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亿吨煤矿的诱惑 广汇暗战中信集团

2013-04-19 07:25:5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刘林鹏

  十几亿资本大戏的关键角色,竟是两位80后女孩?

  近日,广汇能源(600256,收盘价18.82元)因淖毛湖东部勘查区矿权纠纷而导致近10亿元收益未能及时确认。这不禁让人想起去年9月26日,广汇能源12亿元天价转让当时伊吾广汇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吾能源)9%的股权时,浮现出的神秘受让方——新疆中能颐和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中能颐和)和其80后出资人沈琰和王静。

  《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独家获悉,一度被媒体认为是风投的中能颐和,在两位80后女孩的掩护下,或为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集团)与新疆广汇实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汇集团)矿权博弈的“马甲”。

  这是谁导演的一场戏?《每日经济新闻》历时多日,经多方调查,最终揭开中能颐和的神秘面纱,也完整还原了彼时广汇集团与中信集团68亿吨矿权纷争大戏。这场“强龙”与“地头蛇”的资源纠葛与利益博弈。

  昨日 (4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采访广汇能源,被该公司婉拒。

  天价股权玄机

  9%股权值12亿

  一切都源于一场令人难以理解的交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合伙企业出巨资12亿元,购买广汇集团旗下一个成立不足2年的能源公司仅9%的股权。

  广汇能源去年9月26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瓜州广汇能源物流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瓜州物流)拟向中能颐和转让伊吾能源9%的股权,双方决定不进行评估,协商确定交易价格为12亿元。

  伊吾能源成立于2011年6月23日,注册资本3.9亿元。其资产状况却不像收购价那样光鲜。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底,公司总资产为2.11亿元,净资产为2.01亿元;2011年实现净利润104.7万元。截至2012年6月底,公司资产变化不大,总资产为2.13亿元,净资产为2.02亿元,2012年1~6月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77.21万元。

  按照成交价测算,伊吾能源全部股权的价值应为133.3亿元,约为广汇能源市值的近三成。

  查阅广汇能源年报不难发现,伊吾能源核心资产为淖毛湖煤田东部勘查区的部分探矿权。资料显示,淖毛湖煤田具有煤层厚、埋藏浅、煤质优等特点,初步估计煤炭资源量达223亿吨以上;淖毛湖东部煤田勘查区资源量为68.28亿吨,约1/3资源量符合露天煤矿开采条件。

  然而广汇能源在出售伊吾能源的股权公告中,仅公布了交易价格和标的,并未披露该股权涉及的探矿权资源储量以及淖毛湖煤田东部勘查区的探矿权纠纷。

  直至今年4月,会计师事务所发函建议不确认股权转让收益,广汇能源发布业绩变更公告时,探矿权纠纷才再次引起媒体注意。广汇能源董秘倪娟当时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主要是淖毛湖煤田部分煤矿遇到纠纷,现已了结,但拖延了探矿权过户办理,故暂时无法确认转让伊吾能源部分股权所带来的近9.9亿元投资收益。

  同时,广汇能源亦回应投资者称,伊吾能源股权转让当时已确定资源量为35.12亿吨,定价方式参照周边资源拍卖价格且有据可查,2012年9月仍未确定油气煤的特殊属性。

  记者注意到,该区域的煤炭储量接近70亿吨,而广汇能源最终确认只获得其中一半。即便如此,广汇能源在出售伊吾能源的股权时,亦对探矿权储量只字未提,进而招致投资者怀疑。这其中的原因还要从多年前广汇集团与中信集团的探矿权博弈说起。

  “强龙”与“地头蛇”的冲突

  中信先于广汇涉足煤矿

  有资料显示,广汇集团2009年委托新疆煤田地质局161队,对伊吾县淖毛湖煤田东部开展地质勘探工作。

  据该地质队正式提交的详查报告称,该矿区经济资源量68.28亿吨,其中约1/3资源量符合露天煤矿开采条件,矿井开发规模可达5000万吨/年以上,其中露天煤矿开发规模可达每年2000万吨至3000万吨。对能源企业来说,这显然是一块让人垂涎的“肥肉”。

  不过,这块“肥肉”最早的主人,并不是广汇集团。2005年4月,新疆新天国际经济技术合作(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天集团)取得了该区域的探矿权。而新天集团早在2004年便被中信集团全资子公司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携5亿元资金入主,取得后者49%的股权。此后,中信集团专门成立全资子公司新疆中信新天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新天),主要负责哈密大南湖、淖毛湖煤田项目的投资运营。

  然而,当“强龙”遇到“地头蛇”,该区域的能源开发出现变数。

  2006年3月,新天集团在探矿权到期前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申请延续探矿权,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以“未完成原勘查设计、未完成最低勘探投资”等为由拒绝。新天集团随即申诉至国土资源部,国土资源部于2008年2月受理了该案。

  此后不久,中信集团就在第一轮交锋中失利。2009年12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向广汇集团颁发了该煤田的勘查许可证。有媒体报道称,彼时国土资源部尚未对新天集团申诉的案情做最终判定,上述探矿权仍属于“尚未审结复议案件涉及区块范围内的探矿权”。

  随后,中信集团开始反攻。据《中国经营报(微博)》报道,2011年3月,经过多番申诉,国土资源部发布行政复议决定书作出了撤销广汇集团T65520091201038453号勘查许可证的决定,即新疆哈密地区伊吾县淖毛湖煤田东部勘查区普查。这一回合的交锋可谓胜负难定。媒体报道称,2012年5月底,国土资源部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下发了函件,要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监督广汇集团停止对正在复议的淖毛湖煤田探矿权范围内的勘查开采活动。

  2012年5月25日,当地政府出具函件,首次对探矿权纠纷进行了调解,拟将淖毛湖煤田东部勘查区块五号井田(资源量约5.2亿吨)配置给广汇集团,其他区域按总资源量“一家一半”重新划分。广汇能源则在官网回复投资者称,该文件为最终解决方案,已得到调解各方认同。

  但对于这种划分方法,中信集团方面是否认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本次调查过程中拨打中信集团公开电话询问此事,对方提供了一个集团相关部门电话,然而记者多次拨打,此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就在此纷争陷入僵局之时,2012年9月,瓜州物流以12亿元向中能颐和转让伊吾能源9%的股权。现在看来,此番交易可谓煞费苦心,中信集团与广汇集团的博弈也自此出现转机。

  根据广汇能源官网的报道,2013年3月28日,政府有关部门已为公司出具确权及办理进程的证明文件,矿权划分已有明确解决方案。相关矿权手续正在办理中。

  至此,中信集团与广汇集团的矿权纷争似乎宣告结束。而在外界看来神秘的中能颐和以及博弈背后的操纵者,却越发引人关注。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