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电子折戟津城 空港产业园项目低价转卖

2013-03-21 10:42:4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3月的天津,晴空万里,但仍有一丝冷意。

  一名看守的老人,正透过工地的围栏,凝视着对面近30万平方米的湖泊,独自嗟叹,他的身后是一片露骨的空楼:一年前,这里还是工友嬉闹的景象,如今已是一片沉寂。

  这里是天津滨海新区的空港经济区,在中环西路往西、西五道往南交会的一大片区域,矗立着几个已盖起十来栋的工房,它们已闲置半年有余,在周遭正加紧建设的工地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

  老人身旁的大门上,写着“华旗资讯生产研发基地”的字样,由于缺少华丽建筑物的映衬,这几个字反而显得清晰。

  眼前这种场景,让前去调查的《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印象尤为深刻。

  据《天津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披露, “华旗资讯生产研发基地”(下称“华旗研发基地”)的上述项目应在2011年12月10日前竣工。但实情却是,这项于2010年4月开工的工地,在去年6月就已停工。

  而2013年2月5日晚,天保基建(000965.SZ)公告显示,上述工地的产权已经易主。它原有的主人爱国者冯军,已将这高达2亿美元投资的总项目变卖给天津天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天保房地产”)。

  一些不知情的工人也因无法拿到工程款而提早回家,仅留下这片荒地的看守者。

  2亿美元的项目,爱国者已经投入了多少?作价1.15亿元,转卖后,爱国者是赚了还是赔了?这几年间,冯军和爱国者发生了什么?

  产权转移

  公告显示,天保房地产拟收购的天津爱国者产业园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即华旗研发基地)坐落于天津市空港经济区中环西路以西、西五道以南的在建工程,评估值为12804.24万元,双方确认的收购价格为1.15亿元。

  上述公告称,爱国者拥有转让标的完整开发权,但因爱国者资金等原因,项目在基本完成建筑主体施工后工程处于停滞状态。

  记者走访时发现,在距离该工地不远的中环东路上,一栋标有爱国者字样的大楼已经拔地而起。但记者走近发现,该楼门上的封条写的日期是2012年1月1日。这或许意味着,这栋大楼已经空置一年有余。

  2009年,天津保税区管委会与华旗资讯(爱国者)数码科技公司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后者北方区研发制造基地(华旗研发基地)正式落户滨海新区空港物流加工区,并开始项目建设,总投资2亿美元。

  天保基建公告显示,该工程于 2010年4月开工,接到管委会通知于 2012年6月20日停工。据委托方天保房地产介绍,2012年5月底,在建工程未再进行施工,工程无进展变化。

  在记者几番敲门后,这个刚刚被华旗卖掉的工地大门终于打开。记者看到,宽敞的院子挂着几件刚刚洗过的衣服,两只狗正对陌生的人不停吠着。

  开门的是此前华旗研发基地的承建商江苏苏中的工作人员,他告诉记者,这项于2010年4月开工的工地,在去年6月开始进入停工状态,此前,华旗曾拖欠江苏苏中约2000万的欠款。目前,他所在的江苏苏中正与天保协商接下来的建设事宜。

  “如果顺利的话,预计今年4月初就可以开工,做好内外装修等,预计今年就可以完工。”上述苏中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而根据天保基建的公告,该工地在去年6月停工时,在建工程的总体完工进度为 74%。

  对于自己所在的工地被卖一事,他的说法是:“爱国者没钱盖下去了。”

  按照爱国者此前的计划,这块总建筑用地面积为40001平方米的建筑用地,本将成为其生产研发基地,其中1 栋为生产装配车间,13栋为生产研发楼,1栋为公寓楼。

  此前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到2010年间,爱国者称将投资2亿美元,在空港经济区设立华旗资讯(爱国者)北方运营总部和数码产品研发及制造基地。其中,爱国者北方总部大楼于2010年1月开工建设,将负责公司北方地区日常运营管理工作,设立爱国者移动存储产品推广及研发运营总部,整个项目涉及建设16万平方米的生产和生活配套区;而生产研发基地预计2011年竣工投产,主要生产妙笔系列产品、屏幕终端监视系统、掌上电脑等数码产品。项目投产后,年产值达60亿元。

  与此同时,IT产业瞬息万变,激烈的市场竞争下,爱国者原本计划加大生产的妙笔、掌上电脑等数码产品,几乎已被市场淘汰,在如今的市面上已难见到踪影,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产品正占据市场主流。

  一名已离职的爱国者高管对本报记者表示,当初冯军在天津买地拿了很多地方优惠,一亩地也就几万元,原本打算建厂房和员工宿舍楼,而后来冯军打算将这些楼转卖时,也因为牵扯到一些员工住宅楼的部分,并未马上被当地政府批准。

  而记者联系天津滨海新区的空港经济区土地房产科科长陈广利时,他拒绝对此事回应。

  不过,另有爱国者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该地处于迎宾大道,不适宜做工厂,是根据管委会规划调整,天保是其国有公司。”

  天保基建的接手,对爱国者而言更像是“雪中送炭”。公告显示,该项目办理的两项质押中,9125.57平方米建筑及土地的抵押已超出约定期限,而天保基建支付的首付款放入以爱国者名义开设的双方共管账户后,爱国者将优先用于清偿上述贷款债务、解除抵押并完成在政府部门的抵押解除登记手续。

  在中环西路往西、西五道往南交会的上述工地上,一名刚从天保基建开完会回来的工人对记者表示,目前还在与天保、华旗方面协商款项的事,最快4月可以开工了。

  上市受挫

  从2009年雄心壮志买地盖楼,到2012年黯然卖地,这段时期爱国者正处于与鼎晖的对赌时期。

  2009年,鼎晖投资与爱国者电子签订投资框架协议:鼎晖投资2亿元人民币,爱国者电子须保证连续3年每年50%的利润增长,实现上市,公司市值将达到10亿,鼎晖占20%股份,另外20%股份将作为员工激励发放;如未达到上述条件,爱国者则要承担对赌失败的代价,鼎晖将拿到爱国者电子40%的股份。

  在2011年,冯军曾对外表示与鼎晖的对赌并未结束,但现在时至2013年,有员工对记者表示,爱国者与鼎晖对赌已经结束,而且可能输得很惨。

  据可靠知情人士透露,爱国者在2010年到2012年三年的公司利润分别为1.2亿元、2000多万元和200多万元。在2010年的营收为10亿人民币左右,而到2012年,爱国者营收只有4亿~5亿元,缩水一半。显然,爱国者未达到鼎晖的对赌要求。

  1992年,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冯军到中关村创业。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推销键盘。中关村至今流传着他的段子:冯军一手抱着键盘、一手抱着机箱向柜台边凑,满脸堆笑地说,“这是今年的新款”,“只挣你5块钱。一月之内,你卖不出去,我保证退款。你看我每天都来,不会跑掉……”“冯五块”的绰号由此得来。

  公开资料显示,1997年,冯军创立爱国者品牌,制造从U盘、MP3、录音笔、数码相机到平板电脑等多类型消费电子产品。2007年,爱国者甚至出现在F1迈凯轮车队的赛车上。

  曾有人评价,冯军的做法以民族主义为旗帜,以价格战为利刃,攻占日韩企业曾经占据的市场。冯军常常对外津津乐道的,是在如今的国内数码相机市场上,爱国者以一己之力对抗着索尼、佳能、尼康、松下、三星等近十个国外品牌。多年来,在很多媒体场合,冯军总是喜欢把爱国者“三防”数码相机抛向空中,相机落地,完好无损。

  但去年1月5日,两条来自爱国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原总裁兼CEO曲敬东的微博被迅速转发,其矛头直接指向一向大打民族品牌旗号的爱国者集团创始人、总裁冯军。

  “冯军,如果你真的懂得感恩,你的企业就不会个个亏损了,趁着你今天还有钱去骗老外,赶紧反省一下。”“冯军,一个人如果没有道德底线和契约精神,在中国或许可以浑水摸鱼,但在欧美,只有死路一条,你想清楚了吗?”

  曲敬东曾是冯军正式启动上市计划中的重要角色。2010年年初,曾担任过联想集团副总裁、三星电子大中华区营销副总裁的曲敬东,出任爱国者电子总裁兼CEO。他曾公开表示,希望爱国者电子2012年在境内上市,并在未来两年实现业绩50%的增长,五年达到50亿规模的战略目标。

  时间已经证明,爱国者的上市冲刺并不顺利。一位曾在爱国者工作多年的老员工告诉记者,此后不少爱国者老员工陆续离开,在理想国际大厦的办公室,人最少时曾有半层楼的位子都空了,而大家离开的原因是已对冯军失去信心。

  上述员工告诉记者,在这家以销售主导的企业,每每出新品,总是要求员工以市场价格买产品,美其名曰买给父母,买的是“孝心”。对于抵制购买公司产品的员工,冯军曾找到办公区给这些员工下跪,请求员工不要担心部门和公司的未来发展。

  “爱国者的业绩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上述员工告诉记者,一位女员工在离职时,手上买有8台爱国者相机。

责任编辑: 漠漠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