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钢巨亏4.59亿托管日钢未见效

2013-04-18 15:44:21  来源:腾讯财经

  每经记者 赵春燕 发自北京

  2012年无疑是央企大军头顶上光环逐渐褪去的一年。

  尽管仍然交出了一份“保增长”的成绩单,但增长速度放缓、盈利能力下滑也成为了这支大军不得不面临的现实问题。同时,“亏损”这个词汇,在2012年也频频出现在央企中。

  尽管亏损的央企无一例外地将亏损归于宏观经济影响的“周期性问题”。但我们发现,正是在“不可抗力”的大背景下,相比同业竞争对手,一些央企在追求规模效应的同时,战略布局、风险管理等不足得以凸显。

  身为央企大军的出资人,国务院国资委新掌门人蒋洁敏近日一再明确,要求2013年央企利润保持增长,而如何扭转部分央企巨亏的局面将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在此,《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也选取了数家央企,尝试对它们的亏损进行探源。同时也期待它们早日完善自身,恢复昔日荣光。

  3月30日,五矿集团下属最大上市公司五矿发展(600058,SH)公布了2012年业绩报告,五矿发展出现了上市16年来的首次亏损:净利润-3.8亿元。

  而五矿发展下属资产规模最大的控股子公司五矿营口中板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五矿营钢)报出了更大的亏损额:2012年营业利润-11.2亿元,净利润-8.5亿元。

  “五矿营钢专营中厚板,产品线单一,抗风险力弱,是导致五矿亏损的‘始作俑者’。”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安海轩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五矿营钢是五矿发展从事钢铁生产及中厚板深加工等业务的控股子公司,是辽宁地方骨干钢铁企业。五矿发展持股比例50.4%,合并报表计算,五矿营钢为其“贡献”了4.59亿元的净亏损额。

  这也意味着,如果没有这个子公司,五矿发展2012年度还能微弱盈利将近8000万元。

  五矿营钢自2008年开始纳入五矿发展合并报表范围开始,其业绩就在下滑,仅2011年在日照钢铁托管初始实现了8000万元的盈利。

  2011年上半年,为了改变五矿营钢的亏损局面,五矿发展引来了在钢铁业内享有盛誉的日照钢铁对营钢进行托管,这也是五矿发展意图从五矿营钢转股退出控股地位的铺垫。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项开启了民营企业托管央企子公司先河的举措是否成功目前尚难评说。2012年,五矿营钢报出的巨亏,似乎是其并入五矿发展报表以后从未有过的亏损额度,而且还发生在日照钢铁托管之后。

  对大股东五矿发展来说,五矿营钢带来的麻烦不仅是业绩上的亏损,还有因为员工问题一直未能有效解决导致转股改制计划被搁浅。

  五矿发展一位高层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五矿营钢的问题上,五矿发展已经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不退,面临环保合规性和行业亏损难题;退,则要面临国企改制,在员工的问题上尚无法解决等问题。

  被搁浅的改制

  杜双华的无奈:营钢转股改制暂搁浅

  2012年10月11日,五矿营钢的会议室内聚集了100多名职工。会议上的墙上挂着“热烈欢迎广大职工为企业前途输送意见”的横幅。

  杜双华刚开口让大家安静一下,几个职工就立即起哄,鼓动100多人离场,把杜双华连同当地政府的几个领导干巴巴地晾在台上。

  以上场景为日照钢铁董事长杜双华在2012年年度工作会议讲话中提到的一个场景,在这篇长达1.6万字、题目为《立足以人为本,追求和谐稳定 在企业透明健康发展中实现员工的尊严与快乐》的讲话中,杜双华回忆了其接管五矿营钢以来的管理经历和所遇到的管理难题。

  杜双华在讲话中坦言,当自己在投资上百亿的企业里,被自己职工背弃那一刻的心情,“不是说丢人,而是寒冷,心都凉了!”

  事情的导火线便是五矿营钢的转股改制问题。2011年上半年,随着五矿营钢生产指标的全面下滑、亏损的日益严重,五矿发展准备从五矿营钢退出控股地位,转让出售部分股权,而日照钢铁作为第二股东,有条件、能力和意愿接盘。

  这原本是股东之间正常的股份转让,但事实并非如此。

  转股改制推进艰难

  从7月份转股消息公开,五矿营钢的转股改制就遭到了相当一部分员工的抵制。这期间,五矿营钢管理秩序混乱、几近瘫痪。

  五矿营钢的前身营口中板厂有40年历史的老国企。造成五矿营钢职工对日照钢铁排斥的根源有多个流传版本,而最主要的是五矿营钢职工对国企身份的留恋。“在国企里有踏实感,不用担心下岗、裁员,竞争压力小。”

  五矿发展高管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即使在最近几年亏损较严重、高管工资调整的情况下,当地员工的薪酬仍旧保持周边地区较高水平。

  自己民营企业的身份让员工无法接受这也让日照钢铁老总杜双华十分纠结。

  而对于改制的问题,杜双华称目前心里也没底,“也可能三五个月,也可能一年半载,也可能不改制了,就这么维持现状。”

  在上述讲话中,杜双华称,“对五矿来说,作为大股东要求我们管理团队今年保平争盈,如果出现亏损,由管理团队负责,我也承诺答复了。对日钢来说,我反而是有很大的信心,在这种状态下,通过团队的努力带领企业减亏扭亏,张贵银(日照钢铁副总经理)给营钢的目标是到今年底减亏至3亿元,我认为这个目标很保守,他们能够完成。”

  五矿发展退出计划搁浅

  引入日照钢铁托管进而转股是五矿发展预想的退出路线,不过这项计划因为员工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搁浅至今。

  据五矿发展2011年4月发布的一份《关于五矿营口中板有限责任公司股权重组的议案》,根据协议,日照钢铁、旭阳钢铁分别以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方式对五矿营钢进行股权重组。重组后,五矿发展股权由50.4%降至40.32%,日照钢铁、旭阳钢铁控股分别为31.97%和20%。

  此举也被认为是五矿集团在为最终转让五矿营钢给日照钢铁做铺垫。

  但时至今日,大股东五矿发展的股权比例并未发生变化,也即日照钢铁目前仍然处于“托管”的角色。

  五矿发展高层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针对转股改制,五矿发展和日照钢铁已经达成共识,但是双方都卡在了员工的问题上。

  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刘秋平向记者谈及五矿发展退出难题时表示,五矿发展想撤出,但是给日照钢铁接管,这就涉及到国企向私企的改制,像国企员工的安置补偿、身份转变以及公司的股权变更都存在一定问题。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在公开信息中查阅到在员工中流传的武钢 (一说“舞钢”)或将接盘,日照钢铁要撤出的消息。不过,五矿营钢一位宣传部人士对此进行了否认,并称“都是谣言”。该人士同时表示,针对目前员工补偿方案进展的问题“尚没有办法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尝试通过五矿营钢员工和当地人来了解转股改制及员工补偿方案的进展,但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信息。五矿营钢员工向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方案。

  漩涡中的营钢

  30亿项目环保违规成五矿发展“难言之隐”

  “这件事情当时很轰动,开创了民企托管国企的先例。”金银岛钢铁行业分析师徐勇波曾这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财务报表上的巨额亏损数目,多少说明了“托管”的效果。不过在“托管”过程中,五矿营钢两大股东之间的合作细节及纠葛却鲜为人知。这可以从记者曾经调查报道过的五矿营钢一项投资逾30亿元的铁前设备改造项目中反映出来。

  30亿项目涉嫌环保违规

  在辽宁营口老边区的营大线沿线,一片庞大高耸的烟囱群成了五矿营钢的显著标志。记者曾于2012年底走访了距离营口市区大约13公里的五矿营钢所在厂区,当时其上马的投资逾30亿元的铁前设备改造项目环评被国家环保部以“未批先建、环保不达标”等原因未予审批。

  据官方文件显示,这个未被环保部审批的铁前设备改造项目,包括在现场厂区内建设2座2300立方米高炉和1台180平方米的烧结机,在厂区内东北侧配套建设1座135兆瓦煤气综合利用电厂。淘汰现有4座450立方米高炉和1台132平方米烧结机,现有自备热电站停运,作为冬季采暖备用设备;改造已停产的2800毫米中板厂以匹配产能。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个项目为当时托管五矿营钢的日照钢铁所建,而对于日照钢铁来说,30亿元的投资数额已不是小数目。

  “违规建炉子”被相关部门叫停,成了杜双华团队在托管五矿营钢期间较为纠结的一笔。

  环保部官方网站曾于2012年12月17日公布《关于2012年12月拟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作出审批意见的公示》,对五矿营钢铁前设备改造项目给出 “拟不予批复”意见,其中第一个理由是拟建项目未经环评审批即擅自开建。

  8.5亿元巨亏谁之过?

  在日照钢铁托管的第二年,五矿营钢报出了罕见的营业利润11.2亿元、净利润8.5亿元的亏损额。徐勇波对上述亏损额度评述到,日照钢铁一直以来是以它自己独特的组织架构以及管理或是成本著称,但是在五矿营钢的托管上,这个优势没有表现出来。“原因在于国企的体制跟民企区别很大,很多层面上矛盾重重。”

  五矿发展内部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2012年五矿营钢的亏损确实有行业的原因,但也有管理的问题。

  针对巨额亏损,杜双华在2012年度总结会议上的讲话中亦进行了总结,他坦言,“去年我们在五矿营钢的管理上出现了大问题,这是我们不应该回避的。”

  他在讲话中提到,在接管初期,“李士才挂帅时,头半年我基本上每天一个电话,每周调度一遍副总,每月组织一次会议。我也一直很乐观,很有动力。”

  不过转折出现在2011年10月的大高炉叫停。用杜双华的话来说是“当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一下子就没有斗志了。一度有了‘等别的企业接盘、全面退出’的想法。”

  此次高炉被叫停是否源于 “环保劫”,《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长达一周的时间内,针对日照钢铁的采访求证尚未得到回应。

  “我们曾经想得很好,是把我们的优势和他们的优势‘共赢’联合起来。”五矿发展一位高层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谈起这场合作最初的愿望。

  西本新干线首席分析师刘秋平称,五矿营钢2012年的巨亏,除了整体行业的不景气之外,内部管理混乱、员工问题、效率低下的人为问题也十分突出,从而造成了经济效益的下滑。从这个角度而言,不好评价托管是不是成功的。

  不明朗的命运

  日钢接管尚未拍板营钢前途未明

  营钢问题到底会怎么解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再次发问。

  “根本是想要退,绝对会想退,而且没有别的选择。”坐在记者对面的五矿发展高层用略带坚决的语气答道。他亦表示,针对这个事情可能近期就必须要有动作,如果不做,五矿营钢有可能会影响五矿发展2013年的效益。

  在2007年,也就是被五矿集团欣然纳入旗下之时,五矿营口中板厂是五矿集团发展成为优势金属生产商的重要平台。但在近几年连年亏损之下,它却成为了大股东五矿发展的一个包袱。

  虽退意强烈,但五矿发展高层表示,在暂时退不出来的这段时间,还会着力改善营钢的管理。据他透露,去年底,五矿发展和杜双华团队又进行了一次谈判,双方达成使营钢在2013年不亏损或在最小额度内的亏损限度。

  目前,虽已陷入退出泥潭的五矿发展尚未有新的动作,而另一方纠缠在山东钢铁行业重组之中的日照钢铁,亦在重组的未知道路上跋涉。

  据悉,《山东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试点方案》提出,到2013年山东钢铁实质性完成对日照钢铁、青岛钢铁的重组。

  另据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山东钢铁和日照钢铁的重组事项或会不了了之,原因在于“山钢的确没钱”,而且重组事项一直以来都是上一届在推动。

  今年3月份,曾掌舵山东钢铁集团5年,主力推动山东钢铁业兼并重组的山东钢铁董事长邹仲琛因年龄原因提出辞职。在业内人士看来,山钢的成立和后续对济钢、莱钢的重组完成,邹仲琛功不可没。但是,因为民企的不配合、不主动的态度,山钢兼并日照钢铁以及完成重组,基本上处于搁浅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接管五矿营钢甚至有意愿在五矿发展退出后接盘的日照钢铁,会否因为山东钢铁业重组的变局而在营钢的策略产生变化,目前还未知。

  金银岛钢铁行业分析师徐勇波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关于山钢、营钢的日钢的事情,目前还没有办法明朗起来,“有各种利益纠葛纠缠其中,不知道谁会是最终的赢家。”

  相关链接

  发力电商物流五矿发展欲回归老本行

  每经记者 赵春燕 发自北京

  在营钢上的进退抉择凸显出五矿发展的战略转变,在2007年五矿集团收购营钢之时,适逢五矿谋求构建全产业链,但当五矿发展意图退出营钢的当下,其又在进行另一项大的战略转型——发力电商。

  中国五矿集团官方网站资料显示,2006年7月,五矿营钢无偿划转给五矿集团,成为五矿集团在钢铁生产领域的重要平台。此项收购亦符合五矿集团“做一个全产业链服务商”的意图。

  2007年,五矿集团总裁周中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五矿接下来几年主要构建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两大产业链,上游抓资源开发,中游抓加工冶炼,下游抓营销网络。“五矿营口中板有限公司成为集团公司发展成为优势金属生产商的重要平台,对推进集团公司转型发展意义重大。”2008年,五矿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五矿发展成为营钢的控股股东。

  今年“两会”期间,周中枢曾坦言“一直想退出营板公司”,他表示,当初收购营口中板厂是因为看中了其中厚板。

  此外,周中枢在其他场合也表达过要退出黑色冶炼行业的想法。

  不过近年来,中国钢铁行业的发展呈现出放缓趋势,发展阻力日趋加大,发展瓶颈日益凸显,营钢的亏即可算作行业的缩影,这个瓶颈同样也是五矿发展所面临的。

  如何突破与战略转型摆在了五矿发展面前。一位五矿发展高层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生产冶炼试了一把,但是确实是“玩不转”,目前想回归老本行,也即继续做贸易,五矿发展海外有众多的店,渠道和品牌是其一大优势,“我们要一直延伸下去把它做实了。”

  据记者从五矿发展官方获取的一份资料显示,目前已是国内最大的综合性钢铁流通服务商的五矿发展,下一步将要结合自身优势着力进行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以及与此相匹配的钢铁物流园建设。

  目前,五矿发展正大力推进现代钢铁物流园布局,涵盖交易、仓储、加工、配送等四大核心服务。2012年,五矿发展无锡钢铁物流园一期实现盈利。

关键字: 矿营 山东钢铁
责任编辑: 哈妮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