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大中型钢企扭亏 行业销售利润率几乎为零

2013-05-06 13:02:18  来源:人民日报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供图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供图 

  产能过剩将成常态,销售利润率几乎为零

  钢铁业:如何迈过生死线?(产能过剩求解②)

  本报记者 鲍丹

  4月2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一季度行业信息通报令人喜忧参半。

  喜的是,我国大中型钢铁企业终于扭亏为盈,去年四季度全行业亏损的阴霾终于散开。

  忧的是,行业效益稍有起色,产能就快速释放,一季度全国平均日产粗钢居然创出历史新高,这立刻导致社会库存高企,钢厂实现利润再次逐月下滑。

  徘徊在盈亏生死线的中国钢铁工业,对市场供需已经极度敏感,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多家权威机构都表示,中国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将长期持续,国内钢材市场也将长期供大于求。

  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钢厂如何才能顺利踩过盈亏生死线、生存下去?“政府之手”又该如何应对“市场之手”?

  钢企:从“机会时代”到“经营时代”

  “需求疲软、产能过剩,行业由‘盛夏’走向‘寒冬’,钢企也必须转变生存之道,抛弃过去一味靠规模、靠产量的老套路,从头学‘冬泳’。”中国冶金规划院院长李新创说。

  许多钢厂负责人认为,“冬泳”最基本的动作要领,是成本控制。

  “2012年,面对全行业亏损的局面,武钢能够守住微利底线,关键在于实施低成本制造。”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认为。每年仅长江运输成本一项,就要比沿海兄弟企业高出30亿元的武汉钢铁集团,在2012年的“寒冬”中居然实现利润17亿元。

  以300万吨小产能跻身国内吨钢利润前十名的山东石横特钢,从堵塞“跑、冒、滴、漏”为主的勤俭办厂,正转变为员工积极参与的、依靠技术和管理提升推动成本降低。

  改造工艺流程可以降成本。武钢炼铁厂打破传统的高炉“精料方针”,最大限度地增加低品位杂矿及二次资源用量,使铁成本每吨降低约100至200元,全年控制成本约16亿元以上。

  推广节能技术可以降成本,2012年唐钢本部利用二次能源发电25.3亿千瓦时,近三年能源成本累计降低40亿元。

  此外,加强设备管理、减少备件消耗、减少企业库存,甚至缩减“三公经费”等,都可以降低钢企生产经营成本。

  “对于钢企而言,成本的减法就是效益的加法,实际上,长期处于粗放式发展状态中的钢铁工业,也的确存在很大的改造空间,有许多潜在的利润增长点。”河北冶金工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说。

  李新创认为,自觉加强成本控制,是市场倒逼钢铁行业转变发展方式的起点。“成本控制有底线,要想从根本上提升钢企的生存能力,必须对原有的生产组织形式进行全面革新,抛弃单纯以生产为中心的组织形式,转而构建经营效益最大化的组织形式。”李新创说。

  事实上,2012年全国大中型钢铁企业主业全面亏损,非主业发挥了“救命稻草”的作用,依靠非主业尤其是投资收益,80家重点钢企才实现微利15.81亿元。

  “要在险恶的环境中走下去,钢铁企业就要将对标挖潜工作做到极致,将产业链延伸到尽头,将拓展新市场纳入发展战略,将衍生品运作为避险工具,将市场研究工作提高到新水平。”资深钢铁分析师薛和平建议。

  “总体上说,在目前需求不足与供给过剩的市场格局下,优势钢企和劣势钢企将会加快分化,强者更强,弱者更弱,一部分‘弱不禁风’的企业将在大洗牌中被淘汰。钢铁行业已从一个机会时代转向经营时代,从过去的‘需求性增长’转化为‘竞争性增长’。”宋继军说。

  政府:转变政府职能,利用市场机制化解产能过剩

  虽然钢铁产品已经完全市场化,民营钢企更是遍地开花,但钢铁行业的发展始终受到各级行政力量的深刻影响。“面对空前的钢铁产能过剩,光靠钢企自救,显然不足以解决问题,政府怎样引导应对,也是企业能否渡过危局、转型升级的关键。”李新创说。

  一定程度上,唯GDP的行政考核模式,是导致钢铁产能过剩的主要原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说。钢铁属于资金密集、劳动力密集型行业,可以大幅带动地方GDP、税收增长。在此驱动下,地方政府通过土地优惠、税收减免、投资补贴等各种方式来吸引企业,甚至利用行政手段对钢铁项目直接干预,造成了投资行为的扭曲和投资预期的改变。有些企业投资不看重项目本身的盈利性和发展前景,而是看重项目背后的土地、矿产等资源。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的钢铁行业“不赚钱却猛投资”现象,就充分印证了这一点。近两年来,在钢铁行业持续微利甚至亏损经营的前提下,钢铁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却持续稳步增长。

  其实,早在2009年,钢铁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就引起业内高度关注,国家在钢铁产业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要抑制产能过剩。可在GDP和税收的诱惑下,许多地方政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仅盲目上马新项目,还对高污染、高耗能企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降低了产业门槛,加剧了产能过剩。

  李新创介绍,目前的钢铁项目投资审批体制对小企业项目往往放任不顾,造成许多项目未批先建,加剧行业无序盲目发展,导致产能过剩;而对大企业投资项目往往进行严格的审批,且批复周期长,常常导致市场机遇及产业布局优化调整时机的错失。

  “要想破解钢铁产能过剩,根本出路是要转变政府职能。” 冯飞认为。政府不要再去代替企业管投资、管效益,要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和矫正作用。

  转变政府职能,并不意味着政府可以“不作为”。

  政府应高度关注地区的社会效益、环保效益,严格落实节能环保政策,以此制约和淘汰落后产能,冯飞认为。

  李新创建议,政府要为现有产能建立“退出援助机制”。钢铁工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固定资本规模大、比例高,加上技术复杂性、设备专用性以及就业人员众多等,这不仅使企业主动破产顾虑重重,也令兼并重组成本巨大。对此,政府应当尽快探索在市场公平原则下降低企业破产成本、兼并重组成本的援助机制,此外还要培训失业员工,帮助其再就业。

  化解产能过剩,还可以从打开下游消费市场着手。以钢结构的应用为例,美国60万座桥梁中钢结构桥梁占33%,日本13万座桥梁中钢结构桥梁占41%,而我国59万座桥梁中钢结构桥梁占比不足1%。“国家应当尽快完善钢结构应用标准,增加科技投入以尽快提高国产钢结构产品质量和价格。”李新创说。

  中钢协常务副会长朱继民说,化解钢铁产能过剩,最终要运用行政的、法律的手段营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通过公平的市场竞争来实现产业的结构升级。

  值得高兴的是,这些意见已经开始逐步落实到政策层面。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上,有关领导明确表示,将通过“四个一批”化解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即努力扩大国内需求,消化一批;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向海外转移一批;优化组织结构,通过兼并重组整合一批;严格环保安全能耗准入标准,淘汰一批。

  “走出去”:从单纯的找矿,变为涵盖采矿、炼钢、销售的全产业链输出

  钢铁是我国最早市场化、全面开放的基础工业领域之一。要破解钢铁产能过剩、度过行业“寒冬”,不仅要在国内想办法,还要眼光向外,走出国门“做文章”。

  矿石资源受制于人,是我国钢铁企业成本高企的重要因素,也是促使我国钢企“走出去”的最初动力。较早将目光投向海外的武汉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以较低的投资额度锁定海外权益资源量数百亿吨。如今小投资换来大回报,武钢已成为全球钢铁制造商中拥有矿石资源量最大的企业。2012年,武钢运回权益矿780万吨,海外资源板块实现利润4亿元。

  受国内产能过剩的重压,我国钢铁企业的“走出去”已经开始由单纯的找资源,逐渐向涵盖采矿、炼钢、销售的全产业链输出发展,以缓解国内市场的经营困境。

  2012年出口钢材5573万吨,同比增长14%;进口钢材1366万吨,同比下降12.3%。今年一季度,钢材延续出口增加、进口降低态势,累计出口钢材1443万吨,同比增长18.8%。其中我国对东盟国家出口钢材445万吨,占到总出口量的30%。中钢协市场部负责人介绍,这延续了近两年我国对东盟出口钢材的持续增加趋势,也符合当前全球钢材消费向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转移的总体态势。

  加强与下游企业战略合作,“手拉手走出去”,已经成为钢铁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的新途径。在国内钢材市场竞争激烈、下游行业加快“走出去”的大环境下,钢铁企业与国内下游行业企业实施联合体“走出去”,带动钢材间接出口。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我国间接出口钢材约9000万吨,远大于直接出口的5573万吨。

  到国外去办钢厂有利时机也已经出现。一方面,我国钢铁工业在国内继续扩大发展的空间已经不足;另一方面,钢铁企业的发展没有国界,中国钢企应当勇敢走向国际舞台,不断提高企业竞争力。从这个角度看,中国钢企“走出去”,既是消化国内产能的重要战略,也是中国钢铁行业自身转型升级的必经之路。

  其实,破解钢铁产能过剩的种种努力,就是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具体实践,钢铁行业能不能闯出一条路来,业内、业外、国内、国外的因素都很重要。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