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轮胎回收利用乱象:没啥工艺 搁在炉子上焖就行

2013-05-07 17:40:26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唐山市玉田县窝洛沽镇,一条连接周边主要村落的道路上,不时有满载废旧轮胎的货车和拖拉机驶过,扬起阵阵灰尘。道路两侧一些没有围墙的厂子,废旧轮胎堆积如山;部分废旧轮胎热裂解处理厂刺鼻的蒸气飞腾……

  这里是河北省内废旧轮胎回收利用链条中的关键一环。在河北的邯郸—衡水—唐山这一地理走廊里,一条废旧轮胎回收、分销、加工、制成品销售的完整链条已经形成。“邯郸收完之后发包到河北乃至全国各地的‘作坊式’企业,其中一个加工基地在唐山,做成的再生橡胶或者其他东西,然后又流往衡水等地。”有业内人士如是介绍这条产业链条。

  然而,由于缺乏有效治理,这是一条蒙上污染阴影的灰色利益走廊。中国轮胎翻修与循环利用协会会长朱军介绍,废旧轮胎大概有4种专业方式处理,分别是旧轮胎翻新、废轮胎生产橡胶胶粉、生产再生胶和热裂解生产燃料油、炭黑等产业。后两者中的污染比较突出。

  4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数次赴邯郸、衡水、唐山三地实地探访。由于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的缺失,废旧轮胎回收环节散乱,加工环节污染严重,带有污染印记的制成品甚至进入部分知名轮胎企业。

  邯郸—衡水—唐山形成的废旧轮胎回收灰色走廊,是中国废旧轮胎缺乏规范处理的一个缩影。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消费国,汽车工业带来的尾气排放污染已经受到政策层面的高度关注,但废旧轮胎回收过程中造成的环境破坏问题则远未得到应有的重视,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随着机动车数量的膨胀,国内每年产生的废旧轮胎已经超过1000万吨,其中只有60%左右得到无害化处理。换言之,每年超过400万吨的废旧轮胎是通过高污染的热裂解等方式处理掉的,对空气和人居环境造成的破坏不言而喻。据专家估算,仅这一部分就创造了一个超过60亿的灰色市场。如何对灰色地带进行有效规范已成当务之急。

  灰色市场肇始:野蛮生长

  邯郸——回收环节

  “每天都有来卖废胎的,多的时候每天有好几百条。”指着自家院子里堆积如山的废旧轮胎,张来运(化名)向记者表示。

  张来运在废旧轮胎回收这个行当已经有些年头,因为收的都是二手货,操作模式上并无特别之处。尽管有时候有人送货上门,但更多的时候,他“每天起大早开着车出去,到后半晌或傍黑时才拉着收购的废旧轮胎回村,也有的人在外边一住就是三四天,那是开着大车跑远路的”。

  席庄村隶属邯郸市曲周县白寨乡,在这里,像张来运一样起早贪黑做废旧轮胎回收营生的村民占绝大多数,有的人还设立了回收企业,这门生意俨然是村里的支柱产业。

  回收废旧轮胎中的利润,因轮胎质量好坏存在极大差别,“有的一条胎能赚几十块,也有的一条能挣上百块的”。一条旧胎收购只需几十元,很少超过100元,这些或好或坏的废旧轮胎有时候仅仅经过简单粘补、修面后再转手给加工厂家,价格也随之涨到三百到五百元甚至高到千元。巨大的价差,让当地人获利颇丰,甚至因此致富。

  上世纪60年代席庄村村民已经开始涉足废旧轮胎回收的行当,历经50多年的发展,已形成强大的购销网络,现在每年废旧轮胎的交易量达12万吨。

  像张来运这样从事废旧轮胎回收会得到不少支持,“比方说像银行贷款这方面,你说干轮胎的,它就贷给你,支持你”。

  此外,廉价的场地费用则助推了回收产业野蛮生长。“像一亩地,这一年大概是1000块钱。”张来运说。而席庄村因为有占地超过3000亩的“存放基地”,成为全国最大的废旧轮胎集散地之一,目前每天进出席庄村的废旧轮胎量超过5000条。

  此外,这些小企业在税务上也难言规范,“民营企业嘛,小型企业没什么开税票,等于你创造了这个利润,政府支持你”。

  据记者实地调查,上述各种变相优惠以及回收暴利的驱使,让废旧轮胎回收的产业在当地四处开花。目前,除了席庄村,附近的艾苔村等村子从事这一行当的人越来越多。多数情况下,席庄村仅是作为废旧轮胎回收的集中点,经过简单处理,这些废旧轮胎会被全国各地的废旧轮胎加工企业拉走,很大一部分则流向了河北唐山。

  不过,尽管席庄村的回收量庞大,但由于没有相应的责任机制,整个回收并不成体系,且因为小散乱造成监管不易。

  放在中国废旧轮胎回收整个版图中,席庄村极具代表性:蓬勃发展而又散乱无章。包括江苏、山西等废旧轮胎比较集中的区域,其回收现状亦跟曲周县类似:粗放、小企业居多。

  由于缺乏健全有效的回收制度,中国很大比例的废旧轮胎得不到回收。尤其是,中国尚未建立起有效的轮胎生产、销售、使用者的责任延伸制,制度的缺失令废旧轮胎回收的每一个加工环节埋下严重污染的隐患。

  2012年中国产生废轮胎2.83亿条,重量达1018万吨,但无害化回收利用率仅为60%左右,大约250万吨的废旧轮胎被小作坊用于造成严重污染的非法炼油。而由于早就建立起了轮胎生产者、销售、使用者责任延伸制等配套制度,欧美发达国家有效回收利用率已经达到90%左右。

  小作坊里的大污染

  唐山——加工环节

  邯郸席庄村的商户大多只负责废旧轮胎的收购,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废旧轮胎一部分被长期驻扎在当地的南方客商直接拿走,另外的则销往河北周边,唐山市玉田县便是其中一个主要接收点。

  在玉田县的窝洛沽镇,处处可见小作坊式的废旧轮胎处理厂。其中一种处理方式则是“打钢砂”,也就是将废旧轮胎里的钢丝抽出来打碎,其最终产品用在钢结构等领域。

  本报记者从一家打制钢砂的私营业主家里看到,院子里有两个火炉,每个炉子上面摞满了一人高的轮胎,浓烟从轮胎圈里不断地往上蹿。“没啥工艺,就是点上炉子后,把轮胎圈子搁上面就行。”该私营业主称,因为现在天气凉,炉子要多焖一会,大概要焖一个小时。

  该私营业主告诉本报记者,打钢砂所用的炉子花不了多少钱,而专门打制钢砂的设备在1万~2万元。“我们收来的废轮胎吨价在2000元左右,打出的钢砂价格为4000元一吨,一年赚十万八万的。”他说,好的时候一天净赚四五百元。

  打钢砂只是废旧轮胎回收的一个途径。生意社橡胶分析师孙琳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介绍称,河北是个集散中心,废胎加工业和轮胎翻新都很发达。“废旧轮胎可以直接粉碎做成胶粉,还可以经过脱硫生产再生胶,按照一定比例添加到新制轮胎中,再就是通过热解方式分解出重油、炭黑等重要化工原料。”

  据介绍,胶粉主要用于防水建材行业及公路、跑道铺垫等领域,像橡胶沥青卷材、防水油膏等,体育场跑道、飞机跑道均会用到废旧胶粉。再生胶则主要用作橡胶制品的软化剂、涂料防腐防水材料、兽药等方面,而重油因为比较黏稠,难挥发,被广泛应用于工业用重油发电机组和重油燃烧器等设备。

  孙琳所讲的几种主要废旧轮胎处理方式,在玉田县的窝洛沽镇上都可见到。记者走访唐山等地发现,在窝洛沽镇,几乎每家门口都堆满了废旧轮胎;镇上鞋底厂、橡胶厂的招牌亦是随处可见。据调查,整个小镇,多达上百家报废轮胎加工企业分散在各个村子。

  与上述打钢砂造成的污染相比,废旧轮胎生产再生胶和热解的污染更不容忽视。据悉,废轮胎处理的主力军是再生胶生产,但传统再生胶的污染问题始终未彻底解决。“再生胶生产之所以污染,主要是它像咱们的高压锅一样,是一个罐,在高温高压下,从缝隙里跑出来,有污染的就是这种气。”朱军表示,目前废轮胎生产再生橡胶每年大概300万吨,而国内90%企业采用的都是这种脱硫罐。

  “能解决污染但需要投入,大企业在生产中仅一套设备就有近千万元,小企业肯定达不到。”业内人士介绍称,生产再生胶的都是粗放型的小工厂,如果没有环保机器,生产过程肯定存在污染。

  投入少、有回报,正是当地人“热衷”废旧加工的驱动力。但利润的获取,却是以环境污染为代价换来的。

  记者徒步沿街采访时注意到,除了极少数规模企业外,窝洛沽镇从事废旧轮胎加工的大多是家庭小作坊企业,很多厂子不仅没有任何环保设施,甚至连堆砌轮胎的围墙和栅栏也没有。而这个小镇的空气中始终弥漫着燃烧废旧轮胎的味道,空气刺鼻难闻,令新进镇子的人难以忍受。

  当地一家药房人士称,一些常年在镇上打工的人,第一年很多都不适应这个环境,“环境已经是这样了,总要有个适应的过程”。“环境对我们有影响,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忍着、受着呗。”窝洛沽镇民众告诉本报记者,这种糟糕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七八年时间。

  不仅是空气污染,橡胶厂排出的废水废渣污染同样堪忧。记者实地调查发现,在窝洛沽镇,紧挨一些橡胶厂的地方有条小河,里面污水横流,一些河段已成暗绿色,各种生活垃圾随处都是。“我们镇上建了一个污水处理厂,主要是排水系统都得统一弄,现在我们计划5月份都得开工。”窝洛沽镇党委副书记王明存称。

  王明存回应,“县里环保局专门有工作队,会定期过来检查,群众也反映这种情况,我们已经了解到这个情况,也会采取完整的措施。”

  但政府工作的迟缓,让当地的环境状况一再恶化。“现在定的调子是环境综合整治,根据全镇的整体情况,这个事情已经在进行环境整治了。”王明存说,目前当地质监部门刚刚开始弄(这个事)。

  废旧轮胎回收利用中的污染问题并非窝洛沽镇独有。根据朱军的介绍,目前,国内废轮胎加工企业约有2500家,但仅有60%的是符合规范的企业。“污染问题在国内的确存在,一些小作坊、土法炼油厂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获取盈利,对行业造成很坏影响,现在是国家大力打击的对象。”

  朱军说,协会已经要求规范企业通过环保设备解决这一问题。数据显示,目前行业内大大小小企业约有2500家,有705家企业属中国轮胎翻修与循环利用协会会员单位。

  本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目前,工信部已牵头研究一项新的热解技术,可以防止污染外泄,但这项技术还在不断推进,并没有完全到工业化生产的阶段。同样作为处理再生胶污染的一个方向,一种叫常压螺旋连续脱硫的方式能否完全做到零污染,仍在论证阶段。

  谁买“带污”产品?

  衡水——销售环节

  邯郸—唐山—衡水已经形成一个废旧轮胎回收完整链条,在这个利益走廊里,衡水是产成品销售的最终环节。部分废旧轮胎经过违规处理后,流入一些大型知名企业。

  “邯郸收完之后发包到河北乃至全国各地的‘作坊式’企业,其中一个加工基地在唐山,做成的再生橡胶或者其他东西,然后又流往衡水等地。”有业内人士称。

  与邯郸靠占地堆放轮胎不同,衡水有中国最大的废旧轮胎制成品批发市场,同时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再生胶(废旧轮胎回收后的主要产品)批发市场。

  一些知名轮胎厂甚至是橡胶城老板的重要客户。

  据一位橡胶城企业负责人称,不仅有普利司通,像北京首创轮胎有限责任公司、山东玲珑轮胎厂、风神等轮胎厂,都有在当地拿货。“只要合乎标准是允许使用的,但一定控制在一定标准内。”朱军表示,一些好的轮胎厂,少量添加这些再生胶是不影响产品质量的。

  如果普利司通这样的企业使用过这些有严重污染嫌疑的产品,是否意味着其供应链管控存在问题?针对记者的采访,这家全球最大的轮胎企业并未给予回应,而其天津工厂的相关人员则予以否认。

  不过,当废旧轮胎制成的各种橡胶品仍在涌入这个市场的时候,衡水的再生胶老板们的生意已大不如前。“天然橡胶落得很厉害,吨价从最高的四万多,一直到现在的两万左右,跌落了一半,现在市场比较冷清。”橡胶城一位武姓经理称,再生胶市场受此连锁反应,需求同样不旺盛。

  当地多位老板均反映,现在生意已经不太好做,再生胶和合成胶的库存量都很大,“因为现在生产企业不用原料,生产的轮胎或者胶管卖不出去,(他们)不生产产品就不用原料,不用原料我们就卖不了”。

  “咱现在进的胶,也是赔钱,现在天然胶价一个劲儿地落。”有贸易商说。

  即便如此,这些老板们并未舍弃眼下的生意。“很多老客户都在,厂子都在生产,虽然用量不多但也在用。”据悉,目前零星的一些小企业仍需要采购,比方说原来每次采购10吨,现在的采购量下降到两吨。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