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猪坑农:揭开死猪产业链中内幕

2013-04-09 14:37:46  来源:中国企业家

  坑猪到焚猪

  死猪漂流引起的最大争议,除了事件本身的反常和诡异之外,人们追问最多的是,为何不能对之进行完全的无害化处理?

  在横港村的田野里,陆根松领着记者来看这里的无害化处理点。类似这样的点全嘉兴市有573座,累计达4万立方米。以横港村无害化处理点为例,包括4个处理池,每个池子长宽高为6×4×4(m),可以容纳死猪2000头,建设费用12万元,其中国家财政补贴4.8万元。

  但这个处理点的处理能力已经不够,就在处理点的西边,原先村里堆猪粪的地方,巨大的挖掘机正在开挖第5个池子。“死猪到了冬天的时候就降解得很慢,非要到夏天才会更快点。”陆根松告诉记者。整个嘉兴市为无害化处理池建设已经投入了1312万元,2012年嘉兴市农林水事务经常性支出为12.88亿元,仅围绕死猪的相关投入已超过这一数额的1%。

  不过,缺口仍然巨大,2012年嘉兴全部无害化处理点处理死猪32.56万头,这个数字放到嘉兴734万头的总量中,仅占到4.4%。

  据王长江表示,生猪全流程(含仔猪出生后到成猪)死亡率国内达到20%,即便按照嘉兴官方渠道公布的10%的死亡率(很多仔猪运往外地长大),亦有30多万头死猪在无害化处理渠道之外。

  为了增加死猪处理能力,去年7月,嘉兴市已经决定在南湖、嘉善和海盐率先建设焚烧厂,而此次死猪事件无疑加速了焚烧厂的建设进程。新丰镇副镇长黄军透露,今年年内应该能建成,南湖区的焚烧厂应该就建在新丰镇,目前正在进行选址工作。

  死猪连带着养猪产生的粪便,消毒用化学制剂、饲料等等,给嘉兴市带来巨大环境压力。“我们是猪房比住房多。”黄军对记者开玩笑表示。

  在死猪事件发生后,嘉兴从市到村的四级班子,已经进入到高度紧张的状态。在3月11日-17日的一周时间,全市累计出动巡查人员53377人次、巡查水域面积63991公顷,排查养猪场130051次。包括黄军在内,都是长时间在办公室值守,取消节假日。

  作为一个农业镇,新丰镇有两样出名:生猪和生姜。黄军表示,按照镇里的规划,下面要弃生猪,而就生姜。全镇生猪饲养25万头的规模,准备降到15万头,去掉五分之二。如果新丰镇的目标等比例扩大到整个嘉兴市,意味着该市每年将减少200万头生猪产出,直接产值减少约24亿元(按每斤猪肉6元计算),对比嘉兴2012年2885亿元的GDP来说,这“24亿”裹挟着重大环境代价,舍弃也罢。

  这是一次痛定思痛,但并非第一次“猪恸嘉兴”。早在2010年大规模死猪时间出现后,嘉兴即开始在“死猪”上投钱。新建无害化处理池,雇佣固定的无害化处理负责人。黄军庆幸投入得“早”,当全国媒体蜂拥来到嘉兴后,他们看到了完整的处理体系。嘉兴方面乐于传递这样的事实,死猪投江只是体系之外的“偶发事件”。

  而在国家层面,2011年,农业部、财政部共同下达了《关于做好生猪规模化养殖场无害化处理补助相关工作的通知》,规定对病死猪进行无公害化处理可领取80元每头的补贴,以鼓励养殖户对病死猪的无公害化处理。

  一位农户表示,死猪深埋需要2米深的坑,非常费力和费时,多数养殖户也不愿意做。除此之外,焚烧所需的汽油和柴火都需养殖户准备。除了嫌无害化处理麻烦外,申请补助手续繁多、补助金发放周期较长以及各地实际实施情况有别,也导致许多养殖户并不能如数拿到这笔补贴。

  上述农户表示,别说是死猪,2010年国家补贴养猪的款项(每头母猪100元),他到2013年3月初才拿到,整整延宕2年多。但即便如此,农户也不愿意放弃养猪转而到厂里工作,“厂里每月2000块,养猪还自由些。”

  如何让更多农民舍弃生猪选择生姜,黄军并无更多方法,一亩生姜产值1万元,种完后还能种一季稻子。既赚了钱,又果了腹。但谁能保证生姜的价格不出现波动呢?到时候,如果出现黄浦江上漂浮生姜的场面,会被人戏谑为“排骨汤”变“姜茶”吗?这些显然都是黄军们回答不了的。

责任编辑: 岩实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