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化“老板”年薪多少才不吓人

2013-03-18 14:09:40  来源:理财周刊

  最近,全国人大代表、中石化茂名石油化工公司总经理余夕志在两会上表示:中石化“是中国第一大、世界第五大,但是老板的工资只有80多万元。吓到了吧?”对此,我们不禁要反问:中石化“老板”年薪多少才不吓人呢?

  每年两会上,总少不了代表委员对垄断央企的拍砖。如今拍砖已不稀奇,稀奇的是今年两会上,央企代表对此的反击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不管你吓没吓到 反正我没吓到”

  “有的企业给刚毕业的大学生就能开出一年二三十万的价码,中层干部一年收入六七十万元都不是问题,至于高管,就更高了。”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律师朱列玉质疑政府对央企“有些偏心”。朱列玉认为,目前国有垄断企业上缴中央财政的利润太少,大量垄断利润不明去向,而这类企业员工的收入却普遍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十分不合理。

  然而朱列玉的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在场的全国人大代表、中石化茂名石油化工公司总经理余夕志的反击:“有就好了啊!”

  余夕志称,他所在的分公司员工平均年收入仅六七万元,而整个中石化系统年平均工资略低,为五六万元。至于社会上普遍认为石油行业收入高,他表示是由信息不对称造成的。

  为了证明中石化员工收入的确不高,余夕志随后说的一句话令许多在场代表委员和记者大跌眼镜:“我们(中石化)是中国第一大、世界第五大(企业),但是老板的工资只有80多万元。吓到了吧?”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外界对央企员工薪酬过高的质疑越来越多,央企领导人“哭穷“的反击也时有耳闻。比如武钢董事长邓崎琳去年就说过,央企高管的工资薪酬水平和同类岗位相比低得多。他说:“我们一年把税交完的工资才40多万元,你会信吗?美国GE那些大公司多是几千万美元的,民营企业就更不用说了,央企绝对不可能有这种高工资。”无独有偶,去年的亚洲金融论坛上,当谈到民企和国企领导谁的日子更好过时,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酸溜溜地表示,在场的包括潘石屹在内的民营企业董事长的待遇都比他好。

  就在今年两会上,中石化“老板”傅成玉接受采访时也直言,中石化普通员工收入太低了,有的加油工收入还不如保姆。还表示国资委对央企员工工资有严格监管,每部分利润都有用途,“打酱油的钱是不可以打醋的”。

  不过或许是这句“吓到了吗”气场过于强大,余夕志的反击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广泛讨论。有网友表示,80万元年薪实在已经比社会上绝大多数其他行业从业者收入要高了,更有不少网友调侃道:“不管你吓没吓到,反正我没吓到。”

  暂且不论80万元年薪本身吓不吓人,光是余夕志这番话所暗藏的诸多潜台词就已经够吓人了。

  被央企领导“老板”的称呼吓到了

  首先,余夕志的用词就把许多人吓了一跳。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老板”本意指对私营工商业财产所有者的通称,其特点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说一不二,员工只有听命于他的份。在现实生活中,“老板”一词被广泛使用,骑三轮车的可以叫老板,开杂货铺的也可以叫老板,因为三轮车是三轮车主的,杂货铺是店主的,属于完全的私产,可见“老板”二字有强烈的所有者属性。但国有企业领导被叫作老板却很不合适,因为他们只是代表国家和全体人民对国有资产实施管理,属于受托人而非所有人。

  那么为什么时下许多央企领导甚至不少机关事业单位里的领导都被下属习惯性地称呼“老板“呢?显然,在现实语境中,对下属来说,这些领导已经具备了与私营企业主相似的某些性质,即在财富分配和人员调动上具有极大的不受约束的权力,自己的“生杀大权”和“富贵荣华”全都仰赖于“老板”,因此领导成了实际上的“老板”。而许多央企领导,虽然名义上是国有资产受托人,但实际上却在自己的垄断企业中建立了独立的小王国,往往能一人独大,一手遮天。正如朱列玉代表所指出的,在企业利润分配上具有过大的自主权而缺少相应的监督机制,因此不少央企领导不但早已习惯且喜欢听下属管他们叫“老板”,而且往往以“老板”自居,还要有“老板”的待遇和排场。

  被光说工资不算隐性福利吓到了

  就以中石化为例,在这个庞大的独立王国里,从上到下有无数个“老板”,余夕志指出中石化的“大老板”年薪不过80万元,言下之意,下面的小老板年薪肯定更少。可是由于监督乏力,“老板”们的薪水从来不对外公布,公众压根无法得知这些“老板”的实际薪水究竟是多少。更糟糕的是,哪怕像中石化“大老板”傅成玉所说的,国资委对央企员工工资有严格监管,绝不可能“老板”们想给自己发多少钱就发多少,但在这样一个“老子管儿子”的监管体系中,中石化上上下下却可以有许多办法规避国资委的约束,用各种曲线方式来给自己谋取各种隐性福利。近年来,中石化爆出的这类丑闻难道还少吗?

  理论上说,“打酱油的钱不可以打醋”。实际上,“打酱油的钱”却可以用来买天价吊灯,喝天价茅台,印天价名片,建超豪华度假疗养中心,盖超便宜的员工福利房,发数千万各种名目的津贴……当然,这些都是因偶然原因而被曝光的冰山一角。此外,还有违规配车、各类公务“考察”和公务宴请等无数个类似的“不能说的秘密”,最终引来了公众对以中石化为代表的垄断央企的强烈不满。

  被央企高管年薪参照标准吓到了

  把人吓得最厉害的是,余夕志代表的这段肺腑之言。是在两会这个全国乃至全球媒体瞩目的舞台上公开说的,可见他对自己这个例证具有绝对的自信——作为中国第一大、世界第五大企业,“大老板”的工资只有80多万元,肯定会让许多人感到低得不可思议。他的这种自信背后的逻辑把人吓得不轻。然而央企高管薪水制定标准究竟是什么?是完全根据企业经营规模和经营业绩决定的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在私营企业中,无论是老板雇佣的高管还是普通员工,薪水高低都应该由市场决定,即你为企业创造了多大的财富和价值,就应该拿多少薪水。所以埃克森美孚、通用电气、苹果、谷歌等全球知名企业的高管可以拿动辄千万美元的年薪,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也可以拿1500万元人民币的年薪,从来没人质疑他们的薪水过高。

  但是作为一家典型的垄断央企,中石化的成品油价格是发改委定的,中石化的原油开采权也是国家特许的,同时中石化还享受民企可望不可及的特殊政策和巨额补贴,正是国家对中石化的支持才是中石化能成长为中国第一大、世界第五大企业的根本原因,而中石化高管的经营管理才能并不是企业成败的关键。换句话说,不管谁做领导,对中石化业绩影响都不大,但发改委上调或下调油价,却会对中石化业绩产生致命影响。因此央企高管年薪定价机制就不能完全参照私营企业。事实上,近年来中石化屡屡爆出油品质量存在瑕疵和环保要求不达标等问题,不正反映出中石化管理上存在诸多漏洞,成长为巨无霸“吸金怪兽”完全仰仗于行政垄断吗?在这种经营环境和管理水平下,中石化的领导凭什么要求更高的工资?

  北京师范大学曾发布“中国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指数报告(2011)”称,鉴于公司的实际业绩,中石油高管薪酬存在严重的激励过度。报告称,国有绝对控股公司(尤其是国有垄断上市公司)的高营业收入并非完全是高管努力的结果,更多来自国家赋予的垄断优势。在这份报告中,中石油高管薪酬被认为存在激励过度。而作为中国石油市场的两大垄断寡头的另外一个,如今中石化高管声称自己的薪酬低得“吓到人”,这话能让人信服吗?

  除了和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等在体量上和中石化差不多的国外世界500强高管薪水进行参照对比外,中石化“老板”80万元年薪之所以“被吓到”的另一个参照对象是其他垄断央企高管动辄上千万的年薪。央企高利润、高收入、高福利其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金融、电力、石油、烟草、铁路、邮政、电信等垄断行业,央企高管的收入更是高得令人咋舌。余夕志之所以为他们的“老板”“鸣不平”,正是因为看到了许多企业规模远比中石化小的央企甚至地方国企高管的年薪都在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相比之下,堂堂中国第一大、世界第五大的中石化“老板”居然年薪只有区区80万元,岂不是实在太寒碜,太说不过去了吗?

  可话说回来,连中石化“老板”年薪都只有80多万元,凭什么一些规模小得多的央企高管年薪却要高出数倍甚至十数倍呢?这不正说明当前央企高管薪酬机制的随意性和无序性吗?

  被央企高管复杂身份吓到了

  既然央企高管薪酬不能像私营企业那样完全市场化定价,眼下央企高管薪酬机制又混乱无章,那央企高管的薪酬究竟应该如何制定呢?

  这就要讲到另一个问题,央企高管的身份究竟是企业家还是官员?我们时常能听到这样的新闻:某市长/区长/部长调任某央企董事长/总经理/党组书记,或相反进行人事调动,央企高管随时可能成为政府官员,政府官员也随时可能被调任到央企做高管,央企高管的任命具有很强的行政指令性,并非完全根据企业经营管理能力进行调动,从而造成央企政企不分,央企高管自我认知存在矛盾的现象。

  中国国际 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徐洪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些央企高管享有行政级别认定,职位异化为一种“荣誉”、“福利”或“补偿”。高管任命缺乏竞争机制,也没有完善的职业经理人市场,带来很多经济与社会问题。国企改制重组专家祝波善则直言,很多时候,央企高管高薪“金饭碗”被当成安排中央及省市年龄偏大、提拔无望官员的肥缺,成了攒养老钱、享享清福的待遇。网友戏称“当不了省长就给你个行长,当不了大部长送你个董事长,年薪动辄数百万,凭谁冲钱都想干”。这种行政任命制与现代企业制度存在诸多抵牾,导致许多央企存在薪酬激励过度而相应约束机制不够健全的情况。

  由此可见,央企高管薪酬制度的混乱源自央企高管任命和评价机制的不健全,更源自央企自身定位的不清晰。想要让央企高管薪酬制度与现代企业制度接轨,使央企高管的付出和贡献与收获成正比,就必须要理顺国家与企业的关系,真正实现政企分开,打破行政垄断格局,让央企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独立法人实体和竞争主体。只有当央企和民企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才能真正看出央企高管的经营能力和管理水平究竟如何,才能对央企高管的价值进行准确的市场化评估。到了那时,不管中石化“老板”的年薪是8万还是800万元,都别想再吓到人。

  而在此之前,央企高管的工资就应该和该企业行政级别同级的当地政府公务员的工资标准齐平,因为他们随时可能在央企高管和政府官员这两个相互串联的体系里流动。假如同级别的央企高管收入比公务员高得多,那就是对公务员的不公了。

  背景资料 中石化近年来深陷奢靡腐败丑闻

  2008-2010年

  中石化云南分公司领导班子先后多次违规挪用安保基金、党员活动经费和工会经费用于在职和退休领导各类奖金发放,总额超过640万元。

  2009年7月

  中石化北京小营办公区旧楼维修改造工程中被爆出在其中央大堂安装了一盏1200万元的天价吊灯,后中石化回应称该吊灯实际造价为156.16万元,但该改造工程装修花费总共高达2.4亿元,依然引来网民不满。

  2011年4月

  中石化广东分公司总经理鲁广余被曝挥霍259万元公款购买天价茅台酒,价格最高达到一瓶23.8万元。

  2011年4月

  中石化投下巨资8亿多元兴建了一家极低调又极豪华的超五星级标准酒店——和园景逸大酒店,该酒店存在未批先建,超低价拿地等诸多问题,与该地块相邻的地王相比,中石化拿地成本仅为地王邻居的1/30。该酒店作用则是“为中石化总部机关和专业公司提供后勤服务保障”。

  2011年5月

  中石化九江分公司在九江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八里湖地区团购数千套住房,每平方米均价不到4000元,而周边商品房均价高于7000元,相当于给中石化员工提供市场价6折的福利房。

  2011年10月

  中石化河北分公司被爆花13万元印制260元一盒的名片。

  2011年11月

  中石化旗下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长岭分公司违规发放津贴5008万元、偷漏税款1182万元,还存在收入不实5206万元、所有者权益不实412万元等会计违规问题。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