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钢集团尾矿坝附近遭污染 村民称不少人得癌

2013-04-27 07:24:22  来源:经济参考报

  “这里污染了,村里不少大人都挺不住得了病,不能再误了我娃娃。”说起包钢集团尾矿坝的污染,附近新光八村的村民任文正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为了尽快搬走,他最近借了5万多元钱,正加紧装修当地政府分给他的移民房。

  在紧邻包钢集团尾矿坝的村子里,像任文正这样因污染忧心忡忡的村民为数不少。

  “这里的水有股臭味,用它浇地,庄稼成片地死,从远处拉水浇庄稼又不划算,我家的地已经撂荒四五年了。”新光三村的村民王刚说,这几年亲戚们来家里说事,都不喝他们家的茶水。

  王刚的父亲还患有氟骨病,稍微碰着就容易骨折,他的双腿目前已经变形,行走要拄拐。记者在尾矿坝附近的打拉亥上村、新光三村和八村采访时了解到,患氟骨病的村民不少。王刚说:“我们文化浅,说不清道理,但是肯定跟尾矿坝的污染有关。”

  记者前往这座离包钢厂区只有数里之遥,位于包头市昆都仑区卜尔汉图镇境内的尾矿坝。渐行渐近,平地上一个巨大的堆体进入了记者视野内,如同一座被削去了顶部的山丘。据了解,这座尾矿坝占地面积已达11平方公里,堆积的尾矿也已增至约1.5亿吨。在正常年份的雨季,坝内蓄积的水量可达1700万立方米。

  紧邻尾矿坝,分布着卜尔汉图镇新光一村、打拉亥上村等5个村。包钢集团尾矿坝的坝堤已经高出地面15米左右,记者站在坝堤顶部向周围望去,民房和树木尽收眼底。

  当前还是旱季,尾矿坝内的大部分区域已经干涸,只有离坝堤数百米处的中心区域有积水,远远看去,如同一个小湖泊。坝内未被水浸泡到的区域,堆满了板结的尾矿。这些尾矿呈灰黑色,有些像淤泥,堆得几乎跟坝堤一样高。部分区域的尾矿堆表面已经风化,起风时,细如粉末的尾矿被扬起几十米高,打得人睁不开眼。

  “这地方地下水污染了。”在打拉亥上村,记者遇到了刚从四五里外的深井拉水回来的村民王海军,他指着父亲家院门斜对面的一眼机井说,近几年,尾矿坝附近的许多地都撂荒了。

  王海军说,七八年前,当地政府在四五里外的山脚下打了口深井,以解决人畜饮水问题,在那之前,村民只能就地取水喝,水烧开后里面有很多像白糊糊的东西。

  打拉亥上村也有些村民得了氟骨病。“得癌症的人也不少!”王海军说,他父亲不久前刚切除了面部肿瘤,目前正在接受放疗。王海军说:“他的房子离尾矿坝只三百多米远,起风时尾矿粉铺天盖地地飞,他在这种地方生活了几十年,能落好么?”

  尾矿坝到底存在什么样的污染?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专家说,包钢集团旗下的白云鄂博矿是多金属共生矿。多年来,包钢集团除了采选铁矿和少部分稀土,大部分稀土、铌、钍、萤石等共生矿都随尾矿堆进了尾矿坝。此外,尾矿中也含有大量的氟。由于尾矿坝顶部未封闭,底部未衬砌,加上循环使用的排渣水中盐类含量过高,因此对周围环境和地下水存在污染。

  除了污染,尾矿坝还存在防洪隐患。一些村民忧心忡忡地说,到了雨季,尾矿坝顶部的积水就会增多,形成一个高出村庄十几米的“悬湖”,一旦遇到强降雨发生溃坝,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了处理污染等问题引发的纠纷,2007年8月,包头市委、市政府和包钢集团决定对5个村近2000户人实施整体搬迁。然而记者了解到,这一村民搬迁工程至今进度缓慢,移民小区建成以来,目前只有约200户村民入住,另有约300户村民在装修。

  记者在打拉亥上村、新光三村和八村的近20户村民了解到,许多村民交完购房款后已无力装修,因此无法入住。已经入住和装修的村民,有相当比例也是贷款或向亲友借钱装修的,打算等地被征用、旧房拆除补偿下发后再偿还。由于移民新村的楼房长时间无人入住,门窗缺乏维护,目前不少已经变形。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