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行业老总:行业最黑暗的时候没有到来

2013-03-28 11:26:40  来源:中国广播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如果要问你,眼下不景气的行业有哪些?钢铁业应该能排在前列。目前,中国钢铁产能占全球一半左右,但去年行业利润却下降了98%。"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形势好转,价格回升",是中国钢铁协会今年以来不断强调的声音。今年钢铁行业真的能如中钢协所说的那样能够走出泥潭吗?

  "和去年异常严峻的形势相比有所好转"。这是中钢协对今年钢铁行业的预判。得出这样结论的原因主要是:上游原材料铁矿石价格随着生产供应大幅提升,将步入下行通道;而下游的铁路、城市基础设施和轨道交通对钢材的需求预计将温和增长。金银岛钢铁行业分析师徐勇波也认为,钢铁价格有望在今年二季度达到高点。

  徐勇波:新一届政府可能会出台一些比如对保障房建设、城镇化、高附加值的高科技行业,这些未来一定程度上会拉动内需。

  但在河北钢铁集团总经理、唐钢董事长于勇看来,行业最困难的时候还没有到来。

  于勇:现在没有哪个钢企因为钢材卖不出去而停产,只是说暴利没有了,或者不盈利了,最严峻的考验是需求发生变化以后,一部分产品可能没有出路,那可能是最严酷的现实。

  于勇说到的行业暴利期,是2006年左右,那几年是钢铁企业的黄金时代。行业毛利率接近20%,做钢铁生意的,出门在外都特别自豪,因为有钱,总被人当成是做大买卖的;但时隔几年,钢铁已经成为了亏损的代名词。

  于勇:中国钢铁业从来没考虑过市场,我们只要有产品不担心卖不出去,而且也不担心盈利水平差。当一个行业一旦进入了较成熟期,其实这个行业盈利难度加大了。高盈利期那段时间,我们就像一个大海涨潮一样,大潮下面有多少暗礁,我们是不清楚的,大潮退掉以后,这时候企业内部很多问题,真实情况会暴露出来。

  今年的形势虽然好转,但庞大的库存压力依然是行业的心病。最新数据显示,3月上旬,粗钢日均产量突破208万吨,创出历史新高。虽然中旬数字有所下降,但粗钢产量依然在高位徘徊。

  在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钢铁作为资本技术密集型行业,企业数量十分有限,但在我国,大小钢厂竟有几百家,既有年产几千万吨的大钢厂,也有不少年产几十万吨的小钢厂。金银岛分析师徐勇波认为,产能过剩将对钢铁价格回升产生牵制。

  徐勇波:一旦你的需求起来之后、价格起来之后,你的价格高于你的成本,钢厂的生产积极性是很高的,这样的话市场资源大量的供应,最终会把价格再次压低。

  目前,中国粗钢产能达到9.7亿吨,在建产能则有3000万吨,今年总量有望突破10亿吨,粗放型的钢铁生产模式亟待改变。长期和国外钢铁企业打交道的于勇说,中国钢厂需要全方位改变形象。

  于勇:我们在短期内可能拥有很强的聚财能力,但是他无论一段时间赚了多少钱,可能他的装备永远都是落后的,厂房永远是破旧的,员工队伍永远像农民工一样工作不体面,一个企业的未来应该是从装备到人力资源到市场都是极具竞争力的。

  钢铁行业似乎正陷入一个怪圈,一方面是利润亏损,业绩下滑,另一方面,企业却一个劲得生产。兰格钢铁网首席研究员范喜贵分析了其中的原因。

  范喜贵:第一作为国营企业来说大家都在竞争过程当中,谁都不肯首先减产,谁减产就意味着我可能在这个行业当中挺不住了,我坚持不住,可能会引起多方面的关注,那么民营企业呢更不想这样做,因为民营企业可能在资金这方面的需求方面有的,或者原来本身就和银行有过贷款,如果你的一旦停下来,可能债主就会登上门来向你讨债了,还有一旦你要停下来,把高炉停下来,这个损失也是相当巨大的。

  钢铁行业正处在矛盾交织的困境中。产能过快增长,市场供大于求,大小钢厂数百家,同质化竞争加剧,产业链不完整,原材料铁矿石受制于人。这一系列的问题,让中国钢铁业举步维艰。

  就在很多钢厂还在观望房地产是否回暖,城镇化进程是否加速的时候,于勇和他的唐钢团队已经开始主动转型。即将过去的三月,他们不仅和美国哈斯科集团签订乙醇项目的合作协议,还以现金方式入股,收购全球最大的钢铁贸易商德高公司10%的股份。于勇说,这在中国钢铁企业里,还是第一家。

  于勇:对德高来说,他不需要花几百亿元去建钢厂,就有了唐钢这样两千万吨产能的钢铁企业作为他的资源,他可以在世界范围内利用这个资源展开他的出口工作,对于唐钢来讲,我们不用几百人,不用几十年的时间,在世界上寻求我们的商业网点,我们参股德高,就拥有了德高在世界上一切的市场资源,中国的钢铁企业应该学会用较小的投入,拥有成熟的资源。

  一味扩大规模、低价竞争,不是钢铁企业的出路。有关部门明确指出,必须实施减量重组的办法,严控钢铁行业过剩产能。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认为,淘汰落后产能,需要全方面配套措施予以保障。

  李新创:首先应该加快联合重组,能够避免盲目发展,提高我们产业升级的发展,产业升级包括我们产品的质量要升级,产品工艺的升级,还有淘汰落后需要我们退出机制要密切配合。也就是要给足出路,包括就业,包括地方经济的发展。包括地方财政,包括地方稳定各方面的发展,只有这个处理好这些,才能真正地加快淘汰落后。

责任编辑: 欧阳卿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