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路集团董事长刘汉被查

2013-03-26 08:53:42  来源:国际金融报

  中国经济网此前曾报道,“知情人士称,刘汉此次被控就与资金运作有关,涉及澳门赌场,要么就是债务,要么就是地下钱庄的洗钱问题。”另外,坊间之前还传闻,刘汉“被控制”可能与四川落马的部分官员有关

  3月25日,金路集团在资本市场中开盘就阴跌连连,最终在收盘时报收于7.59元/股,下跌0.23元/股,跌幅为2.94%。

  金路集团股价下挫与一则消息密不可分3月22日,新华社称,从警方获悉,潜逃多年的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重大杀人犯罪嫌疑人刘勇于近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兄刘汉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据公开资料,刘汉是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负责人(简称“汉龙集团”),也是上市公司金路集团(由汉龙集团控股)的董事长。此前,金路集团已发布公告称,“公司未能电话联系上董事长刘汉先生,但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

  事实上,曾被福布斯杂志称为“潜在水底的真正富豪”的刘汉带来的影响或不止于资本市场,更有他近年来精心布局的矿业市场。据澳大利亚媒体日前报道,由于刘汉的“不可确定性”,之前被汉龙集团旗下汉龙非洲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汉龙矿业”)看上的桑德斯资源有限公司(Sundance,简称“桑德斯”)已在寻找新的收购者。据称,“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对可能谈判破裂后的桑德斯充满了兴趣”。

  涉嫌“严重刑事犯罪”

  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是,刘汉于上世纪80年代初在四川广汉以建材和成品油贸易起家,后经绿豆、钢材等地下期货的炒买炒卖,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1997年3月,他创建了汉龙集团;2002年12月,又收购了金路集团;2001年12月,宏达股份完成IPO(首次公开募股),刘汉是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刘汉真正被国人熟知,源于汉龙集团捐资修建的一间名叫“刘汉希望小学”的学校。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该学校屹立不倒,被誉为“史上最牛希望小学”。

  但2013年的刘汉,没能“屹立不倒”。据新华社报道,刘汉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据《刑法》第310条,窝藏罪是指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处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作假证明,从量刑上看,一般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包庇罪则是指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作假证明予以包庇的行为。

  “也就是说,一旦事实确凿,法院最终也认定了窝藏罪和包庇罪,刘汉短期内完全获得自由的可能性较低。”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吴俊锋律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解释,“另外,从具体的量刑看,还要看刘汉所包庇对象的涉嫌犯罪的行为到底有多严重,且有没有形成共同犯罪等。”

  据新华社报道,2009年1月10日下午,四川省广汉市雒城镇一露天茶铺发生一起持枪杀人案,致3人当场死亡、2人受伤。新华社称,“经警方调查,死者陈富伟2008年7月出狱后网罗无业人员,在广汉从事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2008年10月,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陈富伟因与犯罪嫌疑人刘维(曾用名"刘勇",43岁,四川广汉人)互有积怨,多次在各个场合扬言要对刘实施报复。”

  “2008年9月,刘维在听说陈富伟要对其实施报复后,遂授意"除掉"陈富伟。”新华社介绍,“2009年1月10日中午,袁某、张某等人根据"线索",找到陈富伟等人并将其枪杀。”

  这起案件中,官方称,刘汉就是刘维(刘勇)的兄弟。“从刘勇的涉案细节看,一旦证据确凿,这已是涉及人命的严重刑事犯罪行为。”吴俊锋称。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网此前曾报道,“知情人士称,刘汉此次被控就与资金运作有关,涉及澳门赌场,要么就是债务,要么就是地下钱庄的洗钱问题。”另外,坊间之前还传闻,刘汉“被控制”可能与四川落马的部分官员有关。在官方简短的新闻通稿中,这些猜测都未被证实,同时,汉龙集团、几家上市公司等均未证实相关的猜测。

  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刘汉在当年原始积累的过程中,或也没有逃脱中国富豪的“原罪”怪圈新华网昨日下午援引《证券市场周刊》的报道称,刘汉当年通过炒期货赚了盆满钵满的背后,“他的合作伙伴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袁宝璟却赔了个底朝天,损失9000多万元”。

  资料显示,“袁宝璟因受到恐吓、敲诈,遂雇凶杀死昔日朋友原辽阳刑警汪兴。2006年3月17日上午,袁宝璟因故意杀人罪,在辽阳市被采取注射方法执行了死刑。”上述报道称,当年炒期货大亏的袁“怀疑是刘汉与交易所勾结所致,因此,后来指派杀手汪兴除掉刘汉”。但据《华尔街日报》表述,“刘汉曾回忆,他在1997年前后曾做过一笔高粱期货贸易,这笔交易最终令袁宝璟损失惨重。”

  收购桑德斯矿业生疑

  吴俊锋认为,“不管事件的真伪,即使是传闻,也会对公司造成或多或少的负面影响。”对于上述消息和传闻,《国际金融报》记者昨日也多次致电汉龙集团有关人士,手机 却始终无人接听。

  不过,刘汉“接受公安机关调查”的消息已经开始影响其一手打造的矿业帝国。

  汉龙集团持有的55.49%股权的澳大利亚矿企Moly Mines Ltd.(加拿大上市公司)日前公告称,“公司正在从汉龙寻求澄清以证实此事是否会对公司和刘汉作为董事的职位产生影响,如这些调查能提供任何相关信息,公司将进一步信息披露。”据了解,刘汉2009年10月收购了这家钼矿公司,并担任该公司的非执行董事。

  《华尔街日报》上周也报道,汉龙集团在美国内华达州尤里卡的希望山(Mount Hope)投资13亿美元的钼矿项目最近开始施工,该矿由科罗拉多公司General Moly Inc.运营,汉龙集团持有该公司的股份。

  “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贷款6.65亿美元用于开发希望山钼矿项目的工作处于暂停状态。按此前约定,汉龙集团或附属公司被要求为这笔贷款提供担保。”General Moly在公开发布会上已在寻求“退路”,“希望能很快恢复与汉龙集团及国开行的谈判,但也会评估其他融资选择。”

  而之前汉龙集团高调宣传的收购澳大利亚桑德斯公司的进展目前也存在疑问。

  据去年8月底汉龙矿业发给《国际金融报》记者的新闻稿,“2011年3月18日,汉龙集团旗下的汉龙矿业收购澳洲上市公司Sundance股份,以18.6%的股份成为Sundance的单一大股东,并在同年7月15日,发起全资要约收购,当时的每股收购价为0.5澳元。”

  该新闻稿称,与其他未达预期的海外铁矿收购项目相比,此次收购的是能增加产量的勘探项目穆巴拉铁矿作为世界级的优质资源,“63%左右高品位的铁矿石全球仅此一家,第一阶段年产量为3500万吨赤铁矿,极有可能增长至每年5000万吨”。

  事实上,该项目一直命运多舛。最近的一次阻力是,国家发改委要求,汉龙须与一家有足够能力与其共同开发该铁矿石项目的大型中资企业签署协议,才能继续推进收购桑德斯的交易,并获得相关的贷款。据悉,国开银和中国光大银行提供的信贷承诺合约细则将于3月26日到期。

  对此,公司董事长George Jones日前称,“汉龙集团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按中国相关部门的要求,敲定实力足够的中方合作伙伴。”桑德斯称,如没有这两家银行为汉龙集团提供授信条款清单,则将触发5个工作日的“诚信”咨询期,这意味着,“之后10日内,任何一方都可能终止该交易”。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