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迪波被指挖空太子奶数十亿资产 坑害忠良李途纯

2013-05-05 07:43:20  来源:法人

  文迪波末路

  原太子奶高管不满其被轻判继续揭发,以寻求“一个罪刑相当的司法制裁”

  “我是共产党员,自有党纪国法来管。”——这曾是文迪波面对贪贿质疑,多次在公开场合的表态。

  一语成谶。继2011年7月31日,文迪波在与情妇订购豪车途中,被湖南纪委工作人员带走“双规”后,2013年4月16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准许文迪波撤回上诉,郴州市苏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生效:文迪波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因签订、履行合同失职被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合并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财产五万元。

  此前,文迪波曾担任株洲市天元区副区长、株洲国有全资公司——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后者曾租赁经营资产数十亿元的民营企业——株洲太子奶公司,太子奶公司在此期间遭破产重组。而在此期间,文迪波因多次被发现违法掏空太子奶公司而遭举报。

  文迪波案举报人之一、太子奶公司原高管黎智得知一审判决结果后表示不满,并积极奔走于湖南省各纪检部门间,通过法律途径揭发文迪波,以寻求“一个罪刑相当的司法制裁”。

  学习政治冀盼当官

  4月下旬,文迪波老家株洲醴陵的一茶楼。

  得知文迪波被判刑,吴青猛喝了两口浓茶,长叹一声道,“老文要是不当官,现在起码也是个小有名气的大学教授了。”

  对书本很痴迷,考试成绩常常名列前茅,没有什么私心,跟同学处的很好。这是儿时好友吴青对文迪波的早年印象。

  可是一心想着当官,最终害了文迪波。

  1978年,文迪波考入当地重点中学——醴陵二中,就读于高70班。在这里,文迪波结识了陈传焕,这个后来与他一起研习学术、共同赚钱并最终将自己拉下水的高中同学。

  高中毕业后,毫无悬念,文迪波考入当地颇有名气的大学——湖南师范学院,在政治学系学习。

  “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专业,文迪波骨子里还是很希望能‘当官’。”吴青认为。

  但事与愿违,文迪波毕业后并没能进入政府机关,而是留在当地一家中学任教。那个时候,大学生是由国家分配工作,文迪波几乎没有自主选择权。

  两年后,心有不甘的文迪波选择继续深造,考上了贵州一所财经院校的研究生,学习政治经济学。

  1988年毕业后,文迪波再次被分配到学校当老师,这一次,文去的是贵州省计划管理干部学院。

  吴青回忆,文迪波的学术的确做的不错。

  可以佐证的是,至今在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人民论坛》网站上,还可查询到文迪波的著作《靠“有形之手”还是“无形之手”——关于启动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的若干思考》,论文的第二作者是文的高中同学陈传焕。

  1993年,文迪波获得一个偶然的机会,考入株洲市委办公室工作,从此迈入“仕途”。因为懂经济理论,文曾经被安排管过财务。

  1999年,文迪波当选为株洲市天元区副区长,并在三年后登上他的仕途顶峰——一身兼任株洲市天元区委常委员、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工委委员、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四个职务。

  但很快,文迪波被调到国家开发银行湖南省分行担任行长助理,淡出权力核心。

  举报人黎智则向《法人》记者透露,株洲当局当初面对太子奶公司的困难,安排了别的领导帮扶企业发展。

  但文迪波想当“急先锋”,更想藉此机会回归株洲,主动请缨。

  株洲当局基于对太子奶局势的考虑,表示同意。文迪波顺势回到了株洲,继续高新区管委会和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任职,开始涉足太子奶公司事务。

  黎智告诉记者,对于太子奶公司的局势,文迪波创造性的提出“租赁经营”太子奶公司——这是一种前所未闻政府帮扶企业的全新模式。

  分析人士认为,客观而言,株洲当局曾经对太子奶公司不薄,加上文迪波信誓旦旦、妙嘴生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太子奶公司方面同意了文迪波的建议,与文主政下的高科奶业(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为期一年。

  主政期间频繁“越位”

  太子奶公司老职工向《法人》记者回忆说,2009年初,文迪波主政太子奶公司后,很快原形毕露。

  “他刚愎自用,一意孤行贪得无厌,并因此迅速与原太子奶公司董事长李途纯交恶,双方剑拔弩张。”这位老职工说。

  最终,太子奶公司董事长李途纯及亲属、员工多人被送进了看守所,直到李途纯在羁押长达15个月之后,最终被株洲市天元区法院决定不予起诉,无罪获释。

  李途纯这起明显的冤假错案,被外界普遍认定为文迪波代表的株洲太子奶事务处理5人小组所主导。

  但2012年1月在李途纯无罪获释,并向外界公开宣布“不要一分钱国家赔偿”后,株洲方面并无向外界公开道歉,更谈不上主动给予李途纯等人以国家赔偿,以及行政上对案件责任人的纠查。

  举报人黎智表示,在租赁太子奶经营事务、处理太子奶破产重组事务以及李途纯刑事案件过程中,文迪波有诸多严重“越位”行为。

  例如,通过各种方式挖空太子奶、导致了太子奶公司被破产重组的严重后果、与极个别公安干警沆瀣一气坑害忠良,忍无可忍,黎智作为太子奶公司的时任高管,直接向中央、湖南省纪委举报文迪波。

  这份举报材料,直接导致文迪波被“双规”。

  4月20日,接近纪委办案人员告诉本刊记者:2011年7月31日,文迪波与情妇彭晋在长沙订购了一辆豪车,两人约定当日去4S店看车,途中,文迪波被株洲市政府通知开会,文赶赴“会场”后当即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再也没有回来。

  但黎智表示,法院目前对文迪波进行了审判,却只是查实部分,文还有很多罪行有待查实,他还将继续为太子奶案奔走。

  黎智例举,文迪波作为租赁经营方代表,曾积极“越位”参与到李途纯刑事案件上,以太子奶事务5人组领导的名义,多次向公安干警发出指示抓捕李途纯家属和太子奶员工。

  李途纯案代理律师、中共十七大党代表翟玉华也曾向媒体披露:为多方收集证据,株洲公安专案组不仅将抓捕对象对准了李途纯家人,还列出了26人抓捕名单,其中包括多名太子奶员工。文迪波还采用各种手段逼迫多人举报李途纯,并在这过程中一手炮制了太子奶公司元老李立军酒后猝死,李家数十人遭惨无人道迫害。

  除此之外,黎智指出,文迪波还“越位”将太子奶公司旗下的“太子”和“日出”两个商标,偷偷转至高科奶业名下。

  文迪波并于2010年1月,引进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公司入股高科奶业,并由上述二公司控股,使得高科奶业变身民营控股公司,而一度欲将太子奶公司据为己有。

  黎智告诉记者,文迪波在租赁经营太子奶期间,就已经开始从事挖空太子奶的勾当:2009年3月25日,文迪波签署了第一份广告合同,向其情妇彭晋旗下的北京灵动公司输送600万元广告费。

  “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说什么在《一起来看流星雨》剧中植入广告,签合同的时候电视剧都拍完了,怎么植入广告?”黎智指出,太子奶公司对于应该在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投放广告,早已轻车熟路,根本不需要文迪波来“越位”办理,不过文迪波一意孤行。

  黎智指出,再后来彭晋注销了北京灵动公司,在长沙成立了湖南灵动公司,文迪波继续数次一意孤行、力排众议向湖南灵动公司输送了200余万元广告费。

  “2009年6月9日,文迪波又与湖南灵动公司签订了价值115万元的广告合同;加上2009年6月24日的广告费104.8万元,文迪波先后共向湖南灵动支付费用234万元。如果说第一次利益输送是‘被骗’,那第二次、第三次算什么?”黎智拿着凭据如是向记者反问。

  黎智表示,他早已得知一审判决结果,但对此判决表示强烈不满,并将积极奔走于湖南省各纪检部门间,通过法律途径揭发文迪波,以寻求“一个罪刑相当的司法制裁”。

  曾事后收受65万元和一套房产

  在黎智和太子奶公司前高管群情激昂的时候,文迪波因“身为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被诈骗,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经济损失600万元,其行为构成了签订、履行合同失职罪”,与此对应的是:彭晋因合同诈骗罪,被司法机关另案处理。

  在郴州市苏仙区人民法院(2012)郴苏刑初字第135号刑事判决书中,法院认定,文迪波还在担任株洲市天元区副区长、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及董事长和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期间,在土地使用权出让、工程招投标、偿付预付款和保留经销权中给予他人关照,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576354元和欧元19000元,构成受贿罪,判处文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

  颇值玩味的是,文迪波曾在其担任株洲市天元区副区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和关照唐某、刘某转让土地使用权,当时文迪波并未收取贿赂,但2人均表示日后对其感谢并事后赠与文65万元和一套房产。

  庭审期间,文迪波矢口否认这是“受贿”。不过,法院认定该行为符合受贿罪的构成要件,拒绝采纳文的辩护意见。

  同时法院认为,文迪波在“双规”期间,主动向纪检部门如实供述尚未掌握的自己受贿的犯罪事实,系自首,故可依法获得受贿罪量刑时减轻处罚。法院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万元。

  郴州市苏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后,文迪波一度委托律师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3年3月25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审理该案。随后在案件二审过程中,文迪波书面向法院申请撤回上诉。

  4月16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苏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生效。

  对于文迪波的生效判决,李途纯的代理律师、中共十七大党代表翟玉华表示,此时他不愿再做什么点评,仅重复今年“两会”期间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的“希望”:加大对破坏法治环境行为的查处力度,尤其是极少数党政官员、司法工作人员利用手中公权力向企业寻租或打击报复企业家的行为,建立一个适合企业家生存发展的社会环境。

  (黎智、吴青系化名)

  人物背景:

  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

  1990年,30岁的李途纯开始自己的商业征途;1993年,李途纯从银行贷款10万元,印了一批纪念毛泽东诞辰100周年的挂历并全部高价售出。

  1996年,李途纯用100万启动资金,在湖南株洲建立了太子牛奶厂。李途纯的太子奶事业正式起步。1997年,李途纯以8888万元获得央视黄金广告时段日用消费品标王,用广告轰炸启动全国市场。这此的豪赌,让太子奶在该年轻松拿到8亿元订单,太子奶开始了起飞。

  太子奶托管企业董事长文迪波

  2001年3月-2002年3月,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委委员,天元区政府副区长。

  2002年3月-2004年5月,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高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2004年5月-2004年7月株洲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高科集团董事长。

  2004年7月-2007年7月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7年7月,株洲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工委委员、天元区委常委、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

  2011年7月31日被株洲市政府官员找去开会被双规,便再也没有回来。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