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个体运营有弊端 专家:经营不适合全面放开

2013-04-12 11:07:55  来源:北京日报

  总量是否应该增加?租价是否应该调整?运营模式是否应该改变……针对如何缓解“打车难”的问题,连日来,市交通委多次组织交通专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为“打车难”支招。

  焦点一:

  增新车道路“装”得下吗?

  最近十多年,本市常住人口从1000万出头蹿升至2190万,每日人口出行总量达到5792万人次。也就是说,每天每人需要出门近3趟。值得一提的是,本市目前实行机动车尾号限行,平均每个工作日有约100万辆小客车停驶,大约数十万有车族出门需要改乘其他交通工具。

  然而,与日趋增加的出行需求相比,出租车的数量10年来原地踏步,维持在6.6万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0年来,本市轨道交通线网总里程从2003年的114公里,增长到2012年的442公里,跃居全国最长。小汽车总数从200多万辆增长到527万辆。

  面对城市的超速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开足马力也依然显得捉襟见肘。“北京的道路环境摆在这里,如果继续增加出租车数量,路上根本 装不下 。”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副理事长兰荣常年研究全国各地的出租车运营情况,对于单纯依靠增加出租车数量缓解打车难的观点,她认为,“打车难”是城市化进程太快带来的必然结果,出租车不是基本公共交通工具,“如果出租车要满足所有限行司机上下班的需求,那么限行的意义何在?”

  支招:增加双班缓解“打车难”

  目前,本市出租车分为单班和双班两种运营方式,相对而言,双班运营模式效率显然更高。在不能增加车辆的前提下,专家建议将出租车双班率从现在的5成提高一定比例。有关部门也要进一步严格出租车的使用寿命,适当调整车辆报废年限,保证出租车的良好车况。

  焦点二:

  的哥工资一直不涨怎么办?

  家住丰台的唐先生现在是一家民营企业的司机,月收入四五千元。5年前,他还是一名的哥。他记得很清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刚入行时,的哥属于高收入人群,虽然开着“冬冷夏闷”的小面,但收入比一般工薪阶层高不少。

  谈到转行,他显得挺无奈。“我其实挺喜欢出租车司机这份工作,但是看着社会平均工资每年都涨大约8%到10%,我的收入却一直维持在三四千,而且路越来越堵,早晚高峰时出车真是赔本赚吆喝,活太难干了,我干脆就辞职了。”

  唐先生的例子并非个例,由于收入低等因素影响,目前出租汽车驾驶员的构成从最初的城市人口居多,逐渐转变为目前八成以上来自远郊区县。

  一位业内人士坦言:“年轻人现在基本上都不干出租车司机了,关键问题就是收入太低,每天十多个小时在马路上跑,没日没夜,吃饭不能按点儿,上厕所都成问题。这么苦,年轻人不愿干也正常。”

  提高司机的收入水平,难道必须通过出租车涨价?每月的“份子钱”还有多少水分可以挤?

  赵忠义,曾任北京祥龙出租客运公司总经理,他直言:“2006年至今,出租车租价没调过,但是物价却长了不少,出租车企业管理运营成本相应提高,每辆车的柔性成本大约增加了400元每月。”一位现任出租企业负责人隐晦地透露:“企业平均每个月每辆出租车的盈利约为500元,几乎没有余力补贴司机。”

  支招:租价调整理顺利益关系

  上个月底,多家媒体报道了本市出租车将涨价的消息,不过,这一消息并未得到证实。参与了即将出台的出租车治理一揽子措施的一位人士透露,出租车价格调整前一定会进行听证。可以肯定的是,租价的份额有望进一步细化,恶劣天气运营、早晚高峰、夜间运营等情况都将纳入考虑范畴。

  曾经做过20年左右的哥的于凯表示:高峰时道路拥堵,出租车司机收入比平峰时少20元。唤起司机的积极性,保证出车量,尚需在一些特殊时段采取经济手段。这样既可以筛检部分非刚需打车族,又可以提高出租司机的收入。

  市民刘先生坦言,如果适当涨价可以缓解打车难,我可以接受。但是这部分钱一定要装进的哥的兜里,否则还是起不到鼓励的哥出车的作用。同时,涨价后政府必须发挥监管作用,对于没有职业道德拒载的的哥严罚,严重者清理出的哥队伍;对一些管理较差的出租企业,也要建立完善退出机制。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