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莱斯勒和菲亚特的命运二人转

2013-05-08 13:15:43  来源:财富中文网

  2007年在克莱斯勒公司(Chrysler)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背后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原因:当年5月14日,戴姆勒克莱斯勒公司(DaimlerChrysler)宣布,将克莱斯勒集团(Chrysler Group)80.1%的股份作价74亿美元出售给赛伯乐资产管理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这等于是公开承认,它的跨国、跨文化并购以失败告终。当时,克莱斯勒的市值仅为1998年并购前1998年市值的一个零头,而且自并购后,它的状况便开始每况愈下。一年之后,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宣告破产,在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中,政府被迫于2008、2009年向克莱斯勒公司注入巨额资金。但2009年8月30日,它还是宣告申请破产重组。

  这家公司差点就在手术台上宣告不治了。正如史蒂文?拉特纳在他的专著《全面整改》(Overhaul)中所述,政府派出的汽车业特别工作小组几乎每次开会都会为了如何处置克莱斯勒公司而来上一场辩论。获得了经济顾问的少数票支持后,有关该公司存亡的决策问题最终直接由白宫来拍板。而奥巴马总统决定,克莱斯勒公司应该获得救助。据拉特纳称,这个决策的理由是,“投资60亿美元让克莱斯勒重获生机要比投个几十亿美元直接葬送它要好得多”。经过了更多扣人心弦的激烈谈判后,美国政府最终决定将克莱斯勒20%的股份连同其运营控制权拱手交给菲亚特公司(Fiat),以换取菲亚特的技术和管理专长。

  菲亚特的技术对克莱斯勒来说到底贡献几何比较难以衡量,但菲亚特的管理对它产生的作用倒是毋庸置疑。2005年到2009年,克莱斯勒的销量从230万辆一路下滑到931,402辆,去年则大幅反弹回到了170万辆。在前任东家戴姆勒和赛伯乐的管理下,克莱斯勒始终无法获得投资,产品在业内毫无竞争力可言。首席执行官马尔乔内非常明智地懂得,如何能利用最少的资源将克莱斯勒的汽车和卡车最大限度地升级换代,并让克莱斯勒获得了长达37个月的持续增长。尽管它的轿车业务距离业内龙头还落后甚远,但在皮卡和运动型多功能车(SUV)上克莱斯勒现在已具备了充分的竞争力。

  换言之,多亏马尔乔内和菲亚特,克莱斯勒避免了被清算的厄运,保住了300,000个工作岗位,现在已经重新成为一家富有活力的公司——这让人更难以理解为什么现在合作双方非要争得不可开交,弄得底特律也不得安生。原因可能是,菲亚特一度拯救了克莱斯勒,而现在克莱斯勒却要开始拯救菲亚特了,这真让一些人抓狂。

  这个想法在2009年可能还显得很不靠谱,但今天却成了现实,而克莱斯勒并不是唯一一家正把欧洲汽车厂商拉出泥潭的美国公司。目前,欧宝(Opel)和福特欧洲(Ford of Europe)正分别靠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福特汽车(Ford)北美分公司供养着。欧洲正深陷财政危机,加之人口老化,工会势力强硬,产能迟迟得不到削减,使强大如大众汽车(Volkswagen)这样的公司也陷入了混乱。

  欧洲市场深陷衰退,从来就不算强者的菲亚特快要溺水而亡,而这回轮到克莱斯勒向它抛出救生圈了。菲亚特现在拥有克莱斯勒58.5%的股份,而马尔乔内想要买下剩下的41.5%。在他已和本国政府达成协议的情况下,100%拥有克莱斯勒就能让他最终把两家公司的资产合并在一张报表上。克莱斯勒现在正在赚钱,而菲亚特则在烧钱,所以克莱斯勒赚来的现金实际上要用来养活菲亚特。

  而让事情复杂化、进一步激起底特律怒火的是,马尔乔内想买的41.5%股份是属于联合汽车工会(UAW)志愿员工受益人协会信托基金(VEBA)的。这部分股份是2009年美国政府援救汽车厂商时赠与联合汽车工会用于支付退休员工的医保费用的。但对这部分股份的实际价值实际上双方意见存在分歧。联合汽车工会声称这些股份值115亿美元,而马尔乔内想付的钱则要少得多:只有46.8亿美元。

  双方争执不下已让底特律的汽车工人们群情汹涌。工会成员们担心,如果达成有利于菲亚特的协议,就会让他们的医保费用面临被掏空的危险。实际上,只要一想到美国人的钱正用来救助一家意大利公司,一些人就会恨得咬牙切齿。知名博主彼得?德?洛伦佐最近曾经在博客里写道:“克莱斯勒是靠美国政府给的大把银子度过危机的,也是靠你我这些美国纳税人出的钱转危为安的,可马尔乔内现在居然要用克莱斯勒来养活一家日子快要过不下去、名叫菲亚特的公司。”

  但在这场争论中的双方都忘了一个事实,在克莱斯勒公司破产案中不光是菲亚特尝到了甜头,联合汽车工会也得到了好处。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一项分析称,克莱斯勒的首轮担保债权人仅获得了29%的偿付,第二轮担保债权人则分文未得。克莱斯勒的供应商也是两手空空。而按照法律规定,估计自己欠VEBA 88亿美元的联合汽车工会也应该空手而归。因为在有权索取偿付的各方中,它排在所有担保债权人之后。但拉特纳的团队所看的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它后来把重组后的克莱斯勒55%的股份给了VEBA,再加上价值46亿美元的票据。

  拉特纳指出,这些股份是由VEBA而非工会持有的,并且没有投票权。他在书中写道:“这些股份绝大部分都是没有投票权的。我们经过计算发现,联合汽车工会在医保福利上打了很大的折扣,至少有40%。所以说,联合汽车工会确实承受了痛苦和风险。”

  特拉华州的法官将决定到底采用哪方的数字:马尔乔内的,还是工会的,或是两者中间的某个数字。不过他们都不应该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双方都已经获得了超出预期的价钱。

  如果判决更偏向工会,那就会超出菲亚特的融资能力。不过,还是得把宝押在马尔乔内身上。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会计师,他对自己提出的数字了如指掌。他已经在很多场合证明过,自己是个令人生畏的谈判高手。而且他似乎下定决心要打造一个规模庞大的汽车帝国,在21世纪的市场上竞逐驰骋。

  正如他上周向分析师和记者们所宣称的那样,“这次谈判结束后,不管我们是全球第六大还是第一大汽车厂商,都没什么关系。我们不是奔着排名去的。唯一有意义的是,作为一家联合公司,我们有足够的规模和覆盖面,可以称自己为一家真正的全球性汽车公司。”

  希望他能如愿以偿。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