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潜力巨大 页岩气开发需防过热

2013-03-18 10:17:11  来源:半月谈

  近年来,作为能源领域新宠的页岩气产业在全球掀起一股热潮。在一系列政策的扶持下,我国的页岩气产业也得到快速发展。但从全球角度看,我国仍处于起步阶段,在页岩气勘探开发过程中,存在一哄而上、过度对外依赖等不良倾向。
 

  新能源潜力巨大
 

  页岩气是指赋存于富有机质泥页岩及其夹层中,以吸附和游离状态为主要存在方式的非常规天然气,是一种“清洁、高效、低碳”的新能源。我国页岩气开发潜力巨大,据初步探测,页岩气可采资源量为25万亿立方米,与常规天然气资源相当。在我国能源消费的对外依存度不断扩大的现实背景下,开发页岩气对降低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增强在国际能源、地缘政治中的话语权意义重大。
 

  目前,我国在四川、重庆、云南、湖北、贵州、陕西等地开展了页岩气试验井钻探,在已钻井口中已有部分获天然气流,初步证实我国页岩气具有较好的开发前景。
 

  2011年底页岩气被国务院批准为第172个独立矿种之后,政府不仅为页岩气的长远发展制定了“十二五”规划,而且颁布了诸多鼓励补贴政策,并对页岩气探矿权进行两次公开招标,吸引了各类投资主体进行投资开发。
 

  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主任张大伟表示,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传统油气开发企业外,其他具有一定资金技术实力的国有、民营等非油气企业,包括一些国外相关企业,也可以通过独资、参股、合作、提供专业服务等方式参与页岩气勘探开发。
 

  技术水平亟待提升
 

  目前,我国只是初步掌握了水平井钻井、分段压裂等技术,尚未形成页岩气勘探开发技术体系。从整体来看,由于系统性的技术创新机制没有建立,激励机制不健全,致使页岩气技术创新的动力和活力不够。
 

  我国页岩气距离规模化开发尚有距离。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小丽表示,由于我国页岩气资源赋存条件比较复杂,总体资源情况尚不明确。而且,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关键技术和重大装备缺乏的难题尚未攻克,核心技术远未掌握。同时,页岩气开发也缺乏核心技术标准规范等,环境和水资源约束突出。
 

  警惕“虚火”等苗头
 

  在好政策、有利前景的吸引下,我国掀起了页岩气勘探开发热潮。国内几乎每周都有关于页岩气的研讨会,一些地方政府也成立了专门管理机构。两次页岩气区块公开招标,吸引了电力、煤炭以及民营资本纷纷涌入。一些业内人士和专家指出,当前我国页岩气产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不良倾向和苗头值得警惕。
 

  首先,页岩气开发有“虚火”。我国页岩气产业目前会议多、考察多、文章多,实际投入少,不排除一些企业炒作矿权等投机因素存在。在地质勘查投入上,我国常规油气勘探每年投入约660亿元,而页岩气调查评价和勘探累计投入不足70亿元。
 

  其次,存在对风险估计不足、一哄而上的倾向。我国页岩气埋藏深,大多集中在崇山峻岭,开采难度大。美国一口页岩气井成本约300万美元,而我国要比美国高出3倍~5倍。页岩气不是短期的投资行为,也不是打井就一定能出气,企业要承担经济风险。
 

  第三,应防范过度对外依赖带来的风险。陕西延长石油集团研究院战略规划研究所所长杜燕认为,有些投资主体没技术、没积累、没设备,只能大量依赖国外技术服务,导致外方服务费猛涨,通常占到打井成本的1/4以上,最终推高页岩气终端产品价格。
 

  另外,国外技术到中国并不能“包打天下”,已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掌握符合我国国情的核心技术仍任重道远。
 

  他山之石
 

  美国页岩气发展的启示
 

  目前,美国是全球页岩气开发最为成功的国家。其页岩气开发始于20世纪80年代,截至2011年,页岩气占整个美国天然气产量的28%。
 

  启示一:政府资金支持和税收减免优惠政策。20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就设立了专项资金用于页岩气基础研究、资源潜力评价和前期技术攻关。1978年~1992年,美国联邦政府对页岩气实施了长达15年的补贴税收优惠,州政府也出台相应的税收减免政策。
 

  启示二:竞争开放的开发体制。美国页岩气勘探开发的准入门槛低,开发主体多元化。主要页岩气开采技术都源自中小能源和技术公司,一项技术从研发到商业化甚至会经历数个公司间的更替。
 

  中小公司在取得技术和产业突破后,大公司通过并购拥有页岩气区块或开采技术的中小公司,或通过与中小公司合资合作等方式介入页岩气开发,形成了大中小公司并存发展的市场竞争格局。
 

  启示三:专业化分工协作机制。美国油气专业服务公司门类齐全,自主研发仪器装备,专业化程度高,比如地震公司、钻井公司、压裂公司等等。在页岩气产业链中,由于高度分工,开采的单个环节投入小、作业周期短、资金回收快,吸引了大量风险投资和民间资本进入页岩气开采领域。
 

  启示四:完善的监管机制。在页岩气发展初期,美国并未对页岩气采取特殊的监管政策,而是将常规天然气的监管框架自然而然地引到页岩气的监管上来。目前,页岩气监管框架实施以州为主、联邦调控的原则,联邦政府通过环境保护、管道准入监管进行有限介入。
 

  启示五:发达的天然气管网设施及第三方准入。目前,美国本土48个州管线长度近50万公里,其中州际管道35万多公里,州内管道14万多公里。
 

  美国自1993年起实现了天然气开发和运输的全面分离,对开发商和管道运输商进行不同的政策监管,在监管管输费的同时开放天然气价格,保证天然气生产商对管道拥有无歧视准入条件,大大减少了页岩气在开发利用环节的前期投入,降低了市场风险。

责任编辑: 左路标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