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解铝项目“疯狂”西进

2013-04-01 09:24:10  来源:经济参考报

  西部电解铝投建正逆势加速。《经济参考报(微博)》记者获悉,近年来,尽管国家有关部委连续出台多个文件遏制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但电解铝产能却在西部转移过程中一路走高。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核准制并没有起到遏制电解铝盲目扩张的作用,已建成的项目中85%以上均未能得到国家相关部门批准。

  西进

  电解铝项目西部转移加速

  一方面是国家重拳出击严格控制产能,另一方面却是电解铝向西部转移进入“快车道”这一不争事实。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一位负责人在此前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2012年我国电解铝新建产能的地域分布中,西北地区占了71%,华中只有2 .8%,占据第二新建产能份额的华东地区是10.3%。值得注意的是,在西部有色投资的热潮下,宁夏、新疆、内蒙等西部地区的电解铝投资已经进入“赛跑”阶段。以新疆地区为例,目前山东信发集团、天山铝业、众和铝业、中电投集团等企业部分投产,更多的项目还在基础建设阶段,东方希望、神火、其亚、天龙矿业预计2013年12月建成投产。

  据记者了解,包括山东信发集团、东方希望集团、中电投集团以及中国铝业等都在西部地区新建电解铝项目。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两会期间,丽江古城将上马高污染电解铝项目的消息更是引起人们热议。

  和国家重拳严控相反,地方政府对电解铝项目投资却具有十足的热情。2012年3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与中铝集团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准备在固原市投资建设煤电铝一体化项目。

  尽管面临全行业亏损困局,但目前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仍有扩大的趋势。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去年铝冶炼行业完成固定资 产 投 资856 .1亿 元 ,同 比 增 长24.9%;有色金属冶炼行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084 .2亿元,同比下降5.0%。铝冶炼行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占有色金属冶炼行业的41.1%,增速比有色金属冶炼行业高30%。在铜铅锌等冶炼行业投资大幅回落的情况下,经营十分困难的铝冶炼行业投资热度仍然较高。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在日前参加上海铜铝峰会时这样评价说,目前铝冶炼行业遇到了全行业亏损的前所未有的困难,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仍有扩大的趋势。他指出,2012年全国电解铝年产量2027万吨,同比增长12 .2%,而产能利用率只有85%左右。全年L M E三个月期铝的平均价格2049美元每吨,但成本却达到2149美元每吨,使得全行业陷入亏损。

  审批

  85%新建电解铝项目未经核准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国家有关部委连续出台多个文件来遏制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由于国家对于电解铝项目审批的严格控制,新增生产能力的电解铝项目,必须经过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核准。但一位权威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这种审批并没有遏制住产能过剩,我国未经审批的电解铝产能占总产能的85%。事实证明,目前的投资管理模式已难以适应新形势下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

  “新项目以西部的为主,而根据我们调研结果,基本上只有15%是拿到发改委审核的批文的,这些项目基本都是一边报批一边建设,因为发改委对于电解铝项目严格控制,因此项目批复非常困难,也就造成项目开工了手续还不齐全的现状。”上述人士说。

  上述人士坦言,从国家政策层面上来,严格控制电解铝等高耗能产业投资,并且鼓励有色产业向西部转移。但是目前的情况是,新疆的电解铝项目缺乏统一规划,产能都是新上产能,并不是淘汰落后产能后“转移”过来,这对于已经产能过剩且开工率不足的电解铝行业来说根本就是“雪上加霜”。

  “国家发改委从几年前就说过不再审批新项目了,但其实这几年电解铝产能都在成倍增长,可以说基本上没有一个项目是经过审批的。”一位民营电解铝企业的内部管理层“一针见血”地说:“前期叫停的项目重新启动,未经审批便开始上马建设,背后地方政府无疑充当了‘保护伞’,毕竟电解铝是能够迅速拉动地方经济的重要产业,G D P需要电解铝这样的大项目拉动。”

  “如果说是违规产能,但这些新建的电解铝厂无论从装备还是能耗等方面都是非常先进的,环境污染小同时确实能把成本压下来,这一点也确实让我们感到为难。”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贾明星向记者坦言,我们允许像电解铝这样的制造业有适当的过剩,这对于行业不是坏事,但是大批企业扎堆向西部转移,还要考虑当地的运输等配套设施,缺乏一个合理的规划,这样的无序发展确实会给行业带来很大隐患。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说,西部地区发展电解铝项目有一定的合理性。因为它们有能源优势,企业追求高速度,在短期内要做大规模,而东部发展的空间比较小。”丛林集团总工程师高安江表示,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发展电解铝主要是为G D P和税收增长考虑,存在本位主义,导致小规模、低端的产能扩张,对行业造成不利影响,一些项目未经核准就上马是行业当前存在的大问题。

  记者了解到,低廉的煤炭资源无疑是电解铝行业扎堆进入西部的重要原因。新疆一家电解铝企业负责人对记者坦言,电解铝耗电量很大,因此电价对于成本具有很大影响。对于像新疆这样的西部地区,神火、其亚、东方希望等大型电解铝企业进驻新疆,政府都配备了丰富的煤炭资源,建设自备电厂,1度电只需要1毛多的成本。现在的电解铝工艺,一般情况下,只需要2吨氧化铝等原料,消耗1.5万度电,即可加工1吨铝锭。东部地区目前电费成本应该达到6毛钱,这意味着,生产一吨电解铝可以从电费上节省出好几千元,即使加上来回内地的运输成本2000元每吨,利润还是非常客观。

  调控

  相关规划有望在调研后出台

  记者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国务院参事室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近期将对西部电解铝行业现状展开调研,预计5月份将开始前往新疆。主要针对电解铝发展情况进行深入的摸底,以便出台新的规划方案,防止盲目无序扩张带来行业隐患。

  不仅如此,政策层面近期对于控制电解铝产能过剩的利好消息频出。2月中旬,青海省出台新规,停止审批电解铝等高耗能新建项目。2013年初,工信部联合发改委、财政部等十一部委,共同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重点行业企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对包括电解铝行业在内的九大行业提出了具体的整合要求。

  “目前电解铝产能向西部转移缺乏规划和管理,而中东部地区的产能退出机制又不健全,缺乏监督,这很可能进一步加剧国内电解铝行业的产能过剩。”一位权威人士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解决当前电解铝行业困境,一方面,以前单纯地依靠审批和行政限制已经很难起作用,政府应该从行政审批调控转向通过从环保、信贷等方面设立更高的门槛,通过市场来遏制产能扩张。另一方面,对于西部电解铝要尽快出台相应的规划,要结合西部地区的交通、能源、市场等综合因素考虑,防止盲目投资造成后期无序竞争,行业自食苦果的局面,此外更为重要的是,明确各个企业在电解铝项目西部转移同时要和东部等省份压缩淘汰产能相结合,要实行责任制和监管措施,保证新产能的上马和旧产能淘汰要一并进行,解决产能“转而不移”的难题。

  文献军建议,国家对电解铝产能要坚持总量控制,合理规划,加强引导。一是要按照“十二五”发展规划确定的目标严格控制总量;二是要根据西部各地区能源和资源条件研究确定并控制合理发展规模;三是研究制定西部产能增加与东中部产能退出有机结合机制。建议国家建立专项基金给予东中部产能退出支持和补偿,或仿照淘汰落后对退出市场的企业给予政策支持。

  “目前电解铝价格已经到了成本线以下,这也形成了一个倒逼机制,通过市场机制让电解铝投资降温。”贾明星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