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企业自我限产急盼税费减负 低价迫税改提速

2013-05-04 08:48:19  来源:中国经营报

  “尽管眼下我们还没有停产,仅维持每天不足百吨的生产量,堆积如山的煤也难以出手。”国内产煤大省陕西省府谷县一位拥有年核定产量100万吨的“煤老板”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抱怨道。

  去年以来陷入市场疲软的煤炭价格今年仍面临下滑态势。价量齐跌之下,部分煤企已经打破盈亏平衡点,开始出现“生产即亏损”现象。

  截止到4月23日,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报收613元/吨,这比春节前后630元/吨的价格又跌了近20元。而在产煤地煤炭坑口价也从春节前的280元/吨下跌到最低170元/吨。

  “眼下,我们每生产一吨煤,实际亏损十几元,而地方政府还不让我们停产。”上述“煤老板”说。“自我限产”正成为这些煤炭企业被动的选择。

  减产,是个艰难的决定。而记者在陕北地区的调查了解到,煤炭企业急切盼望通过税费减负来降低成本。据测算,目前税费在煤价中占比约为三成。

  弱增速“拖累”煤价

  “去年这个时候每天可以拉十五六(趟)车煤,而今年4月一天只能拉两三趟了。日收入也从近2000元降到不足200元。”在陕西省府谷县新民镇一家煤矿从事煤炭转运的孙刚最近已经无活可干。他闲在离煤矿不远处的租住房间里看电视,焦急地等待矿上能开足马力进行正常的煤炭开采。

  他所在煤矿的老板刘成却指着堆积如山的煤告诉记者:“我们虽然还在生产,但价格低、销路不畅的现实,真让人着急。要不是政府给企业打招呼不让停产的话,我们可能放假了。”

  记者从陕北多位煤老板处了解到,目前在神木、府谷,每吨煤的坑口价格只有170元左右,这个价格已经开始让部分企业产生亏损。

  “一吨煤的开采人力成本超过60元,管理成本20元,再加上财务成本以及税费,其形成的实际价格已经达到170元到180元之间。”有的煤老板给记者算账说:“从目前的实际价格看,吨煤价格实际上处于盈亏平衡的边沿,而且目前的销路也不畅。”为此,大批陕北煤炭企业只能通过限量来“扛日子”。

  在产煤大省陕西,眼下发生的煤老板欲减产、限产来减小亏损的现象并非个案。

  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以及供暖期的结束,煤炭市场需求整体回落。根据陕西省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 一季度陕西煤炭及炼焦工业产品价格下降8.9%,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产品价格下降7.8%。

  陕西省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张晓光就向记者表示,受外部对整个原材料的需求回落,外部电力需求减少的影响,陕西省的工业能源等原材料需求也有所减落。因此,仅今年一季度,陕西的煤每吨下降130~140多元。随着价格下降,一季度陕西省累计生产原煤9084.03万吨,同比减少32.38万吨,下降0.36%。其中,地方煤矿生产3467.96万吨,同比减少669.29万吨,下降16.18%。

  宏观经济增速放缓成为“拖累”煤价的主要原因。第一季度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同比回落2.5个百分点。中能电力最新统计显示,3月1日~20日全国主要电企平均煤炭日耗368.5万吨,低于今年1月和去年同期水平。金银岛分析师戴兵分析指出, 国内火电需求低迷也成为挤压煤炭需求的一个重要因素。钢铁、水泥等行业即使未来有所好转,在宏观经济减速下,能源消费能力整体偏弱。

  价量齐跌已经不局限于陕西省。根据监测数据,4月19日,中国煤炭价格指数(全国综合指数)为167.6,比4月12日下降0.7个基点。截止到4月24日,焦炭天津港、连云港、日照港的港口库存合计为254万吨,总体居高不下。库存量维持高位也是导致煤价低迷的另一个主因。

  进口煤的大幅增加,则成压垮煤价的最后一根稻草。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一季度进口煤约8000万吨,同比增加30.1%。

责任编辑: 欣哲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