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轩酒店物业陷僵局 3.5亿拍得酒店难进门

2013-04-03 14:39:41  来源:南方日报

  通过竞价,兆邦基最终以35450万元竞得景轩酒店房地产等物业的所有权。随后,兆邦基公司多方筹资,在7天内凑齐了全部拍卖款,并于2013年2月4日全部支付给深圳中级法院。

  深圳中级法院于2013年2月18日作出(2012)深中法执字第119-2号裁定书,裁定景轩酒店的上述物业归兆邦基公司所有。

  景轩酒店的房地产等物业,原属景轩公司所有,景轩公司用景轩酒店1-30层全部的房产作抵押,向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借款,汇丰银行因此成为物业的抵押权人。

  因该笔借款本息一直未能清偿,汇丰银行提起诉讼。上海市高级法院判决汇丰银行有权申请拍卖抵押房产并优先受偿。

  汇丰银行随即向上海市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被执行的房产在深圳,上海法院遂委托深圳中级法院强制执行该案。在兆邦基公司竞得之前,已连续流拍了三次。

  虽然兆邦基公司向法院付清了全部拍卖款,法院也作出生效裁定,但两个月过去,兆邦基连景轩酒店都进不去。

  兆邦基副总经理黎奇介绍,该公司因此每日损失几十万元,每月达800万元。

  承包方 进门前要先弄清法律事实

  拒绝者是景轩酒店的承包经营方宇盛公司。昨日,景轩酒店公司与宇盛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景轩酒店2楼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据承包方宇盛公司负责人高小雅介绍,2007年4月,景轩酒店公司与宇盛公司签订一份20年《景轩大酒店承包经营合同》。之后,宇盛公司又与个人和公司签订了20份分包合同,将酒店餐厅等业务分包出去,期限为10年至15年不等。现在,各种合同全部在履行期限之内。

  据其提供得《景轩大酒店承包经营合同》复印本,“在承包期间,无论任何原因导致酒店营业所用房屋和设施所有权发生变化或酒店股东发生变化,本合同对酒店房屋的所有权人和酒店继续有效。”

  2013年1月9日,景轩酒店拍卖公告一一介绍了宇盛与其他个人和公司签订的20份分包合同。

  公告备注说明也称,上述有关《景轩大酒店承包经营合同》、《酒店承包协议》等合同、协议的真实性及承包金、承包费或者其他费用是否已经支付及已付数额等情况,本院均未核实;拍卖物相关房产的承包及转包使用,均未经得抵押银行同意,所签承包合同、协议由竞得人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自行处理。

  高小雅称,酒店从2007年接手承包经营后,生意渐有起色。3月11日,宇盛收到兆邦基要求撤离酒店的通知,然而,兆邦基只有法院裁决书,却不能忽视宇盛与景轩之间的法律关系,即使承包经营关系是不合法的,也应该双方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立案起诉,经法院核实后判决或协商处理,而非兆邦基擅自闯入占领。

  “兆邦基买了东西拿不到?法院是合理公正的,已披露了一系列问题,你买了后一定要正确对待这些问题,假如认为我们承包经营关系不正当,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法院也让你去诉讼。”高小雅称。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