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电网拆分传言再起 学者:拆100个也没意义

2013-03-28 09:37:34  来源:新京报

  3月18日,财新《新世纪》在《重启电力改革》一文中提到,“新一轮电力体制市场化改革方向已定,国家电网有望一拆为五,改革有望在全国两会之后启动。”此外,该文还提到,“目前酝酿中的拆分方案是将现有的国网公司按照区域划分为五家独立的区域网公司,加上南方电网

  ,中国将出现六家区域电网公司。”

  消息一出,引发国家电网旗下上市公司股票暴跌,3月18日,许继电气和国电南瑞两家公司股票双双跌停;置信电气、国电南自、平高电气股价也下跌超过6%。19日,许继电气一度跌逾9%,国电南瑞一度跌逾8%。电网拆分是真是假?拆之何用?业内人士表示,拆分电网公司既无必要也不起作用。

  企业回应

  “"拆分说"是老段子”

  对于国家电网将一拆为五的消息,国家电网新闻处负责人表示,国家电网本身就有5个分部,目前相关媒体的报道内容并不新,而是对过往传言的改头换面重新包装。在与发改委相关部门沟通后,得知国务院深化2013年经济体制改革意见征求意见中,并没有拆分国家电网的改革内容。

  此外,国家电网公司旗下上市公司平高电气、国电南瑞、许继电气日前均发布公告称:从控股股东处获悉,截至公告刊登之日,未收到任何有关国家电网公司分拆的正式通知或消息。同时,国家有关部门未就国家电网公司分拆的事宜向国家电网公司征询过意见,也未发出任何关于国家电网公司分拆的正式文件或通知。

  业界声音

  “"市场化"后不敢保证不涨价”

  某电力公司内部人士:

  拆分电网并不可行。任何一个国家的电网运行都要有一个固定的模式,从目前国家电网这么多年的运行来看,是稳定和安全的。拆分电网要考虑到其成本,以及其达成的效果。目前来看,并没有拆分必要。

  从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的角度看,拆分开电网也没有任何意义。电力体制改革的根本目的是市场化,市场化首先就是要理顺电价机制,让电价由市场定,反映成本和资源稀缺性等,但目前这一块还是由国家定价。

  现在可以做的事情很多,远比拆分电网更有意义。例如:现在开始试点的大客户直供电的试点,要让用电方和发电方直接见面,让市场做主。而电网的分拆并不是改革,改革的关键在于电价机制的理顺和实现市场化。

  市场化之后,谁也不敢保证电价就不会涨,因为现在国内的电价总体还是有补贴的。不过如果最终达到了有效的市场竞争,对于消费者来说是有利的。

  “发展分布式能源才能破垄断”

  韩晓平(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

  拆分电网并不能破除垄断,虽然当初提电力体制改革的时候提过拆分电网。当时学习的是国外的模式,例如加州电力改革是美国电力市场化的典型模式,但事实证明改革并不成功2003年8月美加东部发生大范围、长时间的停电事故。

  相比十年前,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最大的变化就是分布式能源的发展,它从根本上改变了能源的生产和消费方式,个人都可以成为能源的生产者。

  大家可以自发自用,这才是打破电网垄断的根本,这也有利于资源的合理分配,避免浪费。

  学者建议

  “拆成100个公司也没意义”

  林伯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这种将电网拆分为5个部门的改革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仍然是垄断的,只不过是5个规模较小的垄断部门而已,即便拆成100个,依然难改垄断本质。

  电网拆分是国家层面的战略问题,需要全盘考虑。因为每次改革都是有成本的,同时必须要知道收益是否一定大于成本,如果小于成本,就是行不通的。

  2002年2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下称“五号文件”),揭开了电力改革序幕,提出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和竞价上网四大改革目标。但是,10年过去了,“五号文件”只是空谈,并没有实施,说明行不通。

  因此,电力改革要谨慎,知道怎么改是关键。现阶段电力发展的三个目标是保持供应、行业本身的可持续发展和提高效率,就需要政府想清楚哪个更重要。可能为了提高效率,就会影响电力供应这种情况,甚至会出现别的问题,因此,必须全盘考量。

  “拆分是由大垄断变小垄断”

  刘纪鹏(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

  无论是拆分还是电力市场的私有化和自由化都仅仅是手段而不是目的。电网的改革是拆分还是统一,是国有化还是私有化?一定要从让消费者和用户用上安全可靠、质优价廉的电力产品这一根本目的出发,根据电力企业特点来推进才行。

  在电力改革中,对网厂分开大家并无分歧,因为在电力的发、输、配、售四环节中,发电和售电是可以展开竞争的。但对于输电网和配电网,由于其自然垄断属性,即使拆分也是把一个大垄断变成若干个小垄断。其自然垄断的属性并不会随拆分而改变,甚至由于小垄断不能在更大的市场边界范围内实现电力资源的调度和配置,可能会比大垄断坏。

  之所以大家普遍认为电力体制改革进展不快,主要是发改委还紧握对电价和电力项目的审批权。另外,网厂分开后,虽然发电主体多元化了,但由于发改委并未放弃审批电价,因此竞价上网成了一句空话,国家电网对发电企业统购包销的购电模式并未改变,而人们期待的大用户和厂商直接见面,国家电网仅收过网费的新模式也未能推出。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钟晶晶 金彧

  作者:钟晶晶 金彧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