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地震直接经济损失或在百亿级

2013-04-22 09:47:0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宏观经济临考:“弱复苏”遭遇强地震

   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也让中国宏观经济大厦颤抖。 

  截至昨日 (4月21日)15时,四川雅安地震遇难人数升至186人,11393人受伤,累计造成150余万人受灾,目前灾难造成的经济损失仍在不断统计中。

  截至昨日8时,据四川省雅安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腾讯官方微博公布,全市近40万间房屋受损,倒塌12851间,34座水库受损,堰渠损毁2668处,农林水经济损失14.30亿元,全市需安置48915户。

  昨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与2008年汶川地震相比,雅安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要小很多,对全年GDP的影响或主要体现在小数点后一位的变动。

  直接经济损失或在百亿级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张永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还很难准确统计地震造成的损失,但应该会小于汶川地震的影响。

  根据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于2008年9月4日的申明,地震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8451亿元,其中四川占到总损失的91.3%。资料显示,中国2008年GDP为30.1万亿元,同比增长9.6%,按此计算,汶川地震的直接经济损失相当于当年GDP的不到3%。

  而在这次地震中,从已经披露的数据来看,目前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还未至百亿。

  宏源证券固定收益总部首席分析师范为告诉记者,这次地震损失区间应该在百亿至千亿之间,对于全国GDP的影响较小。目前我国GDP总量大约为50万亿元,假设雅安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为1000亿元,对GDP的影响就是0.2%。

  “当时汶川地震直接影响到我国GDP年度增速是7%以上还是8%以上的问题,雅安地震最终对于经济的影响可能会体现在是增长7.7%还是7.6%的区别上。”范为说。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认为,地震后期重建会对四川地区经济产生较大影响,不过鉴于雅安地震目前的区域性和破坏性,对全国经济影响有限。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张茉楠(微博)表示,考虑到雅安所占的经济份额,其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基本上微乎其微。另外从时间长度来说,此次地震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可能是短期的,上次汶川地震的影响也是短期的。

  或致物价上行周期提前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微博)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地震直接导致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这对经济存量是直接破坏。

  张茉楠表示,在短期内,震区的基础设施行业及保险业可能会受影响,不过灾后重建会拉动一次投资。另外此次地震对股市也会产生影响,毕竟大家的信心以及对上市公司业绩的预期会出现变化,不过这些影响是短期的。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次日(5月13日),上证指数低开逾3%,当日收盘跌1.84%。5月14日虽有所反弹,但随后就再次重回跌势。

  雅安地震直接涉及当地的多家上市公司,多家券商认为部分位于灾区的行业和公司可能遭受损失,包括四川、重庆境内的交通运输、通信运营商、旅游酒店、房地产以及电力供应等行业。

  4月21日晚,新希望(000876,SZ)公告称,公司在雅安、乐山、邛崃、眉山、阿坝等地的十余家分、子公司均不同程度地遭受了财产损失,预计达2500万左右,现已初步恢复生产经营。

  另外,华润三九(000999,SZ)公告称,雅安分公司因灾停产,该分公司去年净利为1.8亿。

  此外,雅化集团(002497,SZ)、天齐锂业(002466,SZ)、和邦股份(603077,SH)等四川省内多家上市公司均表示暂未受到地震影响。

  不过,地震对于灾区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以及对物价的压力却可以清晰地看到,“蝴蝶效应”或许会蔓延至全国。

  在去年全国生猪生产下滑、猪肉供应偏紧的情况下,四川生猪出栏9911万头,同比增长5.2%;外调猪肉117万吨,同比增长22%,约占全国猪肉外销总量的1/3。

  范为表示,短期内猪肉供给可能会有压力,但是猪肉价格下行的趋势难以扭转。今年CPI预计将会前低后高,地震可能会导致物价上行周期提前来临,二三季度交替时节,物价可能会面临一定压力。

  宏观调控节奏遇考验

  地震之后,众多企业伸出援手,纷纷捐款捐物。但张永军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依靠企业和社会各界捐款对于整个救助和灾后重建来说是杯水车薪,主要还是依靠政府力量。“以国家的财力,抗震救灾以及组织灾后重建没有太大问题。”

  除了救灾和重建,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也面临突如其来的考验。

  一季度我国GDP增速回落至7.7%,被多位经济学家定义为 “弱复苏”,而二季度经济运行又面临雅安地震和禽流感这两个“拦路虎”。

  2008年汶川地震时恰逢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国家安排4万亿投资计划,其中重点灾区的灾后恢复重建资金1万亿,最后实际完成1.7万亿。

  范为分析称,考虑到此次地震的强度,国家宏观调控应该更多偏向于财政上的宽松,预计近期不会降息。

  目前很多券商表示,短期可关注与救援相关的医药等行业,而中期建筑、水泥行业或因地震迎来利好。

  范为表示,中期来看,灾后重建的确会对投资带来正面拉动效应,从经济学意义上的确有利好倾向。但从福利经济学角度看,国家财政向灾区倾斜,就意味着其他地方的财政被紧缩,因此地震带来的终究还是损失。

  从汶川地震经验来看也是如此。当时政府拨付的700亿元恢复重建基金来源包括:从中央预算稳定调节基金中调入600亿元,从车辆购置税中调整安排50亿元,从彩票公益金中调整安排10亿元,从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40亿元。

  此外,汶川地震灾后重建过程中,也有关于过度投资和重复建设的争论,如何把握重建力度也是对政府的考验之一。

  张永军说,震后救援和重建是毫无疑问的,关键是如何使资金更有使用效率。“我们要有一个合理统一的重建标准,有完整的规划,应该有一个全面的协调机制。”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