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死猪背后:政策影响了一头猪从生到死

2013-04-13 10:58:38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仿佛没有任何征兆,黄浦江上就浮起上万只死猪,一时间我们不知道应该从哪个角度去关注这个事件。参考上海市政府公布的消息,我们得知不应该将之视为一起公共事件;而且不需要担心食品安全,因为官方消息称,猪的死因与疫情或禽流感病毒无关;也不需要考虑水源污染,因为专家认为这只不过相当于“游泳池里的几只苍蝇”。

  我们也不能确定事件何时结束,官方说法是打捞工作已于3月24日基本结束,但直到4月初,上海水域中仍不时漂来死猪。尽管江上浮猪的画面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但相信总归能捞完,我们还是决定姑且搁置所有担心,听一听那些做“猪”生意的人怎么说,看看这个行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为此,本刊采访了这个产业链上的多家企业,包括规模大小不等的养猪场、屠宰场以及收猪人、种猪公司等,我们发现,政策这只看不见的手带来的影响最为重要。

  无黑市,无正途,无处安放

  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京北忠盛养殖中心,是一家规模不到2000头的中小型养猪场,除了一排排猪舍,养殖中心的院子里还停放了一台小型挖掘机。猪场老板张连文还有另一个更赚钱的生意,他几天前从自己的建筑公司调来这台铲车,准备在院里挖一口新的“干尸井”。

  和近几年大多数热点事件一样,江上浮猪带来一个大多数人都陌生的词汇“无害化处理”。对于养猪场,这当然是一个早已熟悉的概念。猪的“无害化处理”有许多途径,其中之一是挖一个深坑,将死猪投入后再撒上石灰,待装满后加盖密封。

  “北京在无害化处理上是全国领先的。”北京顺鑫农业茶棚原种猪场场长张茂介绍说。顺鑫农业是一家国有上市公司,除了日常销售,茶棚猪场每年还为两会提供“特供肉”。顺鑫旗下还有一家工业炼油厂,从建场开始其病死猪全部被回收炼油。

  病死猪并不是没有利用价值,北京市顺义区北郎中村种猪场场长石谊说,从去年开始,他的猪场和当地的蛋白饲料加工厂签订了协议,这家处理厂拥有政府认证,可以将病死动物的尸体处理为蛋白饲料。

  如果没有这种渠道,大多数养殖厂只能自建被称为“干尸井”的无害化处理池。一口干尸井成本约4万元,这笔投资对于规模化的猪场不值一提。但嘉兴的农民们更多的是存栏几十头的养猪户,因此,在嘉兴这样的中国乡间散户养殖地区,地下死猪交易一直禁而不绝。

  2012年,修订后的《食品安全法》公布实施,死猪贩卖销售在当地开始收紧,多个贩卖团伙落网。其中嘉兴市南湖区凤桥镇三星村村民董国权等3人,因收购屠宰死猪7.7万余头,销售金额累计达865万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在当地引起了轰动。

  与这个政策同时出台的,还有农业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监管工作的通知》,各地政府、防疫部门大多在去年积极宣传了这个通知,并要求养猪户挖井。对于那些没钱挖井的农户,一时间黑市贩子销声匿迹,死猪变得无处安置。“虽然往江里扔猪不对,但是如果没有消纳的地方,养猪户其实也是无奈。”石谊说道。

  根据国家规定,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给予每头80元补助,但仅针对年出栏量超过500头的规模化猪场。张茂认为,政策的补助范围应该扩大到养猪散户,“一头猪养大成本上千元,老百姓舍不得白扔,可能就卖给黑市了。”张茂说,最苦的是农民(散户)。

关键字: 政策 死猪 黄浦江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