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钢集团连亏3年负债率超90% 加速剥离臃肿业务

2013-04-19 13:33:1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北京

  如果将央企比作国资委的孩子,那么在众多孩子当中,中国中钢集团公司 (以下简称中钢集团或中钢)无疑是“叛逆”的一个。

  中钢曾创造过央企迅速成长的神话,但自2009年以来,中钢的资产负债率超过90%。

  2011年5月,前中钢总裁黄天文被国资委免职。继任者贾宝军曾被寄望扭转中钢的不良业绩,但实际完成情况并不理想。

  中钢一位内部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截至2012年底,中钢已连续3年亏损,2012年亏损额近20亿元,今年能否扭亏仍属未知。

  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对记者表示,集团整体运营亏损,以致于中钢被重组的消息满天飞。

  今年初,刚刚陷入重组风波的中钢二度换帅,原五矿集团副总裁徐思伟到中钢任职。

  在中钢内部,2013年已被视为战略聚焦调整期的关键一年,今年中钢的重点工作安排,则围绕公司扭亏增盈这一核心任务展开。

  一位接近中钢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中钢的问题很复杂,短期内很难提升盈利能力。

  人事调整

  两年内二度换帅 中钢陷重组风波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北京

  “宁可牺牲在冲锋的路上,也不能躺在原地等待。”对于当前的困局,在2013年工作会议上,中钢集团新任党委书记徐思伟如是表态。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2010年,中钢集团亏损额度达14.7亿元,而截至2012年底,中钢已经连续3年亏损。在徐思伟上任的前一周,中钢又陷入了被重组的风波。

  去年中钢亏损近20亿

  1月24日下午,中钢集团召开中层以上干部大会,徐思伟就任中钢集团党委书记、副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1年以来,这已是国资委第二次对中钢集团高层进行调整。上一次是在2011年5月免去中钢集团上任总裁、党委副书记黄天文,并由贾宝军接任。

  黄天文被免职前的2010年,中钢集团亏损14.7亿元。贾宝军在上任之初,曾被寄望扭转中钢的不良业绩。当时贾宝军对中钢2012年业绩提出确保6亿元的利润,争取10亿元的利润。但在遭遇2012年钢铁行业整体低迷的形势后,中钢2012年的业绩实际完成情况并不理想。

  一位中钢中层人士向记者表示,今年一季度中钢的运营数据仍不是很好,截至2012年底,中钢已经连续3年亏损,仅2012年亏损就接近20亿元。

  “贾宝军在中钢两年,中钢业绩没有好转。”有中钢集团人士表示。2012年上半年国资委对中钢集团的考核结果显示,中钢集团属于D档,不及格。

  一位接近国资委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2012年的整体运营来看,中钢在去年还是亏损,以致于中钢被重组的消息满天飞。

  扭亏成中钢内部口号

  就在徐思伟上任前一周,中钢陷入重组风波。坊间关于中钢被重组的消息不绝于耳,其中五矿集团、中化集团可能重组中钢,但都没有得到相关方面的确认。记者多次尝试联系中钢相关负责人,但其电话均处于关机或无人接听状态。

  有趣的是,徐思伟此前曾任五矿副总裁,而用7年时间,将中钢集团的年销售收入从201亿元狂飙至逾1600亿元的黄天文,也来自五矿集团。

  据悉,国资委曾以非正式的方式商讨五矿重组中钢的可能性,但五矿一位管理人士向媒体表示,五矿已拒绝重组中钢,原因是“资产太差、包袱太重”。

  在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刘秋平看来,重组中钢之所以迟迟未能落实,可能有一些利益上的规划不是很清楚,或者这家企业有其自身的发展计划。

  “五矿重组中钢,其实开始就没什么方案。”上述接近国资委的人士表示,外界虽然一直说五矿要重组中钢,或者中化集团将要重组中钢,但中钢已经在调整思路了。

  有行业人士认为,此次中钢领导层的调整之后,贾宝军不再领导中钢集团的日常运营,之所以留任股份公司董事长一职,是因为国资委不能直接绕过股份公司董事会对董事长进行任免。

  对于徐思伟在中钢2013年工作会议上的表态,内部刊物《中钢报》的评论中称,“充分表达了中钢领导班子扭亏增盈的坚定决心和坚定意志。”一位接近中钢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几年中钢内部都要喊一些扭亏的口号。

  就在国资委宣布徐思伟任职的前一日(1月23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中钢股份和中钢集团同时列入可能降级观察名单。

  一位债券市场人士则对记者表示,信用级别被列入可能降低的序列,无疑将增加市场对中钢发债的顾虑。

  徐思伟工作履历

  ◎历任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业务员、科长、实业公司总经理,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龙腾科技公司副总经理,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钢铁板块总经理,五矿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五金矿产进出口总公司副总裁

  ◎2004年1月~2013年1月,任中国五矿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裁

  ◎2013年1月,担任中国中钢集团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

  资金状况

  中钢负债率逐年上升 银行或收紧放款计划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北京

  上任伊始,徐思伟可能已意识到了资金问题的窘迫。《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上任不足3个月的时间里,徐思伟已先后拜访了广东发展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交通银行。

  一位接近中钢的人士表示,如此频繁地拜访银行,对中钢的领导层来说,是不常见的,但从中钢对资金的渴望程度上讲,也可以理解。

  负债率连续4年超九成/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9月,中钢集团共获得各类银行综合授信1229.57亿元,其中尚未使用授信额度483.70亿元。

  一位金融研究人士表示,在经济不景气的近几年,钢贸企业获得的银行授信明显偏高,但还款能力下降,银行或将收紧放款计划。

  日前,银监会要求大型银行特别关注那些与经济周期变化密切相关的行业、产能过剩行业及五类重点企业的风险暴露,其中9个高风险行业就包括钢铁行业。

  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的相关数据显示,自2008年以来,中钢集团的资产负债率逐年上升,在2009年突破90%后,2011年9月末,中钢资产负债率达到93.51%。

  中钢报给融资机构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中钢总负债超过950亿元,资产负债率约95%。按照西方市场理论,只要出现5%的坏账,中钢就可以进入破产程序。

  一位中钢中层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近年来中钢负债率连续保持在九成以上。

  经营活动现金流萎缩/

  而2012年,国资委帮扶小组就已进驻中钢,目的是与现任管理团队一起,重新找到促使中钢焕发“青春”的药方,但至今并没有明显效果。

  “中钢说要提升自身的竞争力,但很难看到一个特别有效的手段。”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刘秋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原因在于前面投资过快,导致公司亏损比较严重。

  中钢的主业原本是钢铁贸易,黄天文在任时,曾一心想将中钢往实业方向转型,向钢铁的供应和销售环节渗透,成为“钢铁行业生产性服务商”。

  公开数据显示,2003年中钢的总资产只是近100亿元,而到2010年的时候,其总资产已超过1800亿元。

  上述中钢中层人士表示,中钢当前的困局,与此前投资点铺得过多、但回款率不高有直接关系,这也造成了中钢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现萎缩。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相关资料显示,2008年、2009年,中钢集团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分别为-20.81亿元、-71.11亿元,而在2010年,该数字为9.06亿元,2011年前9个月该数字则为-1.90亿元。

  上述中钢中层表示,中钢被合作企业占用了大量的资金,再加上钢铁行业整体陷入困境和经营不善,中钢流动性问题风险较大。

  2011年5月20日,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对中钢集团的审计报告,中钢集团“被合作伙伴占用资金88.07亿元”。

  承认盲目投资管理不善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作为钢材贸易商,中钢主要把从上游钢厂买来的产品卖给下游用户。但让人担忧的是,中钢集团的客户多是经营不稳定的民营企业,这让其债务重重。

  作为中钢经营危机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民营企业山西中宇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中宇)对中钢44亿元的债务解决方案,令人吃惊。

  2007年,中钢与山西中宇之间开始巨额的资金往来,结果至2008年开始形成财务黑洞,当时欠款达20多亿元,到2010年下半年,欠款已近40亿元。

  上述中钢中层向记者表示,中钢与山西中宇的债务问题已经解决,中宇公司所欠中钢44亿元债务,最终削减为10亿元,此间中钢亏损34亿元。

  “上述事件出现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管理不善、内控不足等。”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表示。

  近期,中钢在其内部刊物中承认,从近年梳理中钢投资项目的情况看,大部分低效无效的资产均是由于盲目投资和管理不善造成的。

  业务整合

  减包袱降低负债率中钢加速出售资产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北京

  “投资无原则,哪里赚钱去哪里。”一位国资委官员曾如此抱怨中钢,其暗指的可能是中钢涉足房地产业务。

  亏损状态的持续,甚至影响到了中钢一些项目的投资及运行。其中,中钢天津响螺湾项目即是因后续资金不足而停工的典型。

  值得注意的是,中钢天津响螺湾项目涉嫌违反国资委央企非主业投资的相关规定,原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曾要求中钢不要涉足该项目。

  虽然该项目最终在天津启动,但却因中钢缺乏后续建设资金,该项目花费约2亿元完成基坑工程后,至今已停工两年多。

  事实上,这已不是该项目第一次停工,2009年由于中钢无法补充资金,响螺湾项目曾停工一段时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1年11月中钢集团对该项目以“不限制对方控股比例”寻求对外招商合作的网页,至今仍挂在国资委网站央企招商栏目中。

  “假设5年前、10年前投资房地产能盈利很多,但中钢进入该行业的时候,已经进入该行业一个薄利的时代。”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刘秋平分析称。

  “中钢当前的根本问题在于臃肿的集团业务和复杂的资产结构。”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解决中钢问题的关键在于对其业务进行整合。

  一位中钢中层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摆脱经营困局方面,中钢目前精力主要放在对一些非主业项目的处置上。

  记者注意到,自2011年下半年以来,中钢集团已着手业务整合,被剥离的非主业项目中不乏盈利项目。

  去年四季度,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发布了一则公告:中钢集团公司欲转让其持有的宁波市杭州湾大桥发展有限公司23.06%的股权,叫价约14.66亿元。

  相关披露信息显示,中钢集团是杭州湾跨海大桥第二大股东,并于2012年7月24日取得杭州湾大桥公司分配的2011年度利润1350.16万元。

  对于上述转让,上述中钢中层指出,虽说是盈利项目,但是在集团担负银行贷款的基础上,在高负债率面前,转让所得资金或许会用于改善财务结构,缓解偿债压力。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杭州湾大桥及寻求合作的天津响螺湾项目,2011年下半年以来,中钢集团已出售旗下中钢广铁有限公司、中钢四川炭素等资产。

  据《中钢报》消息,存量资产处置成为中钢今年的重要工作,为确保资产处置工作的顺利开展,中钢决定成立集团资产处置办公室,对存量资产处置实行集中管理、专项实施。

  一位接近中钢的人士则认为,加速业务整合或是徐思伟任职中钢后的首要任务,徐此前任职于同为央企的五矿,五矿的经营业务与中钢有相似之处,五矿的成功经验亦值得借鉴。

  “新领导的到任,一方面是希望对中钢集团进行整合,剔除其中的不良资产;另一方面也是想对中钢集团的管理层进行换血,改善其运营效率。”苑志斌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表示,“空中楼阁式”的规模扩张令中钢元气大伤,一切努力都只为将企业从生死线的边缘拉回。

  行业前景

  钢铁行业形势低迷资源主业受海外项目牵绊

  在中钢内部宣传中,2013年是中钢战略聚焦调整期的关键一年,重点工作安排则是围绕扭亏增盈这一核心任务。

  “现在整个钢铁产业链上中下游都非常困难,以中钢现在的情况,想要有什么大的发展,还是比较困难的。”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刘秋平分析道。

  海外扩张加剧亏损

  第123期 《中钢报》(2月6日)在对2012年中钢集团工作总结时称,公司营业收入累计实现1481亿元,主营商品累计经营量7312万吨,市场份额保持稳定。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历年的年度工作总结会议上,中钢集团领导重点提到的是营业收入数据,几乎不提盈利情况。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则表示,钢铁业形势不好,作为为钢铁业提供服务的中钢集团,必然会受到影响,尤其是主营业务。

  在中钢集团网站的相关介绍中,其主营业务主要包括资源开发、贸易物流、工程科技等三大块,多与资源有关。根据海关资料,中钢2011年进口铁矿石2500万吨,排名全国第四;2012年铁矿石进口量仅在2000万吨左右,排名第六位,减少近20%。

  在资源领域,中钢集团曾是我国企业“走出去”的一面旗帜,仅在非洲就拥有近10家公司,投资的资源种类主要为铁矿石和铬矿。

  然而,大规模海外扩张的负面效应也开始显现:海外项目难有收益、进口红土镍矿等多业务组合失误等,都曾被认为是中钢集团连续亏损的重要因素。

  中钢集团炉料公司一位业务人士曾证实,中钢集团是国内主要红土镍矿进口商。据悉,2009年该项贸易曾是中钢矿产资源贸易业绩最大的一个缺口,亏损额达数亿元。

  权益矿短期内或难见盈利

  除了在红土镍矿业务上栽跟头,中钢集团在传统铁矿石贸易领域,也同样面临着尴尬局面。

  2008年,中钢以13亿澳元收购了澳大利亚中西部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中国企业的首次海外敌意收购。出乎意料的是,之后铁矿石价格出现下跌,此项投资的价值严重缩水。

  实际上,中西部矿业在澳大利亚并没有拿到港口投资权,这成为中钢集团最大的阻力;原本以为是优质矿的赤铁矿、红矿,实际上绝大部分是磁铁矿,开发成本也大为增加。

  用业界人士的话来说,该项目基本等于打水漂。此外,由于中钢发生巨额亏损,导致中钢与澳大利亚力拓公司合资的一家企业被关闭,造成巨额损失。

  一位中钢中层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中钢的众多海外矿产中,除了澳大利亚的恰那铁矿,其他的现在都不是特别好。

  中诚信国际在对中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债券2012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中称,中钢集团控股的中钢股份目前拥有总储量约2亿吨的澳大利亚恰那铁矿40%的股权。

  “中钢涉足海外矿产之前,已经有很多国内企业失败的例子,即虽然海外有权益矿,但因政治地缘因素,深陷泥潭。”刘秋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中诚信国际认为,海外矿山建设进度缓慢,资金支出压力依然很大,且主营业务短期内难有起色,面临一定的流动性风险。

  “有权益矿不见得能短时间内盈利。”在刘秋平看来,从长期的趋势上看,矿价应该是走低的,后期从5~10年的周期来看,铁矿石肯定要进入一个供大于求的过程。

  一位接近中钢人士认为,中钢提出扭亏增盈已不是一天两天,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集团多年来盲目扩张造成的亏损,短期扭亏更多或只是一种憧憬。

  “对于中钢的状况要客观看待。”上述中钢中层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集团虽不断在做调整,但短期扭亏过于乐观,中钢的发展更多还要看市场环境的好转。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