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薪民工实名举报中铁四局工程偷工减料

2013-04-03 16:20:50  来源:法人

  讨薪民工崔善善等人称中铁四局在集包铁路工程上存在偷工减料等行为,可能危及到集包铁路的运行安全

  文 本刊记者 伍洲奇

  2013年1月,本刊以《民工讨薪揭开中铁四局用工黑幕》为题,报道了中铁四局中标集包铁路后,将工程分包、转包给其它没有资质的公司,导致民工被拖欠工资的严重后果。

  一位专家指出,拖欠民工工资仅仅是违法分包转包工程的恶果之一。近日,讨薪民工崔善善等人向记者实名举报,称中铁四局在集包铁路工程上存在偷工减料等行为,可能危及到集包铁路的运行安全。

  2013年1月,本刊报道了中铁四局中标集包铁路后,将工程分包、转包给其它没有相应资质的公司,参与施工的民工被拖欠近两年的工资后,无法领取到劳动报酬。

  该案一经报道后,分包集包工程第六项目部的中铁四局建筑装饰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装饰公司”)的副总经理何晓龙,来到本刊编辑部进一步解释说明,表示一定想办法筹集资金,将转包第六项目部工程的包头金龙劳务公司所欠的民工工资还清,预计金额为109万元,并恳请媒体予以谅解。

  但是,时至发稿前,崔善善与《法人》记者取得联系,表示他多次向聘请他的包头金龙劳务公司负责人程国忠联系,但是程国忠一直推诿说还在中铁四局要账,一直没讨要到分文欠款。

  此前,本刊记者与包头金龙劳务公司总经理程国忠取得联系。程国忠告诉记者,从1月初接到何晓龙的电话,他便来到中铁四局总部所在的安徽合肥要账。账目一直非常清楚:装饰公司欠他保证金、工程款、垫付的工程款加利息,共计600万元;而他欠民工100多万元的工钱。

  程国忠并称,他多次与装饰公司联系,对方董事长、总经理及何晓龙开始爽快地答应还钱。但后来又称账目不清,要进一步进行核算,再后来就是相互踢皮球,甚至避而不见。程国忠还称,他在住酒店的时候,还有人到他房间进行威胁。到如今,他到合肥近一个月,马上过年了,但他至今没拿到一分钱,反倒垫上不少差旅费,生活上更加雪上加霜。同时,程国忠把装饰公司领导承诺还钱的录音全部发给了记者,以证实没有撒谎。

  随后,记者再次与何晓龙取得联系。何晓龙一直纠结于崔善善、张俊智等人的身份,认为这些人不是农民工,集包工程没有拖欠上百万元的民工工资。但时至农历12月28日,除夕的前一天,程国忠终于获得装饰公司支付的87万元欠款。

  但杯水车薪,这与装饰公司承诺的还款额度差距太大,“我只能留下一万元给家里人过年,其余的全部用于支付民工工资,及偿还一些紧急的债务”,程国忠向记者表示,那么多民工不可能足额地领取所欠工钱。崔善善则告诉记者,包头市金龙劳务公司给了他2万元,给了张俊智2.5万元,杨师傅等其余人和他一样,都没有足额拿到工资。

  实名举报弄虚作假

  在没足额领取到工钱时,民工们称很愤怒,崔善善、张俊智等人先后请人给记者发来实名举报信。

  举报信中称,中铁四局中标集包工程后,将第六项目部分包、转包给根本没有资质的装饰公司和包头金龙劳务公司。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第六项目部负责人何晓龙弄虚作假,在工程施工上偷工减料,获取不义之财。

  记者经查询发现,中铁四局装饰公司创建于1989年,拥有国家建筑装饰一级资质、机电安装一级资质,建筑幕墙二级资质、建筑装饰设计甲级资质。那么,装饰公司能否分包集包铁路的土方工程呢?

  同时,记者调查发现包头金龙劳务公司无办公场地、无运转经费、无任何施工资质。对此,程国忠在电话中承认公司为“三无公司”。那么,无任何施工资质的劳务公司,能否分包集包铁路的土方工程呢?

  举报信还称,在建造铁路涵洞的时候,何晓龙使用极其劣质的防水材料。当工程接近尾声的时候,业主监理人员发现铁路涵洞的防水有质量问题,勒令将被发现的两个不合格涵洞返工。不得已的情况下,何晓龙从上海高价买回了少量合格防水材料,并将一个涵洞进行返工,但又于当天晚上将已挖开的另一个涵洞掩埋。实际上,该项目部的其他涵洞防水都不合格,都应当返修。

  “除了返修的涵洞,第六项目部的数以百计的涵洞全部不合格,我们经手的就有30多个,不信可以挖开看看。”参与施工的杨师傅对记者予以证实,并称“而且只要雨季来临,下几天雨,涵洞就会渗水。”

  同时,举报信还称,何晓龙弄虚作假很有一套:例如,防滑坡应当由混泥土修建,但是何晓龙用杂土和碎石头,当成混泥土填充在防滑坡内,这样的防滑坡的坚固程度受到影响;又如铁路路基填土前应当清表(清除表面的杂草、水等),但何晓龙为了赶工省钱,直接命令民工将土倾倒在海岱村西南路基下面,长达160米,这可能会造成铁路沉降,影响铁路运行安全等严重后果。

  记者初步予以核实

  在举报信的附件中,崔善善发来了他的身份证的扫描件。

  扫描件显示:崔善善的住址为“内蒙古托克托县乃只盖乡三间房村某组某号”,崔善善告诉记者,他和家里人都是农民,家中也一直还在承包农地,他有时间就外出务工赚钱补贴家用。同时参与投诉的段某贵、杨师傅等人告诉记者,他们都是农村户口,都有农村集体承包地。

  “何晓龙认为我们不是农民工的说法,并没有客观依据。”崔善善反驳说。4月2日,本刊记者再次致电何晓龙。何说,这件事情发生在2010年春天,当时是有一个涵洞进行返修。在没有铺铁轨的情况下,将其挖开,随后就处理好了。“至于防水材料问题,民工哪里懂什么?”何说。

  对此,记者再次赴集包工程第六项目部进行现场核实。

  在投诉民工和当地村民的陪同下,记者来到集包铁路南园村村南处,参与施工的民工告诉记者,这就是被业主监理发现不合格并勒令返工的涵洞,而不远处,就是被何晓龙命令连夜掩埋的不合格涵洞。沿线行驶数公里,记者经过拍摄并对比发现,在外观上,返工涵洞与其它十余个涵洞有明显区别:返工的涵洞质感扎实,主体工程显得坚固,墙面平整;而其他涵洞与返工的涵洞一对比,就显得暗淡无光。

  “更多问题,你用肉眼不一定能看得出来,属于隐蔽工程,但是铁路已经建成了,何晓龙想要补救也不大可能了,可以要求专业机构进行检查,打开一看就知道偷工减料到何种程度,就知道工程质量有多少问题了。”杨师傅如是向记者表示,并称保留了不少施工时的照片和相关材料的样本。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