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古城资本瓜分背后 一群低调的亿万富豪

2013-04-22 09:06:05  来源:理财周报

  浅绿的沱江水难得平静,吊脚楼的影子孤独倒着,凤凰似乎重回到了沈从文的边城。

  这个被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赞为“中国最美小城”的地方,正在陷入一个利益博弈僵局。一张148元的门票,引爆外界的热议,让游客数量锐减,也搅动了当地各方利益格局。

  十多天前的清明节,3.16万人次涌进凤凰,比去年的这一天多了70%,游客数量创下同期历史最高纪录——多数游客想赶在收费之前,享受最后的免费。

  理财周报记者在凤凰当地了解到,148元门票之下,是凤凰县政府、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凤凰古城公司”)、南华山公司三方的利益博弈。

  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凤凰古城公司董事长叶文智,其背后是一群低调的亿万富豪,其中一个是高科技公司高德软件大股东侯军。他同时还是张家界黄龙洞、邵阳崀山的幕后老板,湖南省很多优质旅游资源都在其掌握中。

  凤凰古城公司另一名股东是湖南有阿集团实际控制人胡子敬,与他并列的还有几家湖南当地的上市公司隆平高科、新华联等。越来越多的商人和资本被引入边城,有消息说,叶文智正在运作大汉集团傅胜龙成为他的又一个合作伙伴。

  这些湖南本地的知名富豪们为着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将凤凰古城公司运作上市。

  “凤凰,多少人假借爱你之名,谋一己之利。”一名凤凰当地人对理财周报记者感慨。

  门票动了谁的奶酪

  4月10日之后,凤凰的游人明显减少了。街上空荡荡的,有些购物小巷,一眼望过去只有远处一两个人在走动。大部分商铺开着,走进去却看不见客人,只有店主无精打采在发呆、看电视、打牌。

  大部分依附古城运转的行业都受到影响,家庭旅馆、商铺、无证导游及沱江河下游农家船、出租车,这些以接待散客为主的人生意冲到的冲击最大。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下去,我还是会去示威游行。以往这个季节,这里都是人挤人。但现在,空旷得可以骑马。”在凤凰古城东门城墙脚,一个扛着小黄旗的导游无奈地对记者说。几天前,他参与了游行罢工。

  流浪歌手阿明,决定离开他呆了三年的凤凰,“去更自由的地方。”4月11日,阿明参与了大规模群众活动,被公安带离现场。

  因为门票中包含“沱江泛舟”项目,景区管理公司的船停靠在沱江上游,主要拉散客的农家船都被赶到200米以外没什么人的下游,船的数量也从原来的200艘减少到168艘。

  一位船家告诉理财周报记者,他过去一天能拉到七十个左右客人,“现在三天,我只拉到两个人”。

  同样不好过的有私人客栈老板,高铺租与税费是头上悬着的利剑。一个老板娘说,“租金1万,交税几千块,每天平均要赚600块,当月才不会亏”。

  老板娘的客栈在古城内,沿江且临近古城入口,以前这种地段是黄金位置,现在游客却要绕着走了,“因为你在古城内,进来要买门票,同样价位当

  然不如住外面”。老板娘这些年用心经营的老客户们正在流失,过去客栈每天一般能有6间房的订单,目前客栈只有一两间住人。

  商铺当然也是生意惨淡,服务员都在闲着聊天和玩电脑。一个做民族服装生意的年轻小伙,摸着脸颊说“我们都面黄肌瘦了”。

  统计数据显示,凤凰县2012年实际接待游客数量为230万人左右(690万人次),其中130万人是团队游,100万人是散客。今年4月10日到13日,游客人数仅为去年同期的38%;三天内,散客的票只卖了200张,而往年周末散客都要在8000人左右。

  据不完全统计,依附于古城散客利益链条上的导游、店铺、农家船、旅馆经营者等,人数在大概在400-700之间,如果凤凰目前这种散客数量急剧下降的局面不改变的话,他们的生活显然将受到严重影响。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