违约?如果不遵守契约,又不补偿,以后还有哪个投资商愿意投资高速路?如果政府全部补偿,这么多的高速路,是否补得过来?

  北京晚报评论员苏文洋就此感概:免费政策为什么几乎所有高速路公司——不管投资商是国有还是民营都无人反对,且也没有投资商表示今后不愿意继续投资高速路?在苏文洋看来,“因为政府和投资商不讲契约在先,原本说是‘借贷修路,收费还贷’,银行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政府一纸公文将高速路转给自己投资办的公司收费,且一收二三十年,有些公路早就收回投资了,还在继续收。”而他的一句“盐是从哪里咸的,醋是从哪里酸的”,更让公众对公路收费政策有所“共鸣”。“叫停一些收费公路的关键障碍,并不在地方财力,不在收费还贷运营模式,不在少数垄断企业的环肥燕瘦,而在于政府的决心和作为。”而《中国青年报》去年10月12日的一句评论,则从侧面为这场“围观”作一个注脚。

  收费公路,终究还是公路,其公益性不应被忽视与蚕食。政府若想真正发挥公路的作用,方便群众出行,真得拿出魄力,收费这笔账,得算精明。

  “天价过路费”案戳痛收费“顽疾”2010年12月,只有小学文化的河南农民时建锋因为被指控用假车牌让自己的两辆货车偷逃过路费368万多元,被河南平顶山市中院以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200万元。虽然此案最后“峰回路转”,但轰动一时的“天价过路费”案,依旧成为了戳痛公众对道路收费“顽疾”不满的那根针。

  《钱江晚报》2011年1月的一篇调查稿件披露,在河南当地,有业内人士称引发“天价过路费”的郑尧高速总投资额为83亿元,投资建设者为中原高速,其资产构成中有5条高速公路和两座黄河大桥。据称,很多高速都是多家出资,“这些公司投资肯定是要回报的,高速公路自然就成了摇钱树。”有意思的是,在很多地方走收费高速,无论货车超载到什么程度都能上去,只是需要在出口处交纳大笔过路费。这都被质疑是放任超载、借机敛财。“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最初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政策,也正是在这个政策的支持下,中国公路网30年间实现跨越。然而,30年后,这项政策下的中国收费公路,似乎正在陷入“收费还贷,越收越贷”的恶性循环,渐渐成为一大民怨。

  网友曾经喊出,中国的公路收费一直是国民的伤痛。而我们透过收费之痛,看到不只是人们心有不平,还有冲卡撞死收费人员、“天价过路费”在内的极端事件如影相随。“每一个收费站,都像一台规模巨大的拔毛机、抽血机。每一个收费站,都像一条国境线,切割着地方利益的边界。”网友的比喻,让多少车主唏嘘不已。

  “假日 途”对标出 “免费资源”的稀缺以往假期,都是铁路一票难求,航空运输和普通公路也饱和。而高速公路除了收费站“添堵”外,整个车道的利用率并不饱和,因为“高价”把很多车拦在了外面。有媒体算过账,夫妻俩人从北京自驾到广州,高速通行费单程即要上千元,而T字头的列车硬卧也只要一张票450元,相比之下驾车要昂贵得多。

  免费上路,却堵在了路上。做广播操、踢毽子、遛狗……2012年中秋国庆假期,满心欢喜的车主们却遇到了这样的囧途。宁愿冒着堵车的风险,也要争食这高速路的“免费蛋糕”——有车一族的无奈,凸显的正是高速公路资源利用的不均衡。也正是如此,有专家已开始反思:高速公路该不该在假期免费?是否该平日免费,假期收费?

  但靠“削峰填谷”来疏解高速路之痛,还只是一种理想化的方案。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孝德认为,高速公路全面取消收费是政府要办的一件大事,但必须是渐进式的,不能一蹴而就。节假日免费政策只是传达出了政府解决这一问题的姿态。

  有专家指出,节假日取消高速公路收费是临时性免费。目前舆论呼声最高的是遇到恶劣天气或突发事件时应临时取消收费。而在今年4月20日芦山地震发生后,交通运输部就迅速做出了决定:为方便救灾,灾区高速路免费通行。与此同时,全国各地许多高速公路也对抗震救灾车辆予以了免费放行。

  专家认为,随着取消收费呼声的加大,临时性免费的措施可能会越来越多,当临时性免费多到一定程度,变成一种常态时,可能就会逐渐过渡到彻底地取消收费。当然,这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关键字: 公路管理 高速公路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