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乐亭海域也现油污 康菲坚称与己无关

2013-04-15 14:11:2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继山东长岛县海域曝出油污后,河北唐山以东海域也出现了油污。

  昨天(4月14日),唐海县、乐亭县多位渔民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大约一周多前,乐亭县海域出现了油污带,在乐亭海域绵延有四十多公里,与上次康菲漏油现象相似。多位渔民认为“这里肯定不是燃料油”。目前,河北海域的油污检测尚未公布。

  此前,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给出了“山东油污主要系燃料油”的结论。针对山东地区出现的油污,康菲中国和国家海洋局先后否认“蓬莱19-3油田”出现新的溢油。

  有养殖户对记者表示,油污已经影响到自家虾蟹的生长和繁育,用海水孵化虾苗,虾苗都不会“变态”,而且会出现大量死亡。

  一周多前河北海域现油污

  两年前的渤海漏油灾难还记忆犹新,河北乐亭县海域又出现了新的油污。

  日前,乐亭县有渔民向记者透露,大约一周多前,乐亭县海域出现了新的油污带,“肯定是又漏油了,但不知这些油污从哪来”。

  乐亭县扇贝养殖协会会长杨基珍证实了这点,他介绍这次新的油污带在乐亭海域绵延有四十多公里,与上次康菲漏油现象相似,海面漂浮着油污,既有块状也有颗粒状,“因为出现大量的漏油,现在从海里捞出来的虾都有股油味”。

  乐亭县位于唐山市东南部,环抱京唐港,毗邻唐山曹妃甸。2011年康菲溢油事故给当地水产养殖户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新出现的油污再度让渔民感到担心。

  与乐亭县毗邻的唐海县也出现了新的油污,唐海县渔民于庆宝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油污是新的原油,一块块的,仅在东坑坨岛上就出现了两千多米的油带。从地图上看,东坑坨距离海岸约十来公里,最近端与曹妃甸港口不到几公里,部分地图未对这块海岛作出标注。

  于庆宝介绍,由于东坑坨高处距海岸只有一米多,如果涨潮的时候整个海岛会被淹没。“前不久我们这边刮了八九级大风,赶上大潮,大风之后我们上岛就发现海滩上大量的新油污,我们向海事局和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作了举报,他们也到现场作了调查和取样”。

  于庆宝说,在现场,海事局和海洋局的工作人员都认为这是原油,但到底是哪个地方的原油则不知道,需要进行化验,“北海局的负责人一个小时前还给我电话说,如果发现新的油污赶紧向他们报告”。

  记者未能证实上述说法,不过,根据当地渔民提供的照片显示,多名身穿 “海事执法”服装的工作人员正在海滩取样。从这些照片上可以看到,油污在沙滩上形成了一条长长的带状,油污既有颗粒状也有块状,块状小的有几公分长,而大的直径有几十公分。

  于庆宝说,除了东坑坨岛,唐海县的海边也有不少油污,曹妃甸港口的水泥板上就有不少,但因为海浪大,无法凝结成油块。

  康菲石油否认出现新溢油

  河北唐海县海域出现的油污也引起了北京环保组织的关注,环保NGO自然大学于4月10日专程到现场调查并取样。自然大学此次负责调查的研究员邵文杰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唐海县海岸线上的油污初步估计有几十公里,有些冲到岸上,“油块有大有小,但大多是半固体状,表面上有些硬,但是扳开后里面则是粘稠状的”。

  邵文杰曾在康菲漏油事故期间多次到现场调查,他说,这次新出现的油污与上次康菲溢油事故时的油块形状非常相似,可以断定这是新出现的漏油。而不少渔民也倾向认为,这又是康菲的溢油污染。

  不过,康菲中国相关人士此前已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否认出现新的溢油,针对山东渔民反映出现康菲的拖油船,康菲中国称也没有部署过任何溢油围控设备。

  目前,渤海湾石油开采平台众多,除康菲石油外、菲利普斯、雪佛龙、科麦奇、德士古、阿帕奇、加拿大王朝能源、EDC等国际能源企业都有项目。

  邵文杰说:“除了新出现漏油点,也有可能是当时康菲漏油事故处理的油污,这些油污沉积到海底,洋流又重新把它们带到了海面”。

  山东油污被鉴定为燃料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4月12日向国家海洋局求证,海洋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在调查此事,以他们的调查为准,该人士并向记者介绍了北海分局的调查结果。

  4月12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网站发布消息《山东长岛县部分岛屿岸滩油污经油指纹鉴定为燃料油》,4月13日又发布了消息 《山东长岛部分岛屿岸滩油污油指纹鉴定结果显示与渤海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无关》,文章称:“北海监测中心对4月10日至11日采自山东长岛县砣矶岛、南砣子岛岸滩全部9个的油污样品进行油指纹鉴定分析,结果8个油污样品为燃料油,1个油污样品为非产自渤海海上油田的原油”。

  消息的来源为北海分局环保处,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北海分局尚未发布河北海域油样的检测结果。

  油指纹相当于人的手指指纹,通过比对不同油田所产原油的“油指纹”,就能确定原油的产地。据了解,北海监测中心从2006年开始建立渤海所有海上油田、平台的油指纹库。

  唐山一位长期关注海洋环境的民间环保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山东油污鉴定的结果虽为燃料油,但河北海域的油污不可能是燃料油,“我们调查从秦皇岛到曹妃甸海域都有油污,如果是燃料油,那至少漏了几万吨,而且这次发现的只是油块与2011康菲漏油现象一样,只有油块没有油花,如果是燃料油,海面会有油花。”

  于庆宝也坚持认为这次油污不会是燃料油,“我们这边发现的油块最大有十多斤,像糕状,有的粘糊糊像是豆腐脑,有些沙滩的油块如果阳光强则会融化,如果天气冷又会凝结,如果是燃料油不会结成硬块也不会有这种反应”。

  近日,国家海洋局北海环境监测中心总工办副总工周青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燃料油并不是大家理解的汽油、柴油、甚至煤油,它不是这种很轻的燃料油,这种燃料油从外观上和原油特别是重质原油很难区别的,也是黑黑的、粘稠的,这种油实际上是船用的重质燃料油,到海里途径太多了。”

  渔民称水产养殖已受影响

  在康菲溢油污染事故中,乐亭县水产养殖损失大概在70%左右,事故阴云尚未消除新的污染又到,这让渔民感到忧心,因为眼下新的养殖周期已来临,部分渔民发现水产已受到新一轮油污的影响。

  于庆宝主要从事虾和蟹类的养殖,他发现油污已经影响到自家虾蟹的生长和繁育,“我们用海水孵化虾苗,都不会变态,而且会出现大量死亡现象,现在渔民只能用存储的海水或者去盐池去拉海水来孵化”。变态(metamorphosis)是指一种生物现象,在某些动物的个体发育中,其形态和构造经历阶段性剧烈变化,有些器官退化消失,有些得到改造,有些新发生出来,从而结束幼虫期,建成成体结构。

  于庆宝说,现在孵化对海水的需求量不大,如果再过一个月到了养殖季节到来,海水还有油污,那渔民影响会很大。当地另一名海参养殖户也称,因为海参比较敏感,这次污染对海参影响很大。

  乐亭县的渔民也反映水产品受到新的油污影响,杨基珍说,因为新的油污到来,海鲜的生长速度很慢,有些不长,这会对养殖户造成很大的损失。

  目前,油污来源都没有搞清楚,更有可能因为燃料油的结论而让这次污染事故不了了之。上述海洋环保人士说,“为了防止出现燃料油的结论,我们取了多份样品,会邀请多家机构进行检测,不排除将样品送到国外。”

责任编辑: 绿源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