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中石油专家:油品升级不许算经济账

2013-05-07 15:10:38  来源:财经

图为《财经》杂志2013年第13期封面图

 图为《财经》杂志2013年第13期封面图

  油品升级“雾霾”

  由于成品油价格管制,中国大炼化企业普遍用化工业务补贴炼油业务。政府促其加大炼油投资、升级油品质量的同时,却频频叫停化工项目,显然不是解决雾霾问题的长久之道

  去冬今春,雾锁京城、霾压华北导致民怨升腾。环保部门认为,汽车尾气是造成雾霾的“首恶”,这又与中国车用燃油质量偏低直接相关。

  今年2月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紧急决定,加快中国油品质量升级:要求尽快发布第四阶段车用柴油标准(硫含量≤50ppm,即硫含量不高于百万分之五十),过渡期至2014年底;今年6月底前,要发布第五阶段车用柴油标准(硫含量≤10ppm)。年底前,要发布第五阶段车用汽油标准(硫含量≤10ppm),过渡期至2017年底。

  这轮油品升级,业内预计中国炼化行业整体投资至少需要2000亿元。

  令人尴尬的是,亟待升级的中国炼化产业,在全国各地仍陷于“大炼化等于洪水猛兽”的民粹潮中。从普通的炼油,到低毒的PX,再到更低毒的乙烯,凡是准备上马的大炼化项目,无不在各地区迎来公众狐疑的目光,多个项目因此被叫停或一再迁址重建。

  但被公众和有关决策者所忽略的是,生产低毒物质PX的催化重整工序,不仅生产提高汽油品质的清洁组分芳烃(PX为芳烃的一种),还副产脱硫必不可少的廉价氢气。如果炼厂没有芳烃联合装置,几乎无法完成炼化升级任务。

  由于成品油价格管制,中国大炼化企业普遍用化工补贴炼油。政府主管部门只让炼油加大投资、清洁化升级,却频频叫停化工项目,对行业打击巨大。

  同样不太为公众所了解的一个业界常识是,炼化产业链历来是一个闭环,自成逻辑。割裂其中任何一道工序,都会造成巨大的不经济和上下游的衔接失衡。

  如今,以PX为代表的大化工,在中国已成“过街老鼠”。崇尚大型项目的地方政府和环保意识苏醒的普通民众,在中国各大化工集聚区展开一轮轮对抗。炼化企业夹在其间,进退失据。

  雾霾倒逼

  北京绝非雾霾和PM2.5最为严重的城市,石家庄、邢台、保定、邯郸、唐山、廊坊六个城市均进入十大污染较重城市名单

  4月11日,环境NGO自然之友在北京发布年度环境绿皮书《中国环境发展报告(2013)》。在对全国省会城市和直辖市的空气质量排名中,兰州垫底,北京倒数第二。

  就在该报告出炉的前两天,全球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亦发布了一份《2010全球疾病负担评估》,称可悬浮颗粒物成为中国第四大健康风险因素, 2010年中国有123.39万人的死亡与空气污染有关。

  一时间,“喂人民服雾”成为反讽流行语。今年伊始,中国中东部多个城市又笼罩在雾霾中。1月13日,北京发布了有气象预警制度以来的首个橙色霾预警。这是霾预警信号的最高等级,意味着能见度小于2公里。整个1月,北京仅有五天未出现雾霾。

  事实上,北京绝非雾霾和PM2.5最为严重的城市。环保部4月19日公布的一季度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显示,北京空气质量排名第17位;但首都的邻近省份河北,有石家庄、邢台、保定、邯郸、唐山、廊坊六个城市均进入十大污染较重城市名单。

  按环保部新闻发言人陶德田的说法,“我国城市空气开始呈现出煤烟和机动车尾气复合污染的特点,汽车是机动车污染物总量的主要贡献者。”与1980年相比,中国机动车保有量增加了30倍,尾气排放总量增加了14倍。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大型城市中22%-34%的细颗粒物排放和全国30%的氮氧化物排放,均来自机动车。

  北京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于建华近日表示,北京雾霾天气从影响来看,机动车占22.2%,燃煤占16.7%,扬尘占16.3%,工业占15.7%。

  目前,除北京、上海、珠三角及江苏部分地区执行国4或更高标准,全国绝大部分地区供应油品仍为国3标准。

  早在2011年6月,环保部即发布公告,要求自当年7月1日起所有进口汽车的排放标准均须达到国4标准,但油品的国4标准却在两年之后的2013年才发布,相应的汽油标准实施时间是2014年1月1日。

  雾霾逼人之下,国务院2月6日紧急决定加快中国油品质量升级。为了鼓励炼化企业的积极性,会上还提出要“按照合理补偿成本、优质优价和污染者付费的原则合理确定成品油价格,并完善对困难群体和公益性行业补贴政策”。

  会议要求,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巨头要首先如期完成油品升级的设备改造任务。

  这种急迫感,在2013年的“两会”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在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和委员选举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对该委组成人员的人选投下了反对票和弃权票,前所未有。

  决策高层、环保部门和普通民意的三重紧逼,让一直哭诉“炼油赔钱”的炼化企业倍感压力。中石油一名专家称,“现阶段油品质量升级,不允许炼厂算经济账”,“不升级炼厂就得关停,事关生死,根本还谈不到效益”。

  决策层对炼化升级予以政策支持。3月26日,成品油新定价机制出台,将成品油调价周期从22个工作日缩短为十个工作日,并取消了4%的幅度限制。“但真还谈不上什么利好,只是稍微合理了一些。”中石化一炼厂的副总坦言。

  中石化集团科技委顾问、国家石化产品国标委主任曹湘洪告诉《财经》记者,造成雾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油品质量只是其中之一。

  “重化工业、火力发电发展过快,汽车保有量增加太快。”曹湘洪称,北京油品质量排在全国首位,硫含量全国最低。但汽车保有量狂增造成交通拥堵,“车辆在怠速情况下,汽油燃烧不完全,排放量增加6倍”。

  和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油品自身升级速度并不慢,“从国3到国4国5,几乎三四年一升级”。曹湘洪认为,公众对油品质量的期望过高,使中国油品质量升级速度无法跟上步伐。

  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也曾表示,中国用十多年,走完了西方国家20年的油品升级路,但舆论却普遍认为中国油品升级过慢。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